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开发网: 论坛: 程序员情感CBD: 贴子 1002972
Fish:陈峰“意外”坠落
https://www.huxiu.com/article/459171.html?f=chouti

原创2021-09-25 19:48
陈峰“意外”坠落
周超臣周超臣团队认证

作者|周超臣

头图|视觉中国


陈峰出事了。他最终没能逃脱命运的因果。


9月24日晚,海航集团发布公告称,接到海南公安机关通知,海航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峰、首席执行官谭向东因涉嫌违法犯罪,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随后,一封疑似海南省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组长、海航集团党委书记顾刚给海航全体员工的一封信在网上流传。顾刚说:“刚才集团公众号发布了信息,我想很多人都看到了。很多人或许会觉得突然,我问了一些高管,他们说也早就预料了。但我想很多基层干部职工在那一刹那可能或多或少还是会有些愕然。”


顾刚表示,海航集团发展28年,曾经是民企发展的楷模,期间也经历了很多波折,遇到过很多次危机,在波折中,遇到危机时,多次获得了社会各界的支持,总是化险为夷。“在渡过困难、摆脱危机的时候,很多人又丢了初心、忘了使命,总以为故事还可以重复,是上天给了自己机会,总是把因果和自己的冒险经历挂在嘴边,佛经成了指挥自己的行动指南。直至当野心和欲望把集团送入深渊的时候,再一次遇到更大危机的时候,既不能清醒地认识自己、也没有把握住机会、没有说真话的勇气、更没有付出和担当的魄力。直至要把数十万家庭的希望、成千上万家机构的信任毁于一旦,乃至于给国家造成了数千亿元的巨大损失,这时候很多事情就真的已经注定。”他说。


顾刚虽然没有点名,但所有人都知道他说的“总是把因果和自己的冒险经历挂在嘴边,佛经成了指挥自己的行动指南”的这个人,是陈峰。


据悉,海航的两位掌门人陈峰和王健都信佛,因而海航的企业文化受佛学影响颇深。据《中国经济周刊》在《海南往事》一文中的报道,连海航大厦都建得像是一尊盘腿而坐的佛陀,据说寓意为慈悲、利他和智慧。“佛家符号曾经在海航无处不在,从海航大厦的造型,到大厅内的各种佛像,再到海航员工胸牌吊带上的藏文六字箴言:南无阿弥陀佛。”


位于海南省海口的海航大厦,拍摄于2020年9月28日,拍摄:周超臣


王健说他自己是信佛,而陈峰只是喜欢研究佛家仪式和中国传统文化。前者已于当地时间2018年7月3日在法国公务考察时意外跌落导致重伤离世。随后,已经隐退两年的陈峰复出,接任海航集团董事长。


陈峰出事6天前的9月18日,顾刚在2021年度第39周安全生产经营例会宣布:海航将重整拆分为四个完全独立运营的板块——航空板块、机场板块、金融板块、商业及其他板块,各自由新的实控人股东带领前行,相互完全独立,确保各板块各自回归主业。


同时他还表示,重整后老股东团队及慈航基金会在海航集团及成员企业权益将全部清零,不再拥有相关股权。


过去经常有人问海航到底是谁的海航,至少现在可以给一个答案了。


“这既是法治化、市场化破产重整的法律要求,是股东必须承担的基本责任,也是民营企业野蛮生长带来的必然后果。海航上下要深刻反思海航民营企业28年的发展,不断汲取过去盲目扩张、没有敬畏的教训。”顾刚说。


这意味着,陈峰、谭向东等海航初代创始人将全部出局。6天后,传出二者被抓的消息,令人唏嘘。


外界分析,陈峰出事可能跟员工的集体举报有关。6月30日,网传海航集团两万多名员工集体举报董事长陈峰,并列出了陈峰暗箱操作私自兑付集资款、贪心妄想把海航变为家族企业、利用职权拉帮结派中饱私囊等问题。



举报信称,陈峰之子陈晓峰在未经集团任何合法合规手续的情况下“空降”海航董事局,陈峰让根本不懂管理和航空业务的儿子着手参与、控制集团业务,妄想把海航集团办成自己的家族企业,这种行为严重制约了集团的发展,加速了海航集团的破产之路,把水深火热之中的海航集团进一步推向了深渊。


同样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在王健去世之后,陈峰对海航的管理层进行了大刀阔斧的调整。据知情人士称,王健曾经重用的200多名干部被免掉。这被外界解读为对王健团队的“清洗”。


