【汉话西游】终章:人猿相揖别
5月17日 16:15 By XXXX

取经后的某一天,晚上,灵山烧烤。

桌上花生、毛豆、拍黄瓜,还有几串儿烤蘑菇。

二人对坐。

悟空倒酒:“来,满上满上,哥儿俩再走一个!”

唐僧一只手扶着酒杯:“行了,差不多了,明儿还得给新来的小沙弥培训呢。”

“取经路上这点儿事儿,你都讲了八百遍了!”悟空继续倒酒:“没事儿,就这一瓶儿,完事咱都撤!”

“行,那就走一个,走一个!”

“吱儿”地一声儿,两人各喝一口,撂下杯子,一时无话。

半晌,悟空剥一粒花生,故作轻松地问:“老唐,今天如来讲课的时候,你是不是又走神了?”

“嗯?”唐僧愣了一下。

“你上次被贬下界,也是因为听课不认真,老是走神,”悟空嚼着花生,含糊不清地问:“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唐僧想了想,把端着酒杯放到桌上,叹了口气,道:“悟空,在这灵山上,咱俩算是自己人,我也不瞒你,你觉得,咱们取经是为什么?”

“如来不是说了吗?弘扬佛法,普渡众生!”

“嘁!”唐僧冷笑一声,从牙缝儿里挤出几个字:“你,信吗?”

悟空眨了眨眼,没说话,定定地看着唐僧,等他往下说。

“我是不信!”唐僧斩钉截铁地说,“我从离开大唐走到两界山就不信了,我明明可以超度亡魂,为什么观音非得让我跑一趟西天?不过那时候,我以为咱们取经主要是为了跟道家竞争,所以一路上,咱们没少跟道家为难。可是,等走到这山底下——”唐僧指着灵山脚下的某个地方,继续道:“到了那儿,我才明白,什么道家,佛家,狗屁,都是一回事!”

“你是说你的肉身被留下当仙丹的事儿吧?”悟空笑道:“这事儿你得理解……”

“不是!”唐僧打断了他:“他们要吃我,我早就知道了,我也不在乎,一具皮囊而已,我说的地方还往前”

“还往前,是哪儿?”悟空问

“玉真观,金顶大仙的玉真观!”唐僧道:“你还记得咱们是怎么从他那里上的灵山吗?”

”呃,我还真忘了“悟空掻了掻后脑勺,他确实不记得了。唐僧从怀里掏出个笔记本,翻到某一页:”喏,这是我的日记,你看看当时的情况“。悟空接过来,只见上面写着:

那大仙笑吟吟携着唐僧手,接引旃檀上法门。原来这条路不出山门,就自观宇中堂穿出后门便是。大仙指着灵山道:“圣僧,你看那半天中有祥光五色,瑞蔼千重的,就是灵鹫高峰,佛祖之圣境也。”(第九十八回)

”喏、喏、喏“唐僧指点着这段文字,道:”据金顶大仙说,这是去往灵山唯一的一条路,就在玉真观的后门!你不觉得好笑吗?佛祖灵山,就在道家道观的后门!“

唐僧一脸痛苦,”我打出娘胎就当和尚,守那么多的清规戒律,打了那么多坐,参了那么多禅,咱们一路上跟道家打得热火朝天、你死我活,结果人家根本就是一回事儿!“

”你说,这取经,到底是为了什么?“唐僧盯着悟空的脸,直愣愣地看着。悟空张了张嘴,没说话,伸手冲唐僧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他继续说。

”就是为了这几个香火钱!佛家,道家,玉帝,都是一回事儿,归了包堆儿,就是为了钱!“唐僧拿起酒杯,一口干了,然后把杯子重重的墩在桌子上。

悟空”呵呵“的笑了起来,又给唐僧满上。唐僧抬眼看了看悟空,叹了口气,道:“算了,也别光我一人儿说,你也说说,我问问你,你当年在青龙山宰了几只犀牛,把犀牛角分了,当时你留了一只牛角,说要送给如来佛祖,怎么一直没见你拿出来啊?你是不是也有什么心事啊?”

