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话西游】第二回:观音的发言和老君的私信

4月26日 09:43 By XXXX

【汉话西游】第二回:观音的发言和老君的私信

做好四个坚持,紧抓两个重点,实现超常规跨越式发展 ——观音菩萨在法华会上的讲话

诸位佛友,诸位菩萨,诸位使者和罗汉们:

大家下午好,刚才如来佛祖已经对过去一段时间的工作做出了总结,对未来的任务提出了要求,这些讲话高屋建瓴,思想深邃,我都同意。请大家会后好好学习,认真执行。下面我根据个人经验,谈一点体会。

我们佛教集团创立只有几百年的时间,这个时间跟友军道教集团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但就是这短短几百年,我们已经在西牛贺洲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尤其是在天竺国市场,更是取得了接近垄断地位的压倒性优势,在这些地方,向僧人布施,给佛教烧香,已经成为民间的时尚,更是涌现了铜台府寇员外这样,一定要斋满一万个僧的先进典型,成绩的取得与在座大家的努力是分不开的,在这里,我代表集团,向大家表示感谢,大家辛苦了!

(众神仙齐称阿弥陀佛~~)

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市场远远没有饱和,南赡部洲,东胜神洲、北俱芦洲还有是一片空白,西牛贺洲的市场也不稳定,有些地方,比如白虎岭、车迟国、芭蕉洞等等,道教集团仍然占据大部分市场;有些地方,比如金平府,我们虽然占据了市场,但费用过高,至今尚未盈利。这些问题,都需要我们在发展中进行解决。

未来的发展,一定要做好四个坚持,紧抓两个重点。

第一,要继续坚持贴近民生的公关策略。道教自创立以来,一直宣扬白日飞仙,鸡犬升天,让信徒们把希望寄托在成仙上,我们佛教在开创之初也走了这条老路,宣扬成佛,宣扬来生,效果并不好,直到最近,推出了“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灵感观世音”的品牌,把宣传重点聚焦在当下,聚焦在民生,聚焦在救苦救难,才一举扭转了局面,赢得了大量信徒。下一步,要继续在民生上做文章,彻底改变以前“下完雨就走,降完妖就撤”的做事风格,能显灵显灵,能显圣显圣,争取更多在民众面前露出的机会。

(众神佛神情激动,毗蓝婆掏出铜镜开始扑粉,龙女们斜眼看着,一脸鄙视)

第二,要继续坚持低成本修炼的市场策略。道教的修炼,更多地借助于仙丹,或者奇珍异果,这些修炼资源十分有限,最极致的例子是五庄观的人参果,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再得三千年才能成熟,一次只有十二个。这样的修炼成本,把绝大多数信徒挡在了门外。反观我佛家的修炼,只需要打坐参禅,反省自身,成本只需一张蒲团,一纸经文即可,大大方便民众参与。这是我们的核心优势,下一步,要把更多经文送到老百姓手里,让他们成为我们忠实的消费者。

(座下金蝉子昏昏欲睡,听到这里睁开了眼睛)

第三,要继续坚持分权分利的经营策略。道教自成立至今,实行的是大锅饭模式,天下各地只有三清观,所有观里供的全是三清,所有香火由三清统一收集,统一分配,各分支机构干多干少一个样,所以展业积极性极低。我们实行的是分权分利的经营策略,每个佛祖每个菩萨都可以单独建立庙宇,香火钱可以地方留成,极大的调动了各部门展业积极性,现在除了供养如来佛祖的大雄宝殿,天下已经出现了大量的观音堂,文殊院,普贤祠等,下一步会要求更多的菩萨走出山门,走向民间,我们是从群众中来的,一定要回到群众中去!

(没错没错!池子里一条金鱼打了个旋沉到底下,房梁上一只白鼻金毛鼠抖了抖毛,转身消失在黑暗中)

第四,要继续坚持五湖四海的人才策略。应该看到,佛教发展到今天 ,底子还很薄,实力还很弱,最缺乏的就是人才。前一段时间,我们通过猎头公司试着对道教集团的一些干部进行了游说,效果非常好。最突出的案例是李天王和哪吒父子,他们本来是道教的骨干,因为一些家务事,产生了矛盾,我集团总裁如来佛祖抓住时机,亲自出马,先是用藕和荷花复活了哪吒,又赠送宝塔保护了李天王,一举两得,一箭双雕,目前,这两个人已经完全并入了佛教集团,为我们开拓市场保驾护航!下一步,要更加积极的寻找或者制造这样的机会,收录更多的道教人才!必要的时候,编制办配合一下,拿出几个正果的名额,不是不可以嘛!

(木叉一脸懵惑:我去,合着你们丫是故意的?)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四个坚持是我们的工作方法,是我们的器,是工作的牛鼻子,一定要牢牢抓住。当然,光有牛鼻子是不够的,既要低头拉车,又要抬头看路嘛,工作一定要认清目标,我们在路在哪里呢?眼下的路就是两个重点。

第一个是紧紧抓住市场份额这个重点,市场现状刚才讲过了,不重复,最近我和如来商量,要开展一个西天取经的特别项目,通过这个项目,大幅度提升我们佛教的市场份额,项目正在策划,成熟之后会向大家公布。

第二个是紧紧抓住核心人物这个重点。事情是人做的,一个核心的人物能够带起一片产业,带动一方市场,有时候甚至能够起到扭转乾坤的作用,这样的人一旦出现,就一定要牢牢抓住。这里跟大家透露一下,眼下,就有这样一个人,他已经出现了,我跟如来商量了一下,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把这个人拉到我们队伍里来!

