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786132926988595&mark_id=999_reallog_mark_ad%3A999%7CWeiboADNatural

兽爷丨海鶄落游记
兽爷 原创 06-30 18:54 投诉阅读数:84万+
​​


半夜,床头的手机嗡嗡在响。



半梦半醒间接了,一个198开头的陌生电话。电话那头,一个男人快速报出了我的名字和身份证号码。



他问,是你吗。我下意识地嗯。他说我是通州区……,你6月10号是不是去过未来汇购物中心,你现在是不是住通州某某小区?



我回答说好多年前就搬走了,去过远洋未来汇,带孩子吃了点东西,然后上三楼看了场电影。



男人说远洋未来汇的南京大牌档有确诊。你这两天做核酸了吗,打了几针疫苗,现住哪,现在身体有没有异常?



我清醒了点。跟他说了我现在朝阳的住址,打了三针疫苗,过去五天四次核酸,最后一次是昨晚七点。



他说,你的健康宝明天应该会弹窗。然后挂了电话。



我打开枕头的灯,看了眼手机。时间是凌晨1点29分。早上醒来,我想起凌晨的电话。看了下通话记录,原来不是梦。



弹窗新闻说,请6月7日以来去过未来汇的人员,原地不动,立即向社区报告。



我赶紧给社区打了一个电话。那个日子我记得很清楚,我傍晚7点回家,带着孩子出去吃饭、看电影、非常简单地庆祝一个生日。还特意选了个人流较少的商场:



慈云寺桥的远洋未来汇。



我们七点半到了未来汇。先去一楼的汉堡王买了个汉堡,再去二楼南京大牌档,快速扒拉了两碗鸭血粉丝,然后去三楼赶八点的《侏罗纪世界3》。



出了电影院,等电梯的时候,孩子跟我说:



爸爸,这是我这一个多月来第一次出来吃饭、看电影,真香。



朝阳密接工作人员后来告诉我,我们跟一例阳性在未来汇有时空伴随。



一周后,在昌平集中隔离的公租房里,孩子跟我说,那真是难忘的一次生日。





1





4月初,我还在同情抢不到菜的上海人民,说上海打了个盹,说不到万不得已,中年男人不会发出求救。



没想到,我很快也喜提隔离,而且不是一次。



4月25日下午,同事在群里发了一个疫情公告,朝阳一个小区出现了阳性。我看了下,就是我住的小区。而且是隔壁楼。



打电话问物业。物业说:



你住的楼被管控了。



管控区比封控区好一些。7天居家隔离,偶尔可以出家门,在小区用蓝色围挡圈起来的指定区域放风。



最难熬的是上不了学的孩子。她和我一样,开始关注疫情发布会,每天下午四点,守着看星火、蓓蓓。



七天的居家隔离很漫长。解封那个下午,邻居在群里直播物业拆围挡的过程。一位邻居说,自由真好:



连路上呼啸而过的车辆,都不觉得是噪音了。



小区虽然解封了,但小区外更严了,很多地方都被封控14天。



5月1日,堂食没了,商场关门,地铁公交很多都停了。我们办公室也被封了。



出门也就是带着孩子去捅嗓子眼,顺便买个菜。



5月6日那天傍晚,我骑着共享单车出去买菜。就去办公室附近转转。刚刚下完雨,空旷寂静的国贸有种魔幻般的感觉,我骑着车路过一栋又一栋摩天楼,一条又一条马路。



雨后初晴的摩天楼和马路很干净。基本都是空的。




5月28日,我问办公室物业,也不是风险区域,为什么被封控一个月?物业抱怨说他们也不知道标准,明天准备上社区理论。



事实证明,自己的权利要靠自己去争取。第二天物业跟我说,他们刚从社区回来,明天办公室正式恢复正常。他同时跟我说:



能不能交点物业费?我们快发不出工资了。





2





6月初,北京开始逐步放开公共场所。堂食也开放了。开放的那周五,我们去了未来汇。



6月15日上午,在给社区报备我去过未来汇后,社区要我立即居家隔离。一个小时后,我家门上装上门磁,健康宝也变成黄码,上面写了四个字:



