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环王》公映二十周年:为何彼得·杰克逊的史诗三部曲是好莱坞有史以来最具风险的项目之一 (本文源《综艺》Variety)

12月29日

1992年,在凭借一个又一个小制作取得接连的成功后,彼得·杰克逊当时向《综艺》表示,他正在搜寻一个“可以实现自己超越”的项目。他所寻找到的电影超过了所有人的期望。本月标志着《指环王:护戒使者》公映满二十周年,这部影片正是根据J·R·R·托尔金同名小说改编的2001~2003年电影三部曲的起始。彼得·杰克逊在2000年时就表示,“指环王”是“电影制作的圣杯,是一次千载难逢的体验”。

将这么庞大的项目交给彼得·杰克逊从事后来看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优秀的素材交由优秀的电影人来把控。可事实上,当时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使得《指环王》三部曲成为电影史上最大的豪赌之一。

“我在17岁那年第一次阅读了《指环王》,”彼得·杰克逊在当时透露道,“我并不是那种每年都会去阅读这些著作的狂热粉丝。弗兰和我自打小时候起就是《辛巴达》、《杰逊王子战群妖》这类电影的粉丝。”他所提及到的正是由定格动画大师雷·哈里豪森制作出来的影片。

“我们起初的想法是先拍一部《霍比特人》电影,成功的话便会再做两部《指环王》电影。我很高兴我们最后采用了现在的拍摄方式。托尔金的这些作品之间有很不一样的风格:《霍比特人》是作为儿童读物而创作出来的,可《指环王》显然不是。”

杰克逊与自己的伴侣弗兰·威尔士多年来一直在构思一部《指环王》改编作品,可这在当时似乎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在三部曲小说于1954年7月至1955年10月出版后,它的拍摄权此后被多家好莱坞公司瓜分并被牢牢把握在手。“差不多是在1995年《恐怖幽灵》那会儿,弗兰和我开始编写一个原创故事。”杰克逊回忆道,“我们一直在参考托尔金的著作,那是我们在尝试创作原创故事时的基准。因此到最后我们不禁思考:‘我们为何不去打听看看这些书的版权呢?’”

“我们致电哈维(哈维·韦恩斯坦,米拉麦克斯在美负责人),因为我们和他签署了第一优先合作协议。我们说’我们不知道现在谁持有版权’,后来发现索尔·扎恩兹拥有其改编权,而哈维曾出资帮他制作了《英国病人》。命运指引着我们走到了这个位置。”(《英国病人》由于资金崩溃而面临着破产风险,韦恩斯坦与米拉麦克斯给予了产出这部电影的必要资金)

杰克逊、威尔士和「米拉麦克斯」后来就托尔金的这些著作促成了一笔交易。在当时,《指环王》是按照两部电影项目去开发的,然而韦恩斯坦后来改变了主意,想要将三本书合并为一部电影。杰克逊与威尔士坚持自己的路线,而后并被告知要在三周时间内为影片寻找一家新的电影公司。

在1998年,杰克逊将两部《指环王》电影的想法递交给了「新线影业」;主席鲍勃·沙伊当时对这个项目怀有深刻的印象,并表示:“让我们来拍三部电影吧。”也是沙伊本人批准了三部曲背靠背拍摄的计划。

彼得·杰克逊早年的作品,其中包括《坏品位》、《疯狂肥宝综艺秀》、《群尸玩过界》,被普遍看做是卖血浆的低成本作品。他于1994年凭借《罪孽天使》一片赢得了国际上的关注,但是这部作品在当时仍然被视为一部艺术电影。

马科·奥德斯凯在当时还只是新线的一位初级高管,却已经跟那位新西兰导演建立起了融洽的关系(彼得·杰克逊在洛杉矶逗留时偶尔会睡在马科·奥德斯凯的沙发上)。当这三部电影获批立项时,奥德斯凯已经成为了新线旗下专门负责更具独立特色作品的「佳线电影」负责人。在把彼得·杰克逊与《指环王》引荐给新线的过程中,奥德斯凯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新线一直以来都是一家我行我素的公司。鲍勃·沙伊在公司成立之初发行了重口味的《粉红色的火烈鸟》以及离奇类的《大麻烟疯潮》(重映)。这家公司还挖掘到了《猛鬼街》、《忍者神龟》。鲍勃·沙伊很乐于去冒险,但《指环王》的规模要比以往大得多。

三部曲在当时面临着三大难题:1)为电影筹集资金;2)应付庞大的制作工作(由专注小型电影的导演把控);3)向公众尤其是没听说过托尔金的人宣传这部作品。

与彼得·杰克逊和弗兰·威尔士先前合作过两次的编剧菲利帕·鲍恩斯,与二人共同创作了《指环王》三部曲的剧本。支持这个项目的还有:肯·卡明斯,好莱坞知名经纪人;迈克尔·林恩,新线联合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罗尔夫·米特韦格 & 卡米拉·加拉诺,海外发行负责人;戈登·帕迪森,替影片制造了开创性线上宣传活动的关键人物。