(众神佛“哗”地一声,议论纷纷,问道,这个人是谁?观音微微一笑,天机不可泄露!)

太上老君给元始天尊的一封信:

天尊,你好!

见字如面,这是一封私人信件,我就不跟你整那些虚头巴脑的嘘寒问暖了。

咱俩得有多久没见了?隔了好几个蟠桃会了吧?说起来好笑,天下的道观都供着三清,你坐中间,我坐右边,谁都知道,咱俩是亲密无间的战友,可谁知道,咱这对儿战友互相不见面,得有个几千年了吧?我给你烧符跟你联系你也不回我,知道你忙,我不怪你,你务虚,我务实,咱说好了的。

这边大面儿上情况跟你走的时候差不多。

天下还是咱道教集团的,你知道,这是咱拿命赚下的。当年混沌初开,天不满西北,地不满东南,是我变成女娲,炼石补天,救了这天下苍生,从那之后,天底下所有人都是咱们道家的客户,那时候,仙草是咱的,灵芝是咱的,所有的香火也都是咱的,想想,还真有点儿小怀念呢。

玉帝还是天庭的执政官,就是那个打小苦修苦炼,炼了两亿多年的那个,说起来他也是咱们道家的弟子,不过呢,这层关系,人家是皇帝,我也不愿意提了,我这个人,你知道的,低调。其实玉帝对咱们道教集团一直不错,我的办公室跟他办公室挨着,有个大事小情儿总能想着咱们,他那儿要用人,也先从咱们这边挑,你像太白金星啊,二十八星宿啊,现在已经能挑大梁了。用他们的话说,咱们是天庭的国教。

但是,情况正在起变化,上面那个观音的讲话,是我通过秘密渠道弄到的,你看一下,触目惊心,触目惊心啊!

这个佛教集团,是你离开之后才发展起来的,但发展势头非常猛,市场占有率增长非常快,在很多地方,正在挖空咱们的墙角,在一些地方,咱们正在节节败退,教训相当深刻啊。

这几天我也反思了一下,咱们集团有几件事情确实没有做好。

第一个,咱们的科研经费投入太少了。前几天,佛教的观音拿来个新产品,叫杨柳枝,跟我打赌,说我的丹炉烧不死它。我试着烧了烧,最后只是给它烤干了,结果观音拿净瓶里的水一泡,杨柳枝就又活了。丢人啊,天尊,我觉得丢人,不仅仅在于烧不死它,更在于我手上没有什么新东西来跟人家赌赛,我们道家已经很久有新产品问世了!

为什么没有新产品?没钱啊。香火钱收上来,一大部分要用来炼丹,这个是没办法,集团干部要靠丹药来提升境界,家属子女要靠丹药来修成正果,玉帝和王母那边也要靠丹药来维护关系,这笔钱不能省,剩下的又有一部分钱被你划走了,你说要追赶新的风口,搞新能源腾云术,这部分钱究竟用到哪里去了?群众是有议论的,你总要给个交待。

第二个,咱们干部人心浮动,队伍不好带了。你已经几千年不露面了,年轻一点儿的弟子,已经不记得你这个人了,他们问我,我总跟他们说下周回来,说多了人家都不信了。现在有谣言说,你是我太上老君生造出来忽悠投资人的,世界上压根没有你这个人,可怕啊,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否定了你,就否定了咱们全部的理论体系,他们这是要动摇咱们的根本啊。现在,副作用已经出来了,听太白金星说,玉帝已经在偷偷打听佛教的教义,搞不好咱们国教的地位都要挪一挪了,所以,天尊啊,你要是方便,就回来趟吧,哪怕蟠桃会上吃个桃儿呢,露一面可以免掉很多麻烦。

还有啊,就是咱们理论体系,也需要完善一下了,总是让徒弟们炼丹,门槛太高了。前不久我憋了半天,憋了一句“道化贤良释化愚”,想着拔高一下品牌,走走高端奢侈品路线,让公关部门凑合先用着了,但要跟佛教打擂台,门槛最终还是得降下来,怎么降?还得是你来,你知道,这些玄而又玄的事,我不善长。

一般情况我也不愿意打扰你,可眼下,真的是个坎儿,没你真是过不去了。找时间,回来看看吧。

对了,通篇都在牢骚,最后说个好消息吧。

我们道门最近出了个小孩儿不错,基础扎实,善于开拓,发展很快,是个好苗子,上面观音说的,一定要挖到他们那里去的,就是这孩子。这个人如果培养好了,能把我集团的业务提高一大截,我决定动用咱们所有的关系,把他弄到天上来,帮我把集团业务搞上去。

这孩子名叫孙悟空。
大家都是出来卖的,何苦自己人为难自己人
那些活好的,或者活新的,或者花样多的,
或者老板拉皮条功夫好能拉到肯多花钱的客的,
拜托不要老是打击年老色衰的同行了

老鱼记事 老鱼侃棋 老鱼围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