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话西游】第十八回:问世间情为何物?
热门 5月12日 09:26 By XXXX

既然说了好男人,索性再说说好情人。

取经路上最好的情人是谁?可能有人会说是黄袍怪,毕竟他是为偷情下界;也有人说是西梁女国的国王,因为她为了唐僧宁愿退位为皇后;还有人说是赛太岁金毛吼,因为他守着一个碰都不能碰的皇后,谈了三年柏拉图式的恋爱。

在老汉看来,这些爱情虽然不错,但却不够感人。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前面那些爱情,远没到生死相许的境地。取经路上有一位隐藏的情圣,今天就带大家一起脑补一下他的爱情故事。

这个人,叫九头虫。

九头虫不是虫,而是一只鸟,这一点,书上有明确的说法,当时他正跟悟空和八戒打斗,现出真身——

展开翅极善飞扬,纵大鹏无他力气;发起声远振天涯,比仙鹤还能高唳。眼多闪灼幌金光,气傲不同凡鸟类。(第六十三回)

为了避免混乱,我们以后简单点,就叫他九头。

九头武力非凡,他自已一个人,不但能够力敌悟空和八戒,还能把八戒生擒活捉,其武力值,大可比肩黑熊怪、红孩儿。但是,可惜,观音南海集团的招聘期已经过了,他失去了修成正果的机会。

不过,就算有机会,他也不会去的,他的出现,只是为了一个龙女。这个龙女是碧波潭万圣龙王的女儿,灞波儿奔这样介绍她:

“因我万圣老龙生了一个女儿,就唤做万圣公主。那公主花容月貌,有二十分人才。”

我们通常夸赞一个人,会说十分的人才,实在出众的,说会十二分的人才,这位龙女,却是二十分人才,到底有多美,我们可以自己想像。

年轻的九头,拜倒在龙女裙下,追到碧波潭中,要求入赘。但他却面临着一个难题,一个跨种族的难题:他是鸟,万圣公主是龙,这种跨越种族的爱情,很难得到老龙王的祝福。

所以,九头鸟给自己改了名字,叫九头虫。虫和龙,听上去应该像是一家人了吧?

也许是被九头的武艺打动了,也许是被他的精神感动了,万圣龙王答应了这门亲事,九头成了碧波潭的赘婿。

一个没有地位的赘婿。

在火焰山那一章里,有这样的情节,万圣龙王宴请牛魔王,当时的情形如下:

那上面坐的是牛魔王,左右有三四个蛟精,前面坐着一个老龙精,两边乃龙子龙孙、龙婆龙女。(第六十回)

连龙婆龙女都出来见客了,却没有九头。

赘婿是下人,仅比奴才强一点儿,怎么能上桌陪客人呢?

奔波儿灞和灞波儿奔两个小妖,被派到金光寺值守,是受万圣龙王的命令,去打探孙悟空的消息,但是这样的家族事务,九头却一点儿都不知道,直到悟空打上门来,他被通知出门迎敌了,才开始了解情况:

那怪道:“你家居何处?身出何方?怎生得到祭赛国,与那国王守塔,却大胆获我头目,又敢行凶,上吾宝山索战?”

只有卖命交战的义务,没有知晓情报的权力,家族发展这样的大事,九头是没有权力参与的,这就是他在碧波潭的现状。

但是,地位低下的九头,却承担了碧波潭里最繁重的工作。遇到争斗,他是保安队长,遇到家事,他是后勤总管,龙宫里照明不足,也要他出面解决:

招赘一个九头驸马,神通无敌。他知你塔上珍奇,与龙王合盘做贼,先下血雨一场,后把舍利偷讫。见如今照耀龙宫,纵黑夜明如白日。(第六十二回)

不管做出多大贡献,赘婿就是赘婿,上不了台面,参与不了机密。

然而,吃多少苦,九头都不在乎,受多少委屈,九头甘之如饴,因为,他拥有人世间最宝贵的东西——爱情。

龙女跟九头,相知相恋,相拥相伴。你做妖虫,我做妖女,你做强盗,我做女贼。你偷了金光寺里的舍利子,照亮龙宫,我就去偷王母娘娘灵芝草,温养宝物。

你是黑夜里唯一的光,我便是为了这光,燃烧的草。

取经团队来了,在大势面前,所有儿女情长,都只是滚滚红尘里的一粒沙。悟空和八戒打上门了,小小的碧波潭,被取经的大局,碾压到粉碎。老龙王死了,龙子死了,仅剩的九头和龙女,在观众们面前,上演了一幕生离死别的大戏。

先是八戒闯了进来。

这一场,被八戒把玳瑁屏打得粉碎,珊瑚树掼得雕零。那九头虫将公主安藏在内,急取月牙铲,赶至前宫,喝道:“泼夯豕彘!怎敢欺心惊吾眷族!”(第六十三回)

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的还是那个地位低下的赘婿,但是,九头出战之前,一定先把公主“安藏在内”——是的,我浴血奋战,只为你一个人,你若安好,天塌下来我也敢扛着!

接着,悟空和八戒打破了龙宫,悟空变成九头的模样,来哄骗龙女。

那公主急忙难识真假,即于后殿里取出一个浑金匣子来,递与行者道:“这是佛宝。”又取出一个白玉匣子,也递与行者道:“这是九叶灵芝。你拿这宝贝藏去,等我与猪八戒斗上两三合,挡住他。你将宝贝收好了,再出来与他合战。”

九头的爱,终究没有错付,生死攸关的时刻,龙女也站了出来,你不负我,我必不负你,八戒算什么?取经团队算什么?我来挡住他!

我愿做一株木棉,与你祸福相依,同你分担风雨和霹雳。

可惜,此时的龙女,面对是悟空假扮的九头,真的九头,已经被二郎神的狗咬伤,“负痛逃生,径投北海而去。”

虽然大势已去,但龙女却没有逃,她勇敢却冲了上去,她要夺回匣子,那里面,有她全部的爱情。

公主慌了,便要抢夺匣子,被八戒跑上去,着背一钯,筑倒在地。

取经是大事,在大事面前,一对小小的野鸳鸯,他们的爱,没人在意。

龙女被八戒打倒在,她死了吗?书上没有明说,受伤的九头虫后事如何?书中也没有交待,如果有可能,老汉愿意为这个故事续上一个结尾。

十六年后,碧波潭上。

一只大鸟已经在天空中翻飞了一天一夜,终于,他下定决心,一头扎进了冰冷的潭水。

穿过幽深的潭底,顺着隐约的光源,一个身残的男人潜行良久,一个鱼跃冲出了水面,来到岸边。

岸上有石桌,有石几,有石屋,桌几的摆放方位,他熟悉之极。

他走进室中,抚摸床几,早已忍不住泪如雨下。

忽然觉得一只柔软的手轻抚他的头发, 柔声问道:“过儿,甚么事不痛快了?”

男人霍然回身,眼前站着一个白衣胜雪的女子,正是十六年来他日思夜想,魂牵梦萦的小龙女。
大家都是出来卖的,何苦自己人为难自己人
那些活好的,或者活新的,或者花样多的,
或者老板拉皮条功夫好能拉到肯多花钱的客的,
拜托不要老是打击年老色衰的同行了

老鱼记事 老鱼侃棋 老鱼围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