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超级玛莉<<到>>魔兽世界<<

第一节 前网络时代
第二节 “奇迹”
第三节 “神话”

正文:“魔兽世界”
第一节 60级之前
第二节 MC、工会的整合
第三节 “魔兽”的定位、工会第一条守则
第四节 T3、70级、工会第二条守则
第五节 工会设想



篇幅比较长,时间紧张者可以从正文第五节开始看。


从>>超级玛莉<<到>>魔兽世界<<



  接触“游戏”已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了,魔兽公测到现在也将近一年,回头看去,有一些感想,拿来和大家分享一下;顺便再行抛砖之能事,希望能引出真玉来。
魔兽对我来说是现在进行时,要“论今”的话,须从“谈古”开始。

第一节 前网络时代

1983年,我接触到平生第一个游戏“超级玛莉”,那时我五岁。“初次”这个概念总是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我也不例外,当年玩“超级玛莉”时的兴奋模样现在还记得,在终于玩通关——当时的术语叫“翻版”——之后,其满足与愉悦之难以言表,至今似乎还是其他游戏所难以超越的。
孩子在慢慢长大,玩的游戏也越来越多,从家庭游戏机玩到街机,又从街机玩到自己的电脑上,再从自己的电脑玩到网络……

在这个过程中,“翻版”的概念一直伴随左右,当然这个概念本身也在不断的随着游戏的发展和我自己的成长而变化:“超级玛莉”救到了公主,我就从中得到了“翻版”的乐趣;街机中概念较为明确,你翻了版游戏就结束了,想再玩须继续投币;到得“仙剑奇侠传”,则是跟着那动人的故事情节一路走过一个个现在看来有些变态的迷宫,完全读完之后还掩卷叹息良久;在“大航海时代2”里则是沉溺于那六个人物在风起云涌的大海中的沉浮起落、悲欢离合;而到了“大航海时代4”,通关后却发现突然如此的怀念“大航海时代2”中看不到波涛汹涌的海洋,于是从新把“大航海时代2”翻出来玩一玩,这也算是一种另类的“翻版”吧?
终于有一天,在结束了19年学生生涯之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开始接触网络游戏:“奇迹”。

第二节 “奇迹”

从纯粹美学的角度来说,“奇迹”是一个美轮美奂的典范,它并不是真正的3D游戏,画面很大一部分还是采用比较成熟的2D技术,魔兽和奇迹在这方面的比较,类似于现在的好莱坞3D卡通大片和“小蝌蚪找妈妈”“九色鹿”之类在我记忆中经典老动画片之间的比较,后者的画面在渲染气氛、描画人物性格、表达感情以及细腻程度等方面是优于前者的,盖因为画家手中的笔直接连着艺术的心灵和我们的眼睛,而3D技术则还远未达到能“如臂使指”的程度。

现在想来,当年有很多人和我一样静静地沉醉于“奇迹”的优美风景之中——那些精灵出生地的自然景色、风沙满天的大漠还有那如梦似幻的水世界。相对应于这种宁静、梦幻、同时绚烂多彩而又直入人心灵的画面,“奇迹”中人的感情世界也如孩童一般是那么的细腻、丰富、炽热奔放,同时还有强烈的表达欲望。这当然也不全都是画面的功劳,“奇迹”中的某些设置也是有助于人与人之间的熟悉与交流的:例如“奇迹”很简单,升级就是打怪也就是现在常说的“泡菜游戏”,但泡菜也并不是一无是处,它的简单使人很容易互相认识并一起进行游戏。比如在野外遇到一位级别稍高的玩家,标准的问候是:“哥哥(姐姐)好,带我一起玩好吗?”(这种问候在奇迹中是标准的,而在魔兽中,只有在铁炉堡的小号问你要钱时,才能听到“哥哥、姐姐”的称谓)一般来说就组上队了,因为组上之后还是打一样的怪,经验值有组队奖励之后还会长的快一些,何乐而不为。(这一点也和魔兽中有所不同,魔兽没有“泡菜”的概念,简单的打怪不是主要的游戏部分,于是在组队之前要关心做的是什么任务,也就是说:魔兽中较为强调人与人之间目的性 交往。这种差别在后面还要继续分析,在这里先略过不提)组上之后的战斗也不难,在聊天上花的功夫比真正打怪多得多,聊天之后,所有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故事就慢慢展开了。。。。。。

