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话西游】第七回:观音大讲堂:取经项目到底是个什么项目?
5月1日 10:12 By XXXX
长安,土地神祠。

一个美妙的声音在廊间回荡:”吸气~~把手臂伸直~~什么都不要想~~呼气~~把气都吐出去~~“

一颗梳着双丫髻的脑袋悄悄从门口探进来。

那个声音还在继续:”来,跟着我,一起大声音喊出来,啊~~~~~~~~“

观音双膝双手着地,状如狮子,猛一抬头,口中呼叫:”啊~~~~~~~~“

双丫髻吓了一跳,一个跟头倒了出去,撞得门框咣当一声。

”木叉!“观音不满地收了姿式,嗔道:”我说过多少遍了,我做瑜伽的时候不要来打扰我!“

”可是,可是,菩萨……“木叉一脸着急,”刚刚土地神李大爷跟我说……“

”老李头儿知道个屁!“菩萨翻个白眼:”他们土地那个群里,最多传点儿小道儿消息,能有什么正事儿“

”可是,李大爷说,他听宝象国的土地说,奎木狼也下凡当妖精去了,就在宝象国!“

”奎木狼?“观音拿毛巾擦汗的手明显停顿了一下,”奎木狼是玉帝的人,看来,玉帝还是对取经项目不太放心啊?“

”菩萨,“木叉把水杯递给观音,小心地问:”咱们取经项目启动以来,这已经第十六还是第十七个下凡的神仙了,他们,怎么那么爱搀和这事儿啊?”

观音看了木叉一眼,想了想,道:“你去禅室泡个茶,再切两根儿黄瓜,等我冲个澡,”观音揉着肩膀,抬眼看着远方“现在唐僧已经上路了,有些事也该让你知道了”

* * * * *

禅室里,茶香袅袅,观音端起玉盏,喝了一口,又拿起旁边薄如蝉翼的黄瓜片看看了,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世上就没有取错的名字,你哥哥金吒,善于打铁,你叫木叉,善于种茶,果然天生万物,皆有所长,想当初……”

“咳,咳,”木叉咳嗽两声,提醒道:“菩萨,这取经项目……”

“臭小子,沉不住气!”观音嗔怪一声,拿起一片黄瓜,贴在额头上,道:“我且问你,咱们来到大唐,为什么要在这儿,这个小小的土地庙里安身?”

“嗯,一来隐蔽,二来土地们消息灵通,行事方便?”

“屁咧!”观音一脸不屑:“我告诉你,就是一个字儿:穷!别看咱们在西牛贺洲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这大唐可还是道教的天下,尤其是长安城,笼共也没几座寺庙,一年也没几柱香,每年还得靠灵山总部贴补才能保证不关门儿,就这个情况,我哪有脸去住啊!”

“嗯,”木叉并没有吃惊,大唐分部的经营状况他心里有数。

“所以,取经项目的第一个目的,就是解决咱们品牌在大唐影响力的问题!”观音把额头贴满了,开始往脸上贴:“现在呢,咱们已经做通了李世民的工作,经营许可证的问题算是解决了;昨天咱俩一显圣,吴道子也给咱们画了像,估计长安城本地市场也能打开了;接下来就是取经了,你知道吗?多年前,有个猴子的故事告诉我们,太轻易得到的东西,就不会太珍惜,所以啊,咱们一定要把取经的过程搞得越复杂、越艰难越好。对了,我装玉净瓶的包,你还记得吗?你猜猜,我为买这个包,等了几年?“

”买个包,还要等?“木叉表示不理解。

”嘿,我告诉你,这个包我足足等了三年,这还是得先买足买够几十万的其它产品,登上记挂上号,再等上个两三年,才够资格买这一个包,这叫饥饿营销。”观音眼睛里闪耀着幸福的光芒:”你看,我是不是特别珍惜这个包?只有蟠桃会、法华会这样的正式场合才会背呢!“

”我明白了,您是说,这些神仙下凡,都是为了帮助咱们,给取经项目制造困难的?“

”说对了一半“观音下巴有点儿尖,贴黄瓜一片儿不够,两片儿又有点儿贴不住,来来回回比划着:”取经项目已经够困难了,不差他们这点儿,他们其实另有目的“

”请菩萨教我!“木叉拣了个V型的黄瓜片儿,双手捧给观音。

观音满意的看了他一眼,仰着脸半躺下,以免瓜片儿掉下来:”我再问问你,咱们从灵山出来一直到大唐,这一路上,除了天上下凡的,其余还有多少野生的妖怪啊?“

”弟子算过,有名有姓能给取经项目造成困扰的,一共二十三个野生的妖精“

”他们修的是佛,是道?“

”这二十三个妖精,虽然大多在我西牛贺洲境内,但全都是修炼道家法门的,这个是有历史原因的,混沌初开时,是老君炼石补天,所以天下修行的人全都是学道的。“

”没错,我佛家这几年聚焦城市市场,这些山野乡村一直忽略了,不过,取经团队这一路碾压过去……“观音脸上掉下一片黄瓜,她拎起来,用两个手指狠狠地一捻,道:”这些市场就全都属于我们佛家了,这是正面的市场大战,是硬碰硬的斗争!这些市场,一定要拿下!“

”明白了!取经项目的第二个目的,就是攻城略地,占领市场!“木叉握了握拳,显得有些兴奋。不过,很快他就又想到了什么,继续道:”可是,那些下凡的神仙,他们去的地方,好多本来就是咱们佛家的地方,他们这是图什么呢,这个,就不是市场的原因了吧?“

”屁咧,所有的事情都是钱闹的。“观音脸上贴满了瓜片,有点儿张不开嘴:”我问你啊,如果你得了重病,不用多,连病三年吧,眼看要死了,这时候,来了个神医,一剂药下去,你就痊愈了,你会不会感谢这个神仙呢?‘

“那是自然啊!”