居家观察。



这一天,我在北京住过的社区,社区所在的防疫部门,都在给我打电话。



通州的、朝阳的、海淀的,有些地址连我自己也记不清了……流调内容基本一样。我一遍一遍跟他们复述。



晚上12点多,我又被电话吵醒。我说我已经隔离了,流调很多很多次了,你们看不到吗。



他说抱歉,我们看不到。



第二天,我7点醒来,手机有十八个未接电话。大部分都是在凌晨三四点钟打的。



他们都很辛苦。



就在这里,社区工作人员的电话来了,你们一家马上要转运去昌平集中隔离。9点多车就会来,赶紧收拾东西吧。



一个多小时后,在昌平一条路上转了三圈,终于找到了隔离点:



七八栋楼龄很新、不过楼下马路和商铺都长草了的公寓。



接收的大白说,我们要在这隔离7天,7天后回家再隔离7天。



房间二十平米左右,一张小桌子,一张小沙发,还有一张1.5米的板床,板床上是个很薄的垫子。白墙看上刚刷没多久,墙上挂了一个小米电视。



床上、沙发上、地上,有很多长头发。我问这房子是不是刚装修完,味有点很重。大白说房子已经盖了七八年了:



只是一直没人住。



关上门没多久,又有大白来敲门,登记,给了我几份文件。我翻了下,有一份隔离风险承诺书写,集中隔离观察14+7天。



我问送文件的大白,文件写的隔离天数跟登记时不一样,时空伴随的隔离规则是怎样的。大白说不知道,你打电话问客服。



我打电话问客服。客服说,谁跟你说的,你去问谁。



我微信上问社区工作人员,集中隔离规则是怎样的。社区说,具体要听隔离酒店的:



之前的经验是集中隔离14天。



没有标准,只有经验。



第一晚的晚餐是一盒白象方便面、一根鸡肉肠、一个卤蛋。客服说,今天进来了两百多个人,还没有准备充分。



正吃着面,电话响了,还是流调,海淀的社区。电话里,对方问我的名字,现在人在哪,在干嘛。



我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觉得自己仿佛被困在一场洪水中。





3





这个规模不小的小区,在百度地图里没有名字。



客服管这里叫海鶄落医学观察点。海鶄落是昌平区一个村,在天通苑往北几公里。



昌平小产权房众多,2010年3月,海鶄落村决定用集体土地建租赁房。当时正好市领导到海鶄落村调研,同意可以边建设,边办手续。



第一期租赁房在那年年底动工,总共1800套,2014年10月竣工。但因为手续不齐,过去八年,这些房子始终空置。



现在,这片不配有名字的住宅区,晚上开始亮灯。



6月17号早上,朝阳医疗组给我打电话。我赶紧问,要隔离多少天。



她说,七天后鼻拭子和环境采样如果是阴性:



我们就打电话通知社区来接你。



我又问她我回家要隔离多久。医疗组说不知道,要看各个社区的规定。



海鶄落隔离点像大学公寓。一层有十几间,每一间门口都有一个红色的塑料凳。工作人员会把餐食放在上面,然后敲门,提示餐到了。



每天都能听到敲门声由远及近。等到我们房间门咚咚咚的时候,孩子就会开心地说:



饲养员又投食了。



然后她就戴着N95口罩,小跑着开门去取餐了。



第二天之后的伙食好了很多。早餐有牛奶,午餐和晚餐除了盒饭之外,还会送一个水果。盒饭是三荤两素,分量很大。



时间在这里很慢。每天吃完早餐,孩子在小桌子上用IPAD上网课,我就躺在床上看书,偶尔爬起来看看窗外。



我们住在二楼。小窗户外是一片围合式的小花园。房间朝西,傍晚时透过高楼,还能看到一点点夕阳。



每天孩子下午下课,我们俩做一组开合跳。如果不下雨,我们会趴在窗户边等着太阳落山。



吃完晚饭,手机投屏小米电视看电影。10点钟孩子睡觉,我拿出电脑,在小桌子上工作一会。



集中隔离的自闭程度,是居家隔离的100倍。外面穿着白色防护服的“饲养员”走来走去,让人感觉生活在真空里。



有一天早上,孩子很早就醒来,脸上很惆怅。我问她怎么了,她说我刚刚梦见自己在吃小龙虾。



6月23号那天,等了整整一天,晚上六点多,核酸结果终于来了。



第二天中午,终于坐上回程的车。我才知道,这里隔离了183个去过南京大牌档的人。



上了车,司机说这些天一直在拉人去隔离点。昨天拉了一个老太太,一上车就说自己冤,在东城一家包子铺门口站了三十秒,就要被集中隔离。司机说:



