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开发网: 论坛: 程序员情感CBD: 贴子 1002970
Fish:财新付费特稿|海航高管家族的裙带交易
财新付费特稿


特稿|海航高管家族的裙带交易

公司 2021/09/24 19:53 发布 2021/09/24 20:32 更新

海航董事长陈峰、CEO谭向东因涉嫌违法犯罪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事实上,无论陈峰还是三年前意外去世的前董事长王健,都有亲属控制或参与的公司获得了大量海航的商业合同,涵盖飞机和航材采购、房地产、信息化、广告等业务

资料图:陈峰(图左)、谭向东(图右)。图/视觉中国
【财新网】(记者 季天琴 于宁)2017年6月27日,法国巴黎,时任海航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海航集团)董事长王健在公司董事局专题会议上的一番讲话,很容易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海航是世界慈善史上的光辉篇章。

“古根海姆、洛克菲勒、比尔·盖茨、巴菲特,这些人没有一个在捐赠后不写自己名字的。”王健列举了这些在世或已不在世的热衷慈善的全球商业巨子,称海航的信仰在他们之上, “海航没有写陈峰,没有写王健,因为我们是HNA慈善基金,HNA是一个符号,是一个伟大佛陀的符号。”HNA是海航集团的英文缩写。

然而,财新记者查阅的上市公司年报、工商资料等文件,以及多位海航现任、前任高管接受财新采访时的证言证明,海航集团董事长陈峰、已故的前董事长王健等多位海航高管,都有亲属控制或参与的公司承接了大量海航的生意和采购,获得了海航的资金支持和商业合同,涵盖海航的飞机和航材采购、房地产开发、信息化工程、广告、保险等业务。海航集团与公司高管裙带的这些关联交易,有的早在2000年之前即以开始,有的延伸至海航的海外并购,且均未得到充分披露。

白云苍狗,物是人非,在杠杆收购“买买买”中膨胀到万亿资产的“海航系”,2017年夏天突然遭遇流动性危机,第二年夏天王健在法国遭遇意外身亡。在陈峰的主持下,海航集团历经两年半自救失败,不得不向海南省政府求救。2020年2月,海南省派出联合工作组入驻海航集团,摸清海航集团实际已资不抵债数千亿元,只能走向破产重整。2021年1月29日后,海航集团及旗下包括上市公司海航控股(600221.SH,*ST海航,下统称海南航空)、海航基础(600515.SH,*ST基础)和供销大集(000564.SZ,*ST大集)在内的多家公司进入破产重整程序。3月13日,海南省高院裁定对海航集团等321家公司进行实质合并重整,债权登记后暴露出资不抵债近4000亿元。

2021人工智能产业发展创新论坛广告
9月24日傍晚,更爆炸的消息传来。海航集团发布公告称,今接到海南公安机关通知,海航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峰、首席执行官谭向东因涉嫌违法犯罪,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陈国庆的航材生意

1991年6月,时年35岁的陈国庆在美国成立了海南美洲有限公司(Hainan American Co.,英文简称HAC,下称海南美洲)。其时,陈国庆的哥哥陈峰还在海南打拼,陈峰担任副总裁的海南省航空公司地处天涯海角一隅,尚未拥有一架飞机。

初创的海南美洲出资股东和业务均不详。纽约财政局的材料显示,1992年1月、1993年1月、1994年4月,海南美洲分别跟中信嘉华银行(后更名为中信银行国际)纽约分行、中国银行纽约分行、交通银行发生过业务往来,数目和用途不得而知,在相关文件上签字的,分别为前述银行时任高管赵盛彪、吴小安和沈幼勤。

海航集团的航空板块旗舰上市公司海南航空1999年A股上市的招股说明书显示,由海南省航空公司发展而来的海南航空曾投资海南美洲,但时间和金额不详。1997年12月,海南航空将持有的海南美洲权益,以150万美元协议价转让给彼时海南航空子公司之一的海南省航空进出口贸易公司。

这份招股书还第一次透露了海南美洲的生意:1996和1997年,海南美洲为海南航空购买航材的手续费分别为2558.6万元、1474.6万元。

1997年,海南美洲搬入后来毁于“911”恐袭的纽约“双子星座”北塔。也是在这一年,它的航材生意随着海南航空机队的扩张而兴旺。资料显示,1997年-1998年,海南美洲分别从Allied Signal Aerospace(联合信号航天公司)、波音、CFM国际发动机公司(CFM international)为海南航空购买了包括发动机在内的诸多航材,并从中信嘉华银行纽约分行和交行纽约分行获得资金支持。其时海南美洲主席为陈国庆,副主席为现任海航集团副董事长和CEO的谭向东。截至1999年3月,海南航空委托海南美洲代理进口航材,支付定金及保证金7600万元。