悟空一愣,也自顾喝了一杯酒,慨然道:“今天咱既然说到这儿了,那就哪儿说哪儿了,回去我可就不认了啊!”

唐僧道:“你说你说”

“我之前就跟你说过,我之所以造反当齐天大圣,一个很大的原因是有两个独角鬼王,他们给我黄袍加身,还替我取了个齐天大圣的名号,对吧?”

“嗯嗯”

“这两个人,后来就消失了,从五行山里出来,我一直都在暗暗寻找,这两个独角鬼王去了哪儿?结果一点儿消息都没有,直到咱们到了青龙山!”

“就是那三个犀牛精叫什么辟寒、辟暑、辟尘大王的地方?”唐僧问

“对,就是那儿,第一眼看见他们,我就觉得他们脑袋上的角眼熟,后来再看看他们做的事儿,我敢百分之百确定,他们就是当年的独角鬼王!”

“他们做什么事儿了?”

“他们假冒佛祖,收取酥合香油,每年要收当地五万多两银子,你查查日记,是不是这个数?”

唐僧打开日记,查到这一天,仔细看时,吓了一跳,只见上面记着:

这油每一两值价银二两,每一斤值三十二两银子。三盏灯,每缸有五百斤,三缸共一千五百斤,共该银四万八千两。还有杂项缴缠使用,将有五万馀两(第九十一回)

“这么多钱?这可是就在灵山脚下,佛祖眼皮子底下,如来不管吗?”唐僧有些奇怪。悟空笑了笑,道:“你再往下看,他们不光收油,还正经管事儿呢。”唐僧顺着日记往下找,果然找到这样的记载:

众僧道:“正是此说。满城里人家,自古及今,皆是这等传说。但油干了,人俱说是佛祖收了灯,自然五谷丰登;若有一年不干,却就年程荒旱,风雨不调。所以人家都要这供献。”

“五谷丰登,风调雨顺,这些事儿都是要通过佛家,通报到玉帝那里才能实现的,”悟空接着道:“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这三头犀牛在这里干的事儿, 如来是知道的。”

“可是……”唐僧有些不理解:“按照如来那个抠门儿的脾气,给咱们几卷经书还得要个紫金钵盂呢,怎么会放着这么多香火钱,便宜了这三头犀牛?”

“这个,是对他们的奖励。”悟空语气淡然,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心灰意冷:“奖励他们忽悠我当齐天大圣,奖励他们撺掇我大闹天宫。”悟空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只牛角,在手里把玩着,“当然,如来也算准了,我一看见他们,肯定饶不了他们,所以,金平府青龙山,早晚还是如来的地盘,这些年,他们就当是给如来看摊儿了……”

“当”的一声,悟空把犀牛角扔到桌上,用手指点着,道:“一切,都是从这里开始的,所以,我把这只角留了下来,就为了给我自己提个醒儿”

“提醒什么?”

“提醒我自己,再有这种事儿,多想想,不要给人当枪使了。”

“再有这种事儿?”唐僧哈哈大笑起来,“你还想再有这种事儿?你还琢磨再闹一回天宫不成? ”

“哈哈哈哈!”悟空也大笑起来,笑完了,不经心地问了一句:“如果让你再来一次,你还会去取经吗?”

“不会,绝不会,取经救不了任何人,只是给佛家多挣些香火钱而已!”唐僧仰头看了看天,“如果再有一次,我想做点儿实实在在的事情,到是你!”唐僧猛地把身子向前探了探,盯着悟空的眼睛,反问道:“如果让你再来一次,你还会闹天宫吗?”

"我?呼……"悟空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我不闹天宫,玉帝也容不下我,可就算我打败了玉帝,我当得了皇帝吗?”悟空耸了耸肩,无力地笑了一下:“一个花果山我都管不好,当皇帝?嘿嘿……”

两人又碰了一杯,放下杯子,唐僧突然低声问:“想不想再来一次?”

“再来一次?你是说,下凡?”悟空说:“我到是没问题,可是你已经十世投胎,每次都要重新修行,太难了吧?”