“那你还会不会追究,三年前这病是怎么得的呢?”

“应该不会了吧?病好了,抓紧做事才对”

“对啊,下凡就是这个道理,天界下凡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谁的孩子谁来抱,也就是谁家的宠物下凡了,谁家自己来收伏。这跟神医治病是一样的。“观音伸出长长的指甲,轻轻吹着,道:”宠物下界,为非做歹,老百姓要活不下去啦 ,这时候老神仙出手,咔嚓一下,天下太平,老百姓念谁的好呢?老神仙啊,以后的香火烧给谁呢?老神仙啊,你说,这是不是为了钱? ”

“所以,”观音曲起手指,用指节敲了敲桌子,总结道:“宠物们下凡当妖精,抢夺的是将来收伏这些妖精的收伏权,或者叫,为老百姓救命的救命权!”

“救命,也是权?“木叉有点儿转不过来,”可是,老百姓万一要追责,追问当时宠物们为什么要下凡?这怎么办?”

“这有什么不好办?”观音半闭起眼睛,淡淡地道:“问就是因果报应,说他们前世做了某某坏事,这辈子受罪是为了还债,再问就是孟婆汤,你喝了孟婆汤,所以上辈子的事全都不记得了啊。”

“还……还可以这样?”

“就是这样!”观音打了个响指:“完美!完美的闭环!所以说,如来佛祖真特么是个天才!”

* * * * *

明月如霜,好风如水。

禅室里,观音已经离开,木叉一个人,对着一堆干枯的黄瓜片儿,呆呆的发愣。

门声轻响,一个小老头儿闪了进来。

“天到这般时候,小郎君还不安歇,想是有什么心事?”

木叉抬头,原来是当方土地李大爷。“李大爷,我没事儿,就是……就是,坐会儿”

李大爷笑嘻嘻地打了个拱,道:“适才小郎君与菩萨的话,小老儿都听到了。小郎君可是为了神仙们下凡为妖的事,心中烦恼吗?”

木叉叹了口气,“唉,您既是听到了,我也不瞒着您,为了市场占有率,先派人下去涂炭生灵,再摇身一变,成为救世主,这个……“木叉伸手向天上指了指,”上面现在已经如此不择手段了吗?”

“嘿嘿,这才哪儿到哪儿啊~~”李大爷哈着腰,往前凑了凑:“这市场上的事情,比这黑的多了去啦!别的不说,就这取经项目,可比您想的要复杂多了!”

“是吗?愿闻其详!”木叉站起来,要拉李大爷坐下。

土地老儿却不坐,叉手道:“久闻小郎君善于制茶,不知道小老儿有没有这个口福啊?”

“没问题,李大爷,您若能解了我心头疑惑,我送你一味独家的茶叶秘方。”

“多谢小郎君!”土地老儿这才喜滋滋席地而坐,又呷了口剩茶根儿,才又正色道:“小郎君可知佛家与道家相比,最大的痛点在哪里?”

“嗯,我听师傅说过,道家因为有先发优势,占了名山大川,掌握了许多仙丹妙药,所以可以批量制造神仙,人才储备丰富;我佛家没有能够快速提升的灵丹,只能自我修炼,虽然门槛低,但成材率不高,所以经常需要请猎头到道家去挖人,这一直是我佛门之痛。”

“没错!”土地老儿击掌赞道:“小郎君所言击中肯綮。据小老儿所知,此次取经行动,就是为了弥补你佛门这一短板!”

“噢?怎么说?”

“如菩萨刚才所言,取经是为了占领市场,其实只要请一个法力高强的人,一路降妖除魔,打上西天即可,为什么非要把一个肉身凡胎的唐三藏送到灵山呢?”

“难道不是为了增加取经项目的难度吗?”

土地老儿微微一笑道:“我也是刚刚知道,刚才菩萨委托我一件事,让我通过我们土地神的渠道散播一个消息,那唐三藏乃是十世修行的好人,吃他身上一块肉,可长生不老!”

“啊!?”木叉吃惊地张大了嘴巴:“所以,取经项目,才一定要,把他的,肉身,送上灵山?”

土地老儿默然无言,缓缓地点了点头。

木叉艰难地咽了口唾沫,“他,就是,弥补我,佛门短板的,那颗仙丹?”

土地老儿站起来,负手而立:“吃一块肉就能长生不老,他这一身的肉,能分多少块啊……”

木叉张大了嘴,半晌无言,土地老儿拍了拍木叉的肩膀,叹了口气:“少年,欢迎来到人世间。”

* * * * *

第二天,观音与木叉启程,返回南海。

土地老儿十里长亭,送出城外。

临走时,木叉从怀里将出一个布包,送给土地,道:“这个茶,是我仙家不传之秘,饮之身轻体分健,益寿延年。”

土地老儿大喜,问:“此茶可有名目否?”

“此茶名叫贴……贴观音?嗯,叫铁观音!”木叉言罢,腾云而去。

土地老儿打开布包,里面是一包已经干枯的黄瓜片儿。
大家都是出来卖的,何苦自己人为难自己人
那些活好的,或者活新的,或者花样多的,
或者老板拉皮条功夫好能拉到肯多花钱的客的,
拜托不要老是打击年老色衰的同行了

老鱼记事 老鱼侃棋 老鱼围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