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话西游】第六回:佛教的三个谎言
4月30日 09:43 By xxxx

时间过去了五百年。

佛道两家财团的竞争依然还在进行,缓慢而坚定。

道教这边,元始天尊短暂地露了一面,出席过了”安天大会“之后,就再次消声匿迹,临走,说是海外的新能源腾云术研发到了最吃劲的阶段,划走了道教账上大部分现金,只留下太上老君独立支撑。

佛教这边,在西牛贺洲市场上站稳了脚跟,占据了有利地位,天下四洲有其一,下一步,终于把眼光放到了人口稠密,利润丰厚的南赡部洲。

南赡部洲是道教的大本营,太上老君的老家就在这里,众多道教神仙也来自这里,这边的百姓,天然的就是道教的信徒,要想在这里打开局面,正面强攻很难,必须出奇制胜。

为此,佛教精心筹备了几个小小的谎言。

第一个谎言是在”盂兰盆会“上。当时佛教高管都在,如来佛对天下四洲分别做了点评,放开无关紧要的东胜神洲和北俱芦洲,其余两洲评价如下:

“我西牛贺洲者,不贪不杀,养气潜灵,虽无上真,人人固寿;但那南赡部洲者,贪淫乐祸,多杀多争,正所谓口舌凶场,是非恶海。我今有三藏真经,可以劝人为善。”(第八回)

这是一个典型的三段论,因为我西牛贺洲搞得非常好,又因为南赡部洲搞得非常差,所以,我要把三藏真经送到南赡部洲。

论述逻辑没有任何问题,可惜,完全是建立在谎言的基础上。

先看第一句,西牛贺洲真得像他说那样,”不贪不杀,人人固寿“吗?让数据来说话。

据老汉统计,取经路上一共有大大小小叫上名字的妖怪44个,其中位于南赡部洲的只有4个,分别是熊山君,特处士,寅将军以及黑风怪;其中黑风怪还是观音的眼线,剩下那三个法力极其低微,给后面的妖精提鞋都不够格。其余40个妖怪都在西牛贺洲,就这个治安状况,你好意思说自己地面平静?当然了,你也可以说,因为取经的故事大部分都是发生在西牛贺洲,所以这边妖精多一些也是情有可原。那么,看看这些妖精的凶残作风,动不动把人抓过来啃掉半拉脑袋,动不动一杀就是一万个小儿,你好意思腆着脸说自己治下”不贪不杀,人人固寿“?

再看看他对南赡部洲的判断:”贪淫乐祸,口舌凶场,是非恶海“,这也是赤裸裸的污名化。证据在第九十一回,师徒四人来到慈云寺,这里离灵山已经非常近了,唐僧跟寺里僧人介绍自己来自东土大唐,僧人们的反应第一是倒身下拜,第二是招呼更多僧人一起来围观,为什么呢?僧人们说:

“我这里向善的人,看经念佛,都指望修到你中华地托生。才见老师丰采衣冠,果然是前生修到的,方得此受用,故当下拜。”(第九十一回)

看看,民心向背,用脚投票啊!这还是灵山脚下,佛教直接管辖的僧人的态度。一个是移民输出地,一个是移民输入国,到底哪里才是是非恶海,哪里才是天道乐土?

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拦不住的,不管是宗教,还是王权。

佛祖的这个谎言,是为自己向大唐渗透寻找道义上的合理性,名正言顺之后,佛教便展开了“地府三日游”行动,行动的目标,是大唐的皇帝李世民,他们要通过这个行动把唐太宗绑上佛教的战车。可惜,这个行动,也是建立在一个巨大的谎言之上的。

简单复述一下”地府三日游“的过程:

唐太宗李世民宫中不宁,被冤魂所扰,死后由崔判官带领,来到地府。十大阎罗迎接后,查看生死簿,崔判官把”贞观一十三年“偷偷添笔改成三十三年,于是唐王得以还阳。还阳路上,路过枉死城,又被一群枉死鬼纠缠,李世民借了金银,并许诺还阳后举办”水陆大会“,才最终脱身。后来,为了举办水陆大会,才派出唐僧到西天取经,这是整个取经故事最原始的出发点。

然而,这个出发点建立的过程,充满了疑点——

第一个疑点:地府的装饰对不上。悟空当年游地府的时候,地府的牌子上只有三个字:“猴王渐觉酒醒,忽抬头观看,那城上有一铁牌,牌上有三个大字,乃“幽冥界””(第三回)

到了唐太宗游地府的时候,变成七个字了:“忽见一座城,城门上挂着一面大牌,上写着“幽冥地府鬼门关”七个大金字。”(第十回)

地府一直是建在地下的建筑群,然后唐太宗见到的地府,却是在地面之上,“楼台高耸接青霄,廊庑平排连宝院'——地府里的楼,都要盖到天上去了。

招牌从铁牌变成了金字,建筑群从地下搬到了地上,是地府发了财,还是道具穿了帮?

