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日增病例60万,国民为何反而不害怕了?

作者詹涓

特约撰稿 | 詹涓
运营 | 屈昕雨
来源|看天下

《看天下》杂志原创出品

“人们对病毒危险的认识明显改变了。”

这个国家曾制定了世界上最积极的新冠疫情防控政策,也因此被称为全球防疫的“优等生”。然而,近期在面临着不断飙升的感染率的同时,他们决定180度调转政策,放松管控。

在整个疫情期间,韩国政府一直在采取“检测、追踪、治疗”三管齐下的策略,在始终没有实施大范围封锁的情况下,韩国既实现了经济增长,同时保持着相当低的感染和死亡数字。
图片

当地时间2022年2月18日,韩国首尔,当地疫情监测室展示韩国全境确诊地图。(IC photo 图)
但随着高传染性的奥密克戎变种推动创纪录的感染浪潮,韩国却从2月10日起采取一个新的防控计划:“选择和集中”。

卫生部门逐渐放松了一些防疫措施,放松边境限制,同时将有限的医疗和行政资源集中在老年人和有既往病史的人等重点人群,而其他相对不那么脆弱的人则需要自己照顾自己,以节省医院资源,目前有近200万轻中度症状的患者正在家隔离。

随之而来的是韩国新冠病例的爆发式增长。到3月17日,人口5178万的韩国,单日新冠新增病例竟然达到了60万,约相当于每86人里,就出现1名感染者;此前,人口数量为3.29亿的美国,单日新增超过100万就创下世界纪录(相当于每329人里,有一名感染者)。按照人口比例,韩国疫情绝对算是全世界最严重的。
图片

当地时间2021年12月25日,韩国首尔,受疫情及寒潮天气影响,首尔中浪区街头冷清。(IC photo 图)
新政让一些已经习惯了政府严厉的病毒干预措施的人感到不安,但更多人似乎表示支持。一项韩国的公众调查显示,许多人预计自己会感染新冠病毒,但很少有人担心会带来严重的健康后果。

“过去,就算你感染了新冠病毒,你也不敢跟别人说,否则人家都觉得你是在制造麻烦,”在首尔市中心拥有两家鸡尾酒吧的李秀源(Lee Soo-won,音)对《纽约时报》说,“现在大家确诊阳性后会分享这个消息,而我们恭喜对方获得了超级免疫力。”

“感觉就像感冒。”李秀源补充说,现在他的酒吧生意也比2020年疫情之初要好得多,几乎每晚都需要等位。

韩国的政策并没有随着病例持续激增而收紧。3月18日,在新发病例超过40万例的这一天,韩国政府决定进一步放松社交距离限制。

从3月21日开始,无论是否接种疫苗,民间室内聚会的6人限制将被放宽到8人,但消费场所打烊的时间仍维持在晚上11点不变。此外,韩国还要求人们在所有室内和室外公共场所继续佩戴口罩。

这些社交距离措施将持续两周。韩国目前的模型显示,疫情或将见顶。中央灾害安全对策本部在另一场媒体吹风会上表示,将对本国医疗体系的能力、最终严重程度、死亡率等进行评估,全面研究“与新冠病毒共存”、将新冠疫情作为类似季节性流感的传染病应对的可能性。
图片

韩国自2022年1月17日起将私人聚会人数上限由之前的4人升至6人,餐馆、咖啡厅、健身房、桑拿屋以及疫情传播风险较高的娱乐场所等仍需每晚9时结束营业。(IC photo 图)
值得注意的是,韩国已经达到了两个看似矛盾的疫情里程碑:该国新冠日均感染病例达到全球最多;与此同时,该国也是全球新冠死亡率最低的国家之一。直到3月18日,韩国的新冠死亡率为0.14%。这个数字是美国和英国的十分之一,低于两个月前的0.88%,尽管同期病例激增了80倍。

韩国为什么要激烈地改变防疫政策,它又是如何在感染人数猛增的情况下控制重症和死亡率的呢?
图片
从严密管控到突然放手
爱丁堡大学全球公共卫生系主任德维·斯里达尔(Devi Sridhar)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表示,直到去年12月,人们一直认为韩国能“在经济上相对未受影响”的情况下摆脱这场疫情。