同时,在面对债务流动性危机之际,陈峰却忙着把自己的儿子培养成接班人,其子陈晓峰在两年之内从M5级(注:海航的员工级别,分为M1—M16)员工,晋升为海航集团有限公司董事会董事兼集团总裁。这令海航内外震惊。《中国经济周刊》援引海航内部知情人士的话说:“那时的海航完全变成了一个子承父业的家族企业,这彻底导致了人心的涣散。”


顾刚在全体信里也几乎证实了陈峰这次出事的原因:“现在的海航人是踏实的、安心的,海航人的口头语已经从老板如何到了发自肺腑的感谢党和国家,海航虽然暂时没变,但海航已经不再是过去的那个‘家天下’的企业了,海航人和我们和现在的海航是一体的。”


据悉,陈峰自今年1月份之后,再也没有出现在那座充满了佛性的海航大厦里。


回顾过去四年海航的债务危机,始于2016年底,有关部门开始高度关注海外非理性投资倾向,防范风险,并开始整顿非理性海外并购。


2017年6月中旬,银监会紧急电话要求各银行,对海航集团、安邦集团、万达集团、复星集团、浙江罗森内里投资公司的境内外融资支持情况及可能存在的风险进行摸底排查,重点关注所涉及并购贷款、“内保外贷”等跨境业务风险情况。


海航随即遭遇了债务危机和流动性危机。在海航自身解决债务危机失败后,2020年2月,由海南省政府牵头会同相关部门派出的专业人员组成的“海南省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正式入驻海航集团。


在经历了长达一年对海航的摸底核查后,最终宣布资不抵债。2021年1月29日,海航收到海南高院的通知,实质性开启了风险处置的破产重整程序。


巅峰时的2017年,海航的总资产达到了1.23万亿元,总负债约7400亿元。


根据媒体统计,在联合工作组进驻之前,海航集团在两年的时间里处置了近3000亿元的资产,但由于大量表外负债的存在和难以辨识的关联交易,叠加疫情的影响,陈峰主持了两年的海航自救行动失败。


海航内部人士认为,这跟陈峰的处理方式不无关系:“陈峰不想卖,他觉得海航还可以扛过去,一次次开会和别人讲海航是怎么闯过以前的危机,他认为海航这次也可以。在最好的时机没有及时处理卖掉资产,等到市场下行,很多资产没人接盘就卖不出去了,甚至就没了。”


陈峰在接受采访时辩解称:“我们资产处置时间估计比预计的要慢。国内外经济形势不好,有些签完协议拿不出钱了。多好的楼,都卖不动。怎么办呢?我也不能降成萝卜白菜价,慢慢卖。”


有债权人抱怨:“他(陈峰)没有还债方案,只讲因果。”


陈峰在多年前的一次采访中曾说过一句名言:“虱子多了不咬。你借了越来越多的钱,就可以踏踏实实睡觉了。”


到最后,海航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了。顾刚在内部信中透露:“我想海航人都还记得去年初的时候,工作组刚刚进驻的时候,大家七八个月没有发工资,谁都不知道未来在哪里。”


在王建去世半年后,陈峰于2018年11月14日接受《中国经济周刊》专访谈到海航遭遇的危机时说:“外部环境变化是一部分原因,更主要的原因出在我们自身。在走出去的过程中,海航对宏观形势判断失误,自身发展偏离主业。欲望太大,经验不足。在前几年快速发展的过程中,海航的速度和节奏都出现了问题,没有预计到环境变化以后可能带来的结果。诸多因素构成了根本的原因,我们对大势的变化没把握准确,形势判断不对,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就遇到了流动性的问题。外部环境永远在变化。你判断准一点,你经验多一点又稳当一点,这不就没事了吗?所以问题还是出在我们自身,首先我得检讨,我要是管控更好一些,兴许不会出现这些问题。”


“我这几年每天给自己规定功课、每天毛笔手写学习笔记。我就看领导人讲话,其他我都不怎么看。这些年我写了280万字,都可以申请吉尼斯记录了。”显然,陈峰没有真正领会那些讲话。


同样是2018年11月14日,他在接受《财经》杂志专访时,陈峰谈及未来时说:“我没绝望,我对未来充满希望。因为我走的路是寻求生命和解脱的路。”


不知现在的这种结局,对陈峰来说是不是解脱。
大家都是出来卖的,何苦自己人为难自己人
那些活好的,或者活新的,或者花样多的,
或者老板拉皮条功夫好能拉到肯多花钱的客的,
拜托不要老是打击年老色衰的同行了

老鱼记事 老鱼侃棋 老鱼围脖


相关信息:


欢迎光临本社区,您还没有登录,不能发贴子。请在 这里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