于是,那一时期的“奇迹”玩家是幸福的,他们亲历或者见证了那许多强烈的情感,悲欢离合,哀乐散聚。在17173的奇迹专区里,那许许多多的玩家flash作品就是一个很好的佐证,很多作品的品质都很高,更重要的是每部作品后面都有一个动人的故事,如果不是心中有太强烈的情感,我以为是不会有这些作品出现的,现在偶尔回去看看那些flash,还是会不自禁的为之感动。小弟不才,当年也在胸中情感不吐不快的情势下弄了两个作品,在这里就不做王婆之夸了。

对于当年初次接触网络游戏的我来说,并没有感觉上述这一切有什么特殊之处,我以为网络游戏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在后来又玩过两个网络游戏之后,才体味到其中的精微妙处。另外还有一点值得一提的是,在“奇迹”中,一个从“超级玛莉”以来一直伴我左右的概念消失了,那就是“翻版”,直到很久以后我才再次想起它。
“奇迹”后来的命运大家都应该知道,外挂的出现毁掉了这个游戏,我也离开,于是进入我的第二个网络游戏“神话”。

第三节 “神话”

  “神话”是一个粗线条的3D游戏,人物造型做得并不细致圆滑,风景走的也是粗旷的路线:天是灰蓝的,并不鲜艳,草地远远望去也只是一片灰绿之色,并不青翠,而且走近一看,从灰绿之中还露出一片片直接裸露着黄土的不毛之地——原来草是一根根直接从黄土地里长出来的,随风微微摇摆但却绝不妩媚,反倒透出几分肃杀与苍凉。

  游戏的设置也简单,互相之间不能交流的两个阵营(类似于魔兽的联盟和部落)在5个岛上进行游戏(两个一岛,两个二岛,一个三岛),一岛是各自安全的新手村,对方阵营无法进入,到30级就要去各自的2岛,哪里就是对方阵营可以随意进入的地方了,3岛则是公共的,50多级之后两个阵营都要在这一个岛上练级。升级的方式基本还是属于泡菜类型的打怪升级(虽然有点团队合作的意思,但并不严格)。而且升得极慢,并且如果被怪打死的话,还要掉本级别1.5%的经验值。还有一个24小时开放的国战场,哪一个阵营能同时占领战场里面的三棵柱子,柱子周围的本方玩家就可以获得荣誉值的奖励从而可以换钱或者物品。最后还有一条规则,那就是在所有你能看到对方阵营玩家的地方,都可以进行没有任何限制的PK。

  大家应该已经可以想象在那一片灰蓝色天空中的狂雷闪电、凄风冷雨。神话中的等级是第一位的,装备仅在等级相差不过三级时起作用,而基本上一个有经验的选手可以轻松收割掉由低他五级的五位玩家组成、职业搭配合理的队伍,也就是说任何一个等级稍高的玩家一时性起或者是被其他高人收割了,都可以搞一次大范围的收割行动,至少收割掉比他低5级的那些玩家。

  在这种游戏的设定下,是谁第一个在二岛三岛举起屠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整个游戏的状态:所有2、3岛的人都被仇恨的浓雾所包围。被杀得无法练级,怎么办?报复!打不过这一批我们换一批等级低的去报复,我练不成你们也别想好好玩。于是在这种环境下,游戏论坛里最热门的帖子不是讨论打怪升级的方法,也不是讨论PK技巧,更不是讨论装备,而是讨论所有玩家在整个游戏中的存在状态。