韩国不仅是经济最早恢复到疫情前水平的高收入国家之一,而且还因其非常低的死亡人数而受到赞扬,截至2021年底,该国5178万人口中只有3137人死亡。相比之下,英国同期的6720万人口中有142945人死于新冠。

韩国卫生官员表示,他们已经为应对新冠病毒疫情的潮起潮落做好了充足的准备,部分原因是他们从2015年对中东呼吸综合征(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MERS)爆发的拙劣处理中吸取了教训。在全球化背景下,疫情瞬息万变,因此要保持敏捷和快速反应。
图片

3月19日,韩国首尔,打着雨伞的市民们正在等待新冠检测。(IC photo 图)
韩国在抗击新冠疫情中采取了三管齐下的战略,简称为“3T”,即“检测、追踪、治疗”(Test, Trace, Treat):及早和大规模检测;利用2015年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爆发期间开发的技术和工具,积极开展接触者追踪;隔离患者,在政府监控的中心进行治疗。

这些策略使得该国能够在不需要实施全国大面积封锁的情况下迅速控制疫情,帮助该国经济在2021年增长了4%。

但从2月10日起,韩国极大调整了这种战略。根据新战略,政府放弃了世界领先的追踪系统,转而将资源集中在老年人和弱势群体身上,据估计他们占新增病例的13.5%左右。

对于居家隔离的高风险患者(60岁以上和有既往病史的人),卫生部门进行监测,为他们提供在家治疗的工具包,包括氧饱和度测量设备、温度计和发烧药物,每天打两次电话,了解他们的病情。

没有基础疾病的60岁以下人群如果检测出阳性,需要在家中自行隔离,监测自己的情况,只有在病情恶化时才寻求帮助。如果他们接种了疫苗,其家庭成员不需要隔离,可以自由地出去购买药品、食品等必需品。

如果受感染的居民在7天后不再显示症状,他们无需再做一次核酸检测就可以解除隔离。
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

在过去两年中,卫生官员使用智能手机GPS追踪工具和每天两次的检查来监测感染者的行动,并将隔离期严格地定为两周。当病人未经允许离开家时,它会提醒卫生工作者。

而现在,通过这款应用程序监测感染者活动的6万名工作人员中,有许多人被重新部署,负责帮助弱势患者,送药和提供热线服务支持。

韩国减少了一些管控,但与此同时也增加了一些策略。考虑到老年人面临的风险格外大,现在韩国护理机构的工作人员每周需要接受两到三次PCR检测,禁止非必要的外出和聚会。此外,卫生保健工作者也需要比以往更频繁地接受检测。

为什么韩国会采取如此大的改变?因为和全世界其他国家一样,韩国遇到了传染性极强的奥密克戎变种。
图片
当全球遭遇一种迅速移动的病毒
像黑死病这样的历史大瘟疫在欧洲和亚洲蔓延起来,用了好几年时间。天花和其他欧洲起源的疾病在美洲传播开来估计花了近十年的时间。

但现在,由于世界联系更加紧密,一种传染性极强的病毒只需要大约两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发展到可能有20多亿人被感染——比如,奥密克戎变种。
图片

首尔街头。(@视觉中国 图)
新冠病毒奥密克戎变种的传染性有多强呢?据权威的《柳叶刀》杂志报道,新冠病毒的原始毒株Ro(基本传染数)为2.5,也就是说在未采用任何防疫措施,所有人都没有免疫力的情况下,一个感染了原始毒株的人,能把疾病传播给2.5个人;到了德尔塔(Delta)变种阶段,Ro达到了接近7,而奥密克戎预计达到了10。

拿几个人们熟知的传染病做个对比,季节性流感的Ro大约是1.2,腮腺炎为7,水痘为10-12,而麻疹的Ro为12-18。

也就是说,奥密克戎的传染性略低于麻疹和水痘,但比在传染期可能一下子让一个幼儿园的小朋友中招的腮腺炎更强。

这里讨论的还仅仅是奥密克戎原始版本的传染性,目前奥密克戎的另一个版本BA.2已经在丹麦、印度占主导地位,也开始影响韩国,目前普遍认为,BA.2比原始版本的传染性又高出30%。