现在就认码。



在有些地方,码也是可以人为操控的。比如在河南,如果你还不上银行的钱,你坐不了高铁;但如果银行还不上你的钱,你可能连门都出不了。





4





社区工作人员和物业在小区门口等我们。



他们护送着我们进了家门,然后在我家门上贴了一张红色纸条:



各位邻居,为了大家的健康,我们从6月24日开始居家医学隔离,至7月1日结束。



6月15号居家隔离,6月16日集中隔离,到6月24日,我其实已经隔离了10天了。这张纸条意味着,我7月2日才能出来。



那时,距离我到未来汇,已经过去22天了。中疾控说过,奥密克戎平均潜伏期2到4天,绝大部分阳性在7天内检出。



我跟社区工作人员说,入境隔离现在都只要7+7了,我只是时空伴随。这算层层加码吗?社区说,他也想早点放我们出来,但只能执行街道政策。



在家隔离要比集中隔离舒服多了。但孩子很焦急,他们班主任通知,下下周期末考试。而她要隔离到下周五。



远洋的朋友诧异我还在隔离,而且还要居家隔离7天。



他说他们小区被莫名其妙封七天。后来是通过12345,四天后就解封了。于是我开始打12345,一遍一遍说我的隔离经历。



12345的工作人员非常耐心地接听,把问题转给街道;街道把问题转给了社区;社区则一遍一遍跟我说:



我们只能执行街道的政策。



25号,街道的12345又一次给我打电话,问我的诉求。



我说一直以来的诉求就两个,第一想知道隔离标准是什么;第二,请不要把这个问题转给社区,他们很忙,也的确没有权限。



一个小时后,我接到朝阳密接的电话。她在系统里看了我的情况,是时空伴随,现在针对时空伴随有新政策了——从居家隔离开始算,满14天就可以解除隔离。



她让我的社区工作人员现在给她打电话。



社区马上打电话。十分钟后,他在微信上给我发了一个大拇指,说我的隔离政策将按照新标准执行。



能早两天出来。



他说,您是小区沟通上面最有效的一次,您还真有点实力。我哪有什么实力,我只是想知道:



标准到底是什么。



29日中午,社区医院上门给我做了末次核酸;晚上9点40分,核酸结果出来了;我发给了社区。



30日凌晨12点20分,我的黄码变成绿码。



我把门上的红色纸条揭了下来,放在抽屉里,发了一个朋友圈。有朋友留言,怎么要隔离这么久?去了什么不该去的地方?



我回复说,只是就带着孩子,去了商场,吃东西看电影过生日。



我解除隔离的前两天,国务院发布了第九版新冠肺炎防控方案,密接和入境人员的隔离,调整为7天集中+3天居家;密接的密接,调整为7天居家隔离。



按新标准,我可能只需要7天居家隔离。



离开海鶄落医学观察点,我才查了下这个生僻的地名。



海鶄就是海东青,是游牧民族的猎鸟,万鹰之神。这个村之所以叫海鶄落,背后还有一段故事。



据说元末蒙古族一位王爷喜欢骑射围猎。围猎往往要打扰百姓,一次围猎中,他饲养的一只海鶄起飞后久久不愿落下,最后扑地而亡。王爷心痛,从此不再打猎。



当地百姓感谢那只海鶄,把它扑落的地方,叫做海鶄落。​​​​

发布于 浙江
大家都是出来卖的,何苦自己人为难自己人
那些活好的,或者活新的,或者花样多的,
或者老板拉皮条功夫好能拉到肯多花钱的客的,
拜托不要老是打击年老色衰的同行了

老鱼记事 老鱼侃棋 老鱼围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