  在“神话”中我初次感受到“游戏里的社会”这样一个概念,“奇迹”中占主导地位的人与人之间的感情话题是在一个小圈子里,我们编织着自己的故事,同时旁观着别人的故事,而在神话中,热门帖子讨论的对象不再是个人和小团体,而是以整个阵营为单位,这是很有趣的现象。在这无休止惨烈的杀戮和热烈的讨论中,我渐渐形成自己的理解和观点:游戏中的规则,任何玩家没有办法改变,只能接受,但是对规则的理解却大有可玩味之处,规则并没有规定2、3岛一定要见人就杀以至于血光冲天,为什么大家不能在2、3岛好好练级,而去国战中寻找PK的乐趣呢?看到满地的血光,也许制定规则的人正在偷笑,一个简单的陷阱就把所有人绕了进去。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回答,大抵上是一旦有人动手,仇恨就在滋长,慢慢的不可收拾等等,所以这个问题回答是没有意义的,有意义的事情是是否有人有勇气去改变现状,以及怎样去改变。

  我勇气倒是不缺乏,可惜智商中等,自己想不出什么好招数,只好借鉴了圣雄甘地的方法:非暴力。我知道我的目标看上去很不切实际,所以我干脆就不说,先做,做出一定成效之后再对所有人说。自从开始这项事业之后,我开始不组队,一个人去练级,遇到比我级别低的玩家来杀我,我就坐在地上让他们杀(我玩的是血最多职业,而神话中坐下来就相当于吃面包,回血回得很快,级别低的要砍半天才能砍死我);遇到同级别或者比我级高的朋友来杀我,我不出第一刀,但是奋力反抗,充分给予他们PK的乐趣,我PK还很厉害,同级的一般打不过我,我就在胜负已成定局的时候再坐下来,心甘情愿的让他们杀。而在每一次被杀之后,我毫不迟疑兴高采烈颠颠的跑回去,他们一般还在那里(和魔兽中“守尸”同样概念),但我视而不见,接着打怪,你要是还想杀我,请继续。最多的一次有一个级别低的朋友定时定点的来连着杀了我三个晚上,次数已经记不清楚了,从我身上获得的荣誉点数换成钱估计可以买个不错的装备,但是第四个晚上他再来的时候,终于在我身边安静的坐下了,看着我打怪,还帮我引怪,陪了我一个晚上,那个晚上有3个隐身的杀手(即盗贼)在我身边现形停留而没有攻击,估计是那个朋友告诉他们:这个人。。。。。。不要杀他。就这样我缓慢而坚定地进行我的事业,在我身边停留而并不杀我的朋友越来越多,我慢慢的开始组队练级,告诉队友我的思路,于是我的想法在本阵营也慢慢传播开来。

  终于有一天我又在单练的时候,机会来临了,那时候我78级,有一个85级的敌方朋友路过(和我同一职业),想顺便杀了我,我奋力反抗,结果乒乒乓乓打了半天,把他干掉了,他自然不服气,因为这是不可能的(我也没想到我有这么厉害),然后他又来了两次,但都被我干掉了。他觉得不可思议,上我们这边开了个小号来确认我的级别,之后他在论坛发了个帖子,问我是怎么做到的,我正好就借着讲解PK技巧的机会,顺便把我的思路彻底的表达了出来,回复了一篇一万两千字的文章。在那个帖子有一百多个回复的时候(无人灌水),对方最富收割恶名的88级的杀人魔王终于也在我的身边坐了下来看我练级了,这个时候,我觉得时机已经基本成熟,可以进行下一步相对宏伟一些的计划了:我打算组织那些认同我思路的朋友,成立一个工会,这个工会是跨阵营的,遵循上述做法,慢慢的、坚定的使这个理念推广到整个服务器两个敌对阵营的玩家,到那时候2、3岛将再也没有腥风血雨,而国战中却是久违的热火朝天。。。。。。

  但是这时我又一次体会到什么叫世事无常。我的理想居然在瞬间就实现了,理由是由于商业谈判失败的原因,“神话”将停止运营。。。。。。

  在服务器关闭的那一天,所有两个阵营的人全部冲进了国战场,轰轰烈烈的打了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国战”,结果是平手,谁也打不过谁,然后所有的人来到大家共同的三岛,在那片灰蓝的天空下,聚集到平日里争夺最激烈的一座城堡,虽然不能互相用语言交流,但却一起跳着粗旷的舞蹈。。。。。。

  在那一瞬间,我无法冷静下来思考,但是一个久违的词语浮现脑海并组成句子:原来网络游戏也有“翻版”这个概念。

  之后,“魔兽世界”开始公测了。

  以上可以算是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