第一步:筹资

大型制片厂通常有自己的全球发行安排。而当时规模更小的新线则要频繁与各个市场的发行商进行交涉。

1999年后期,为了给这部大制作预先筹集庞大的资金,罗尔夫·米特韦格必须说服25家发行方提前为电影预付1.6亿美元投资额,并且还要保证每家公司在电影公映日期一事上达成一致。全球同步发行在过去要比今天更难实现。米特韦格当时向《综艺》表示,每个买家都必须要垫付整整三部影片,有大约2/3的制作预算会来自海外版权销售——鉴于其金额量之庞大,这是一项很了不起的成就。

新线当时在这个项目上承担很大的风险,而这些海外发行商更是要面临破产或倒闭的可能。《综艺》在2000年10月中报道称:对于绝大多数发行商而言,选择入伙投资的决定性因素,是由新线精心安排的惠灵顿片场探班活动…大约20家发行商与导演彼得·杰克逊和多位主演会面,并观看了30分钟不含任何后期视效的镜头画面。新线还邀请了约20位全美各大院线的代表,激起大家对电影的兴趣。

第二步:制作拍摄

《指环王》三部曲为期274天的主体拍摄工作于1999年10月11日正式启动。背靠背拍摄三部电影是一个很切合实际的决定:杰克逊与威尔士观察过新西兰一些偏远却令人惊叹的地点,而这意味着主创需要搭建专门通往这些拍摄地的特殊道路,并在拍摄结束后将其拆除以保证当地及时恢复到其原先的样貌。这样的工作显然没有必要先后重复三次。

从低预算跨越到大制作,彼得·杰克逊似乎知道该如何应对压力。奥德斯凯在近期采访中表示,每当制片厂或海外高管感到紧张时,这位导演就会重复自己的咒语:“工作一个一个来,没有做不成的活。”(One job at a time, every job a success.)

彼得杰克逊本人也曾表示:“我喜欢在片场制造乐趣,建立一种淡定的氛围。我喜欢保持镇静,时不时开一些玩笑。”

凭借《指环王:护戒使者》拿下奥斯卡最佳表演提名的伊恩·麦克莱恩表示:“有些导演是暴君,会命令你去完成工作。彼得就不是这样的人。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然后会用一种儒雅的方式来实现。只要他开口说完美,你就明白自己可以接着做其他事了。”

如今已是多媒体公司Court Five负责人的奥德斯凯称赞道:“他是新西兰文化的代表:谦逊,和善,赋有敢闯敢干的创造力。”

麦克莱恩补充道:“你很难想象没有了弗兰的彼得。他们组建了一个家庭,她总是陪伴在身边。二人可谓是以一个家庭为单位去制作电影;那之中有一种真正的搭档关系。”

“我们当时在一栋老油漆厂里工作,离彼得与弗兰的剧组地只有十分钟的路程;这给人的感觉像是我们在拍摄一部家庭录像片。那边当时没有隔音设备,没有暖气;要么天很冷要么很吵杂,我们不得不等途径的飞机离去。我觉得他当时有些抓狂。”

肖恩·康纳利曾被看作是甘道夫的人选,维果·莫滕森是在斯图尔特·汤森德被替换的数周后才加入到这部电影之中。前往新西兰参演这部影片的演员还包括伊利亚·伍德、奥兰多·布鲁姆、凯特·布兰切特。彼得·杰克逊当时对外称赞道这群演员和工作人员:“大伙非常坚强。大家非常出色。”

奥德斯凯在拍摄的大部分时间也留在了片场,几乎监督了长达三年后期制作工作中的每一天。他还定期飞回洛杉矶,把后期制作期间最新的剪辑版带给新线高管去浏览。

第三步:宣传营销

每年吸引上万名媒体成员的戛纳电影节被视为影片全球宣传活动的始发站。2001年5月10日,新线向发行商与媒体展示了26分钟的电影片段,激起了在场观众高昂的热情。

在放映结束时,奥林匹亚剧院的经理需要提前准备电影节的下一场放映,但是现场看完片段的观众想要留下来进行交谈。大家先是转移到走道,然后来到了大堂,最后站在街头。这是非常不寻常的。那一届戛纳电影节还有像《红磨坊》、《怪物史莱克》、《穆赫兰道》等电影举行放映,而《指环王》凭借不到半小时的画面跻身于当时讨论度最高的作品行列。