这种传播速度极快的病毒,在一些防疫“优等生”地区导致了一波病例激增,这当中就包括新西兰和韩国。

这些国家和地区早期在遏制疫情方面做得相对较好,可是正因为感染者较少,获得新冠免疫的人也较少。在这种情况下,通过疫苗接种获得保护显得更加重要。

可是虽然疫苗在防止人们住院方面做得很好,但在预防感染方面却没那么有效。再加上奥密克戎表现得相对“温和”,许多人在感染后只会出现轻微症状或根本没有症状,这导致病毒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如同野火般四散。

这就是韩国政府面临的现状。

韩国天主教大学微生物学名誉教授白顺荣(Paik Soon-young)接受《韩国先驱报》采访时表示:“奥密克戎具有惊人的传播力,这迫使我们做出妥协。我们的新冠数据即将飙升。我们的战略是分清轻重缓急,这样资源就会流向最需要的人,系统就不会不堪重负。”

与此同时,奥密克戎也出现了另一个变化,韩国政府说,该变种比其前身的威胁更小。

保健福利部发言人孙永来表示:“感染奥密克戎的患者中,有一半没有症状。”

“到目前为止,奥密克戎还没有引起恐慌。”他在包括官方简报在内的几次公开露面中表示,“奥密克戎的致命性只有德尔塔的五分之一。”
图片
大量检测加大量疫苗接种
奥密克戎“温和”吗?

这一点并不能一概而论,但病毒在侵袭韩国时造成的损失确实相对较小,韩国目前仍然将死亡率压在0.14%左右,原因与疫苗接种和大量检测确实有关。
韩国克服了最初疫苗接种启动缓慢的问题,在推行疫苗通行证,禁止未接种疫苗的人进入餐馆、咖啡馆、购物中心和其他拥挤的场所后,韩国人普遍接种了疫苗。

现在韩国是世界上疫苗接种率最高的国家之一。截至3月18日,该国全程接种疫苗的人数占总人口的86.6%,额外接受了加强针的人达到了62.9%。

韩国的老年人和高危人群的接种率尤其高,在奥密克戎开始传播时,60岁及以上人群中已经有超过九成打完了加强针。

“在完成第三剂疫苗接种的60岁及以下人群中,死亡率接近于零。”韩国卫生部防疫和应对管理司司长朴香(Park Hyang)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

大多数死亡病例都是没有接种疫苗的老年人。她说,60岁以上未接种疫苗的人死亡的可能性是那些接种了加强针的人的10倍。

据韩国公共卫生专家表示,该国之所以病例数极高,死亡率下降,原因也跟该国一直部署大规模检测有关。

许多国家在新冠出现一轮高峰时,基本上放弃了大规模检测,但韩国反而加大了测试力度。韩国现在也发放了大量能在家自测的快速抗原检测试剂盒,但与其他地方不同的是,那些在家中检测呈阳性的人仍然必须去政府运营的核酸检测中心进行确认。

这也是韩国确诊数字激增的原因之一。

图片
韩国艺人接连感染新冠(截图源:网络)
之所以加大检测量,目的之一是获得准确感染数字,二是给予分诊服务,对无症状或轻度症状的阳性病例进行居家隔离,对被认定为高危重症病例的患者,可以抢在病情恶化前入院治疗。

对测试的关注带来了昂贵的成本。韩国疾病管理本部表示,到目前为止,韩国在核酸检测上花费了约13亿美元,现在每天可以进行100万人次的核酸检测。但政府官员说,这样做的回报是无法估量的,因为现在医院并没有人满为患,医疗体系也依然大体上保持稳健。

截至3月17日,该国的病例虽然从1月底出现奥密克戎变种前的不到9000例激增至每日逾60万,但住院人数仅增加了一倍,重症监护病房的容量为65%,并未达到饱和。

仁川加川大学医学院教授郑在勋(Jae-Hun Jung)对最近的数据进行分析后发现,“一个令人鼓舞的迹象是,严重疾病的增长实际上比预期的要慢,这可能表明口服抗病毒治疗的有效性,”他说,“例如辉瑞的Paxlovid抗病毒口服药。”
图片
韩国人已经不耐烦了
自从韩国开始禁止未接种疫苗的人进入各类拥挤消费场所以来,一系列诉讼接踵而至。诉讼当事人声称,这些限制措施歧视未接种疫苗的人,侵犯了公民的自由和企业主的权利。

