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告诉我们的:形式主义基本上治不好

Original 帅呆的sixgod 六神磊磊读金庸 2019-11-13 20:06 Image 文/六神磊磊
今天聊一聊形式主义。

在《天龙八部》里,有一个著名的“茶花女”,叫做王夫人,就是王语嫣的老妈。

书上有这么一个情节:王夫人特别喜欢茶花,搞了一个巨大的茶花示范工程,叫“曼陀山庄”,就是茶花山庄的意思。

这个山庄里种了无数茶花,大概有成千上万株。

可是因为技术十分落后,种植方法不对,好茶花都给种毁了,把这里搞成了一个大型车祸现场。

明明不能堆那么多肥料的,却偏要给猛施肥。明明茶花喜欢阴凉的,却偏放到太阳底下去暴晒,搞日光浴。

真的茶花专家来了一看,大概要内心滴血,想死的心都有。段誉来了就各种看不下去,连呼乱整。

可是,整个山庄里的人却种花种得兴高采烈,好像一点都不知道自己在乱来。

采购部门的每天疯狂采购,种植部门的每天疯狂种植,肥料部门的每天疯狂做肥料,甚至把活人剁成肥料,上上下下,干劲十足,拼命搞形式。


小时候看书到这里,都觉得好笑,觉得曼陀山庄里的人都好蠢。

王夫人不懂茶花就算了,庄子里至少有上百人,难道一个懂一点点种花的都没有吗?去书店里买本种花指南都不会吗?cctv农业频道都不会看吗?《致富经》了解一下?

随便提醒一下老板,不就解决问题了?

可到了后来,长大了一点,我才晓得事情根本不是这么简单。

曼陀山庄的种花问题是解决不了的,因为这是一场自上而下的形式主义。这不是一个技术问题,而是一个制度的问题和人性的问题。

试想一下,如果有一个普通花匠,认真提出来:大家每天种的花都是没用的,有什么好处?

有好处,可是微乎其微。

就算上级采纳了你的建议,大家胡种、乱种少了,或许能减少一点工作量。但能减少多少?还真不好说,太虚无飘渺。

况且,胡干、乱干的工作量少了,精干、实干的工作量就会多了。反正都是996,能让你闲着?干什么不是干?

形式主义之风一旦刹下来了,考核说不定就要更细致了,要求说不定就更严格了,更不好应付了,对一个基层工作人员有什么好处?


好处不明显,坏处却明显得很。首先就是得罪人。

首先就是侮辱了王夫人的智商。本来整个曼陀山庄只有一个茶花专家,就是王夫人。现在你这样一揭发,等于是说王夫人根本不懂茶花,而且很好哄,大家都乱种茶花哄你。

其次,这不但侮辱了王夫人的智商,也侮辱了所有人的智商。

大家一听,啊哈我们山庄还出了个神农氏了。

原来这么多年我们都不懂茶花,就你懂?我们都在胡种、乱种,就你真种、会种?你怎么不死去?

第三还有一点,不但侮辱了大家的智商,还可能损害了大家的切实利益。

形式主义,往往是附着了大量看不见的利益的,时间越长,利益就越牢固。

比如买花,王夫人长年累月用大价钱买劣质茶花,把不入流的“落第秀才”当成高级的“十八学士”、“十三太保”买来,当冤大头,这里面一切经手的人有多大的利益?

还有花肥,还有专门搞的吹风机、紫外灯、营养液……这里面有多少利益?
你跳出来说这些东西都没用,你死不死?


说到这里,再谈一点更深层的东西:就是形式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我们总有一种很表面的印象,就是认为下级总是讨厌形式主义的,是深恶痛绝的,只不过为了应付上级的检查,不得不然。

比如曼陀山庄的中层、下层,还有底层的花匠、婢女,都应该是讨厌胡种、乱种茶花的。

可人家真是这样想的吗?未必。这搞不好是一种错觉。

要知道,形式主义的本质,是一种上级对下级的逐级的忠诚检查:

我向下布置了一个任务(比如种茶花),这个任务很难,很没谱,甚至我明知道它很傻缺、没啥实际作用,它就是个形式,可是就问你干不干?

如果你干,说明你对我忠诚。

反过来说,形式主义也是一种下级对上级的逐级的忠诚输送。

夫人你看,你布置的任务这么没谱,这么没溜,咱们都心知肚明它没啥作用,但我还是全力以赴、兴高采烈给你干了,干得跟真的一样。你看我对你多忠诚。

形式主义是一场忠诚度的传销。上线传给下线,下线再传给下下线,一层层传下去,逐级做忠诚测试。茶花到底种成什么样,并不重要。


所以,形式主义对于中层、下层来说有时候反而是个好东西。

它是一个捷径,是向上表达忠心的捷径,也是证明自己工作能力的捷径。

正儿八经想把茶花种好,多难啊?可是我挂个横幅“一定要把茶花种好”,就容易得多了对不对。

又或者,买它几千几万盆茶花,胡乱种得漫山遍野都是,也不管能不能活,王夫人让晒太阳我就猛晒,王夫人让多施肥我就猛施,让夫人来了一看,觉得非常满意,不就好了?

用这么简单的方式,就证明了自己的忠诚,也证明了自己的工作能力,有什么不好呢?

何况大家要想明白一点:

曼陀山庄里所有人应付王夫人,固然是搞形式主义,但其实王夫人自己也是在向上搞形式主义。

她种那么多茶花,是给自己看的?拿茶花当饭吃啊?

当然不是,那都是给段正淳看的。

段正淳关心她茶花种得好不好?品种优不优?屁咧。王夫人只是要表明:段郎你看我一直爱着你。

只要段正淳百忙之中想到这一点,心里微微一感动,王夫人的茶花就算没白种。如果段正淳再想多一点:阿萝对我不错啊,好久不见了,去看看她吧……

王夫人就赢了!

所以回到那句话,说到底还是表忠心。

只有段誉这种二子,傻不拉几跑过去说,哎呀呀你们种得都不对!结果被王夫人命令拖下去,剁了当花肥。

这就悲催了。你以为你有技术?其实你就是坨肥料!
大家都是出来卖的,何苦自己人为难自己人
那些活好的,或者活新的,或者花样多的,
或者老板拉皮条功夫好能拉到肯多花钱的客的,
拜托不要老是打击年老色衰的同行了

老鱼记事 老鱼侃棋 老鱼围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