国际媒体曾在很长一段时间对这部作品保持怀疑态度:先前没有任何一部关于巫师和精灵的电影大获成功,但是发行商急需它成为一部大热作品。这些画面超出了预期:它既非花里胡哨的,也不是可可爱爱的。它是既具史诗感又显温馨的。正如彼得·杰克逊此后说的那样:“托尔金构建起了奇幻,却并不是以一种高高在上的方式来实现的。原著具有历史的厚重感。他不是按照奇幻的方式来塑造它,而那正是吸引我们的地方:将奇幻打造成一部历史作品。我们挖掘了古罗马、希腊、挪威文化;我们从没想把它编造成为历史的一部分,我们试着将其建立在我们世界的某一个角落。”

在戛纳,电影制作人与演员接受了数天的采访。2001年5月13日,新线组织了一个中土派对;1500名游客被巴士从戛纳酒店运往Chateau Castellaras城堡,看到了电影的布景和身着戏服的演员。这场耗资250万美元的奢华派对强化了人们的认知,即这是一个宏大和成功的项目。

事后来看,这次戛纳战略是一个理所应当的决定,但是它在当时是有风险的:第一印象很重要,被各种新片宣传包围着的电影节观众往往会感到精疲力尽。

尽管这次戛纳之行取得了胜利,但是宣传团队仍然面临新的挑战。当时托尔金的著作已经出售了1.5亿册,并被翻译成了至少38种语言,可是新线必须将它的影响力扩大到原著的“忠实粉丝”之外的群体。

这家公司的本土营销总裁拉塞尔·施瓦茨当时告诉《综艺》:“新线收获到了一份令人堪忧的研究,即市面上只有20%的群体知道这本有着50年历史之久的著作讲述了什么。”

由于新线的姐妹公司「华纳兄弟」当时迎来了新东家「AOL」,成功的压力也随之增加。在一段《纽约客》的访谈中,AOL负责人杰拉德·莱文引述了第一部《哈利·波特》,将其称之为企业协同的巅峰体现,可以带来原声、周边和线上影响力。莱文甚至没有提及《指环王》,尽管电影相关授权协议已签署,同时LOTR网站在第一部影片公映前有10亿点击率。

这个网站是这些电影不可缺失的一个关键元素。虽然彼得·杰克逊知道诸如戛纳这样的媒体活动其重要性,但是就像新线战略运营高级执行副总裁卡罗琳·布莱克伍德所观察到的那样:“尽管彼得·杰克逊对记者们很热情,媒体却并不是首要考虑…他更愿意直接与自己的粉丝们互动。他明白这些粉丝们是谁,以及如何联络大家。他非常尊重大家的要求。”

麦克莱恩补充道:“彼得常常说自己是为了其他托尔金粉丝而拍摄这些电影的。他和我都会去更新博客,去联络粉丝,向大家保证托尔金得到了很好的安顿。”

《指环王:护戒使者》在911袭击的三个月后公映。当时好莱坞许多人担心观众对这些影片中的冲突与矛盾作何感想。拉塞尔·施瓦茨当时表示:“我们从未替第一部影片做过试映,在直到影片公映的那一刻之前,我们都紧咬指甲。”

《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在那一年赚取了9.747亿美元全球票房,而《指环王:护戒使者》收获了8.808亿美元。这是当年票房成绩最好的两部影片。(斥资1820亿美元收购华纳兄弟的AOL后来损失了990亿美元,莱文辞职,AOL最终也出售了华纳兄弟)

在1998年,《指环王》三部曲的制作成本据报道为1.3亿美元。但是这个数字在1999年10月开拍时涨到了2亿美元。在第一部影片大获成功后,更多资金追加给了两部续集。到了2004年,三部影片预计花费了3亿美元多一点点。这三部影片最终收获了29.9亿美元票房成绩(作为意外之财,三部《霍比特人》电影后来取得了29.3亿美元票房成绩)。

但是彼得·杰克逊的成功不仅限于数字。其极具胆识的作品改变了电影叙事的广度,创造了实现成人与孩童梦想的新方式。他和他的团队为视效行业带来了一场革命。

彼得·杰克逊还为“大制作必须要以好莱坞为中心”以及“好莱坞是国际成功的唯一标准”这类观点的终结做出了贡献。

此外,彼得·杰克逊还取得了其他电影人从未能实现的成就:他通过刺激当地电影制作与旅游业来极大地改善自己国家的经济水平。

三部《指环王》电影最终共收获30个奥斯卡提名,并赢得其中的17座小金人。在2004年2月29日,《指环王:王者无敌》斩获11项奥斯卡大奖,追平由《宾虚》和《泰坦尼克号》保持的奥斯卡获奖数量纪录,也是唯一一个11提11中的影片。
大家都是出来卖的,何苦自己人为难自己人
那些活好的,或者活新的,或者花样多的,
或者老板拉皮条功夫好能拉到肯多花钱的客的,
拜托不要老是打击年老色衰的同行了

老鱼记事 老鱼侃棋 老鱼围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