“政府侵犯了我们受宪法保障的受教育权。”高中高年级学生杨大林(Yang Dae-rim)说。他参与了反对政府疫苗通行证规定的诉讼,该规定禁止未接种疫苗的青少年参加课外补习班。政府后来将补习学校从需要提供疫苗接种证明的商户清单中删除。

随着政府在庭审中败诉,当局又在2月进一步取消了要求人们进入消费场所时必须出示疫苗接种二维码的要求。
图片

疫情下的韩国大选,为数量庞大的新冠确诊者和被隔离人员设立了特殊投票时段,和普通民众区分开。(图源:路透社)
现在人们有了对奥密克戎的新认识,认为它传染性极强,同时对于已经接种了疫苗并且一向身体健康的中青年不会构成较大风险,人们对于严格的防控政策也越来越不耐烦。

3月15日,首尔国立大学公共卫生研究生院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担心新冠严重影响健康的韩国人的数量已经下降到约48%,这是自2020年1月开始这项调查以来的最低水平。

与此同时,那些认为自己可能已经感染病毒的人约为28%,达到自该调查开始以来的最高值。

领导这项研究的柳明顺(Yoo Myung-soon)教授对彭博社表示:“人们对病毒危险的认识明显改变了。尽管奥密克戎变种的传染性比德尔塔变种高得多,但其相对较低的致死率似乎减轻了人们的担忧。”

28岁的首尔居民金珍雅(Kim Jin-ah)在一家百货公司工作,她对《纽约时报》说,自己现在的情绪非常矛盾:她的父亲最近检测结果呈阳性,所以她仍然有一种病毒向她逼近的恐惧感,但与此同时,她又觉得自己迟早会感染病毒,而且认为自己患严重并发症的风险很低。

她表示,如果疫情激增导致政府重新实施限制措施,她担心自己将无法外出就餐或旅行。“我担心我们的正常生活可能会不复存在。”金女士说。

但她说,她还认为韩国过早地放弃了应对病毒的措施,包括疫苗通行证。“我担心事情可能会发展成一种感觉像是灾难片的局面。”她说。

不过,韩国虽然已经放宽了许多防控手段, 但是,改变战略是否意味着韩国人将拥有更多自由?韩国国际经济政策研究所(Korea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 Policy)研究员张英旭(Jang Young-ook)研究的是各国疫情应对政策,他对《纽约时报》表示,情况并不一定如此。

张英旭说,就个人而言,自由范围并没有大幅扩大,至少目前没有。社交聚会的夜间宵禁仍然会持续。戴口罩的规定短期内也不会取消,在韩国首都首尔,生活还是相对正常地继续着,一方面酒吧和餐馆里人满为患,另一方面所有人都照样戴着口罩,甚至在室外也是如此。

毕竟,疫情持续了这么久,如果说人们得出了什么经验,那就是永远不要低估新冠病毒的不可预知性。韩国的政策转变是否能如预期中既保持经济开放,令居民的生活免受干扰,又能最大限度避免人们患重病和死亡,确保医疗系统不受挤压?

现在无法确定。

一些专家说,卫生官员显然低估了更大规模的疫情会给疲惫不堪的医护人员带来多大的压力。他们批评政府放宽了社交距离限制,向国民传递了错误的信息。

韩国医疗专业人士也感到不安,他们担心,韩国人对病毒态度的转变可能会导致医院人满为患,尤其是在更多医务人员被感染的情况下。

仁川加川大学医学院传染病专家严忠植(Eom Joongsik)说,他和同事们正在为未来几周做好准备,预计最新疫情的全面冲击将会袭击他们的急诊室和重症监护室。他说,他还担心,如果医疗系统过于紧张,会对其他严重疾病获得及时救治造成影响。

严忠植认为,政府对疫情采取新措施的时机不对。“放松措施的决定本可以在我们过了峰值之后做出。”
大家都是出来卖的,何苦自己人为难自己人
那些活好的,或者活新的,或者花样多的,
或者老板拉皮条功夫好能拉到肯多花钱的客的,
拜托不要老是打击年老色衰的同行了

老鱼记事 老鱼侃棋 老鱼围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