第二个疑点:处理流程不对。后面乌鸡国有个国王,也是阳寿未满就进了地府,地府的态度是不闻不问,任其流浪,等他因果满了,悟空要借老君的“九转还魂丹”才能救他还阳。这才是机关处理事情的正确方法,你们神仙打架,关我地府何事?相比之下,这边唐太宗待遇好到令人怀疑,不但马上送还,还有崔判官朱太尉一路保驾,这是为什么?

第三个疑点:改生死簿太草率了。当年悟空改了生死簿,阎罗可是一路告状到了玉帝殿上,那可仅仅只是山野之间无关紧要的猴子而已;到了李世民这里,一个小小的判官就给给他加二十年阳寿,要知道,这是一国的皇帝,后边还有好多的太子,太子妃,本来应该李世民死后当皇帝呢,李世民改了,他们也要相应修改,还有太子的太子,太子的利益集团等等,也在等着上位呢,这一下也要相应修改,这绝对是一个极其艰巨的系统工程,就算改完,也必定是漏洞百出,为什么就这么轻易瞒天过海了呢?

老汉怀疑,整个“地府三日游”行动,都是观音排练出来的一出真人秀,所有人都是演员,只为了演给李世民一个人看。

真正的地府是绝不会掺和这些神仙打架的事情的,后面的乌鸡国国王是一例,六耳猕猴也是一例——谛听明明知道事情的真像,但绝不掺和。所以,佛道两家在大唐的境内搞竞争,阎王们一定是置身事外,两不相帮,更不会为此修改生死簿。所以,唐太宗见到的十大阎王是假的,枉死城的鬼魂也是假的,都是观音找人扮演的;他见到的地府也是假的,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这个地府是在地面上——阎王肯定也不会把真正的地府借给观音使用,观音只是找了个景区,临时搭了一个摄影棚而已。

整个行动只是为了让唐太宗信奉佛教,从而引出“水陆大会”,进一步引出取经行动。

唐太宗果然中计了,他醒来后不久,马上就开始操办“水陆大会”,没想到,却见证了整个西游记里,最无耻的一个谎言。

故事是这样的:玄奘法师作为被海选出来的佛家代表,一手主持为期七七四十九天的“水陆大会”,但大会刚刚开始,就有观音菩萨跳出来,说你念的经不对,是小乘教法。观音的原话是:

“你这小乘教法,度不得亡者超升,只可浑俗和光而已;我有大乘佛法三藏,能超亡者升天,能度难人脱苦,能修无量寿身,能作无来无去”(第十二回)

反正就是把玄奘念的经一通儿贬损,极力推销自己的经法,核心就是,你要想度亡者超生,必须要取我的真经。这时候玄奘念的是什么经呢?原名抄录:《受生度亡经》。

这是发生在全书第十二回的故事,可能是观音这个谎言太过无耻了,作者吴承恩都有点儿看不下去了,在紧接着的第十三回就安排了打脸。这一回,唐僧为了感谢救他一命的猎户,在猎户家里小小地做了一场法事,念了几卷经文,替猎户死去的父亲超度。结果,当天晚上,猎户、猎户的母亲、猎户的媳妇儿,三个人同时做了梦,梦到老爷子已经消了罪业,到中华富地,长者人家转生去了。玄奘的经文,十分灵验。

玄奘在这里念的,就是这本《度亡经》。

是不是很无耻?是不是很崩溃?是不是很迷惑?

双叉岭上,即将踏出国门的唐僧也是一脸的问号,我明明可以超度亡魂啊,为什么菩萨说我念的不对?为什么菩萨绕了这么大一个弯子,一定要我去西天取经?

这个取经项目,到底是个什么项目呢?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第七回,观音大讲堂:取经项目到底是个什么项目?)
大家都是出来卖的,何苦自己人为难自己人
那些活好的,或者活新的,或者花样多的,
或者老板拉皮条功夫好能拉到肯多花钱的客的,
拜托不要老是打击年老色衰的同行了

老鱼记事 老鱼侃棋 老鱼围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