“不用,我打听了,投胎体系有个bug,只要我不去投胎做人,就可以把现在的想法和法力带回去,就像八戒那样”

“像八戒那样?也要投猪胎吗?”

“不必,只要不是做人,其它什么都行,”唐僧压低了声音,“我听说,在灵山后面,有个轮回之所,跳进去,就可以进入平行宇宙,把这边的事情,重新来一次,你想不想去?”

……

当天夜里,两道金光闪烁,两个人影跳入轮回之所。

平行宇宙里。

盘丝洞,一道白光闪过。

六个蜘蛛精正七嘴八舌,围着床榻上一个妖精:

“恭喜大姐!生下一个大胖小子!想是这几天濯垢泉洗的勤,受了日精月华,才得了这么个宝贝!”

“快看快看,大胖小子睁眼了!”

“快看快看,他坐起来了!”

床榻旁边,一个婴儿见风就长,慢慢坐了起来,他睁开眼,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妖精,咧嘴一笑,口吐人言:

“大家好,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唐,你们可以叫我小唐尼,或者——”他看了看自己手边的蛛丝,道:

“也可以叫我,蜘蛛侠!”

同一宇宙。花果山,水帘洞,另一道白光闪过。

宝座上的美猴王忽然打了激灵,好像被什么东西上身了,脑袋里猛然多了许多记忆,他闭上眼,仔细清理了一下,然后,缓缓睁开了眼睛。

眼前,跪着两个独角鬼王,一个手里捧着一件褚黄袍,另一个手里捧着一面大旗,上面绣着四个大字:齐天大圣。

左手边,是花果山的猴子猴孙,右手边,是七十二洞妖王,水帘洞外,隐隐有风雷之声,似乎托塔天王的天兵天将已经杀到。

一众妖兵在独角鬼王的带领下,正在整齐地高呼,齐天大圣!齐天大圣!!

呼喊声惊天动地,鬼王手里的褚黄袍无风自荡,猎猎作响。

悟空眯起眼睛:面前这件褚黄袍,到底是穿,还是不穿呢?

美猴王取出定海神针,迎风一晃,碗口粗细,他咬住牙关,双手高举,紧紧攥住了棍子。

(终)

--———————————————————————————————

写在最后的几句话:

我这次重读《西游记》,初心其实就这个命题:如果当初的猴王,有了后来的智慧,他还会不会闹天宫?很遗憾,读到最后,我也没有解决这个疑问。

本来是想写个穿越小说,但最根本的疑问没有解决,只好把一些零散的感悟,直接端出来,分享给大家。

山东的疫情已经接近尾声了,我本周已经开始复工了,比预计的早几天,所以有几章内容就没写,结束得有点儿匆忙。不过,不写也好,没写的这几回,基本都是些牢骚话。

本来不打算建公众号,后来有坛友劝我,还是建一个,固定一下版权,我虽然不在乎被转载复制传播,但想想万一有人拿我写的东西去赚钱,心理还是不太情愿,所以最后还是弄了个头条号,这里就不公布了,只是为固定版权用的,不打算经营。

但这个头条号也给我上了一课,好多内容无法发布,这也让我感受了坛子的宽容,这里好歹还让人说话。

有坛友问啥时候出版,我真没想过这事儿,主要是跟出版界不熟,不知道这点儿东西够不够,坛友要是有这方面的大佬,尽管拿去,版权费也不用给我,给坛子交个坛费就好了。

最后,感谢《西游记》,让我居家无聊的时光,变得不那么无趣,也让我对未来不久就要面临的退休生活,多少有了一些期待。

无论什么样闭锁的生活,只要还允许自由的思想,我们就能找到快乐。

谢谢,再见!
大家都是出来卖的,何苦自己人为难自己人
那些活好的,或者活新的,或者花样多的,
或者老板拉皮条功夫好能拉到肯多花钱的客的,
拜托不要老是打击年老色衰的同行了

老鱼记事 老鱼侃棋 老鱼围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