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巴菲特,刚下飞机

原创 冯蚝腩 兽楼处 2022-09-14

除了美国,中国是给世界贡献巴菲特最多的国家。

炒股巴菲特有张磊、但斌,培养年轻人巴菲特有陈发树和段永平。当然,陈发树步子迈得有点大,在中国比尔盖茨唐骏身上吃了些亏。

要说学得最像的,还要数上海滩巴菲特——郭广昌。

这倒不是说复星和伯克希尔哈撒韦一样没有主营业务,专搞投资。主要是因为中国巴菲特和美国巴菲特一样喜欢写信。

昨天下午,郭广昌发微博说,自己结束了几个月的海外旅程,在台风”梅花”之前回到了上海:

中国永远是复星最重要的根据地。
之所以要发这个微博,主要是北京市国资委一份内部文件传得沸沸扬扬。文件要求北京国资下属企业梳理与复星的合作情况。

说起来,这已经不是复星享第一次享受这种待遇。2017年6月中旬,银监会就曾要求各家银行排查包括万达、海航、复星在内几家企业的授信和风险。

万达和海航之后的命运,我们已经写过好几次了。但复星那之后的状况,比他们要好不少。他们去年甚至和辽宁方大竞标过海航。

但2022年的秋天,正值而立之年的复星,再次”被踏入”同一条河流。媒体们说中国巴菲特6000亿债务压顶,正在疯狂套现,而且人已经跑去美国。

郭广昌少时家贫,考上复旦后是第一次坐火车。那一年,到了上海的他看到复旦哲学系的学长们挂出了与众不同的迎新标语: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学长们一定是看过西游记的,真猴子都跑不了,别说假的了。

1

7月底,10家机构刚刚参与了复星医药的定增。每股42块买进来,花了40多个亿。

大家表面上冲的,是11个创新药项目。实际上等的,还是复星手里的复必泰和阿兹夫定的商业化授权。

复必泰待会介绍。阿兹夫定是最早研发治疗艾滋病的,7月下旬成为国内首款新冠特效药。这款还在开展致癌性试验的药,有些地方已当成和连花清瘟一样的预防药,发给隔离在观人员服用。

要是别的上市公司,机构们高低得留一手。但是中国巴菲特的公司,大家是放心的。巴菲特说他永远不卖可口可乐的股票,复星医药从1998年上市以来,郭广昌也没卖过一股。

结果,机构们的美梦刚过了一个月,就被大股东砸盘的声音惊醒了。9月2日,复星高科减持复星医药8000万股。

可能是股价跌得太难看,过了几天上市公司又宣布了高管增持计划,一共增持:

46万股。
2月份减持海南矿业,3月份减持泰和科技,5月底,复星清仓了青岛啤酒H股。

那可是郭广昌上大学时,不吃饭也要尝一尝的情怀。5年前,他说要过要和青岛啤酒一起迎接下一个辉煌新时代的。

结果,青岛啤酒和40几亿港币堆在面前,他毅然决然选择了港币。

昨天,郭广昌在微博上说请海外的朋友喝了复星的舍得酒,品尝中国智慧的同时:

向海外传递中国信心。
信心是什么我不知道,就知道在青岛啤酒后,郭广昌陆续又减持了中山公用、金徽酒和复星医药,回笼资金超百亿。

在中山公用减持前后,6月的某一天,中国巴菲特在浦东机场登上了飞机,开始了为期几个月环球之旅。这应该是在30个国家和地区拥有产业的他,今年首次出国。

3月份还在发微博的他,在上海静态管理后就保持了沉默。上海刚解封不久就上了飞机的他,不知带走多少瓶:

饱含中国智慧的舍得。

2

从6月浦东起飞,到9月上旬回到上海隔离,郭广昌在这近三个月时间里,去了近20个国家,40个城市。

他的助理这样描述他们下飞机后看到的欧洲:

经济似乎都回来了。从巴黎香榭丽舍大街摩肩接踵的人流,到意大利米兰大教堂门前热闹的餐馆,甚至于各个海滨的度假村,一切都和记忆中欧洲的夏天一样,人潮汹涌,烟火气十足。
充满张力的文字里,欧洲各大城市的酒店价格都有剧烈涨幅,人们在报复性度假、报复性消费、甚至报复性跳槽——尤其是服务业,人们都不太愿意从事辛苦的服务业工作,他们非常轻松就可以在市场上找到工资涨幅20-30%的其他工作。

蚝腩翻阅了郭总这两个半月的照片,从出席在巴黎的Choose France商业峰会,到和汉堡市议长共进午餐,再到剪彩和去以色列拜访大使。

照片里,郭总都没戴口罩,笑得很甜。

复星应该是持有海外资产最多的民营公司。郭总也在昨天的微博里说,复星在海外很多企业都恢复到比疫情前更好的水平。还有一些企业在疫情期间更是取得了高速增长。

他最主要的行程还是在德国。这里有复星投资的一家重要公司:

BioNTech。
2020年2月,在新冠疫情在中国刚传播时,复星找到这家公司,5000万美元认购了158万股股票,请他们用mRNA技术研发新冠疫苗。如果研发成功,复星将获得这款新冠疫苗大中华区的销售权。

BioNTech也很争气。他们的mRNA疫苗很快研发成功,这也是欧美最早获批的新冠疫苗,在国外,人们把这款辉瑞代理的疫苗叫“辉瑞疫苗”。在中国,这款疫苗叫“复必泰”。

复星当年入股BioNTech的价格只有30多美元,去年8月时冲到过460美元。一年时间翻了十几倍,就是真·巴菲特来了,也要喊郭总一句大哥。

只是起了个大早,从2020年就想把复必泰疫苗卖给复星根据地的努力,一直没成功。蚝腩看了看BioNTech这两天的收盘价,稳定在140美元左右。

在老板即将结束环球之旅的时候,复星开始在国内大笔减持金徽酒和复星医药。为啥这么急着套现,有媒体说是因为负债率太高,有6500亿的负债。

复星今年上半年负债率是76.6%。对比下,同样是上海的企业,绿地上半年的资产负债率是87.5%。

有些事,大家说高,就高了。

3

和美国巴菲特一样,中国巴菲特,每年也给股东写一封信。

在2020年3月写给股东的信里,郭广昌一共提了14次中国;2021年3月的信里,提了7次;到了今年3月,这个数字变成5次。

2020年的郭广昌,还是有很多话想讲的。

那一年的5月,他和张文宏、蒋昌建有一次对话。三位复旦校友坐在一起,聊的是启动上海和全国经济,国际航班航运如果恢复,我们准备好了没有。还有,上海如果出现病例,有没有必要进行大规模筛查。

这些讨论的答案,现在大家都知道了。

那一年的年底,面对董明珠的挑衅,他说,我觉得现在尤其是今年,大家日子都不是很好过,所以大家之间都宽容一点。不要去妖魔化别的企业家,也不要去妖魔化别的产业。其实大家过得都不容易,我们需要勤心勤力的认真做事。

今天你妖魔了别人,总有一天你会被别人妖魔化。
大家都是出来卖的,何苦自己人为难自己人
那些活好的,或者活新的,或者花样多的,
或者老板拉皮条功夫好能拉到肯多花钱的客的,
拜托不要老是打击年老色衰的同行了

老鱼记事 老鱼侃棋 老鱼围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