1999年,海南美洲更名为太平洋美洲公司(Pacific American Co.,英文简称PAC,下称太平洋美洲)。2000年,太平洋美洲为海航的多尼尔328飞机从Prat&Whitney Canada PTE.limited采购发动机, 同样由中信嘉华银行纽约分行提供了贷款。

尽管海南美洲已经变身为太平洋美洲,在2000年以后,海南航空的业务往来名单上仍不时出现海南美洲(HAC)的身影。陈国庆1994年还在百慕大成立了另一家同名的海南美洲有限公司。2011年南非一份涉及海航集团旗下大新华轮船有限公司(下称大新华轮船)邮轮被扣押案的判决书揭露了这一秘密。海南美洲持有大新华轮船10%股份,大新华轮船称海南美洲为私人投资公司。在美国注册的海南美洲有限公司1991年6月成立于纽约,1999年更名为太平洋美洲,陈国庆为负责人;在百慕大注册的海南美洲有限公司成立于1994年,股东为Guoqing Chen(陈国庆)、Ming Liu(陈国庆的太太刘铭), 以及陈国庆的妻舅Mr.Liu。这份判决书称Mr.Liu为海航的长期雇员,并在海航的下属企业担任负责人。

海南航空的年报显示,2000年,海南航空对海南美洲的预付航材款为9442.2万元,后者的欠款时间为1-4年;海南航空对海南美洲也有一笔1381.2万元的长期应付款,这笔长期应付款账期始于1997年8月,初始金额4139.4万元,账期6年,海南航空为此要支付10%-12.5%的年利率。2001-2005年,陈国庆控制的太平洋美洲也一直为海南航空提供航材的融资租赁服务,列名于海南航空的长期应付款单位中。到2002年初,海南航空应付海南美洲航材款也达到5943.7万元,账期4.5年,第一年的利息就达到321.9万元。有意思的是,海南航空的年报中来回使用海南美洲和太平洋美洲的名字,以这笔始于2002年、为期4.5年的长期应付款为例,2002年年报中的“应付对方单位”写的是“Pacific American Corporation”(太平洋美洲),到2003年又写成“海南美洲公司”。至于这个海南美洲公司指的是早已于1999年更名的那个太平洋美洲,还是陈国庆夫妇在百慕大注册的海南美洲,抑或有意无意的兼而有之,近20年后的今天已经少有人知。

2006年,海南航空与太平洋美洲签订债权债务冲抵协议,双方同意以海南航空应付太平洋美洲采购航材款,抵冲其他应收款项 2412.2万美元。

无论是手下高管人员、股权投资还是业务上,陈国庆跟海航系之间有着复杂又独特的混血关系。这种模糊的边界留下的也是模糊的不为人知的痕迹。2003年德国飞机制造商多尼尔(Dornier)破产案的一份判决书称,太平洋美洲为海航的附属机构,但海航方面则对外声称太平洋美洲为独立的经营个体。

情有独钟曼哈顿

2015年2月5日,陈国庆在纽约曼哈顿刚刚竣工的卡内基57大厦(One57),购买了一套高层公寓,成为这个纽约最富有的区当周最大一笔豪宅买卖。根据The Real Deal网站的报道,这桩交易总价4740万美元,陈国庆以每平方英尺7645美元(约合每平方米81865美元)的高价,买下这栋90层高楼的整个86层,面积达到6236平方英尺(约合579平方米)。这套可俯瞰中央公园的公寓,包括4卧4卫浴。

中央公园是这座繁华国际大都市中心的一片静谧休闲之地,陈国庆在纽约的置业多围绕于此。早在1997年8月,陈国庆即通过海南美洲,购入地处中央公园西侧的特朗普国际酒店和公寓大厦25E号单元,参照同等户型,该套公寓目前价值约370万美元。

1990年代仍持中国护照的陈国庆既在美国欣赏中央公园的风景,也在国内从事地产生意,并从海航获得了支持。

海南航空1997年公告披露,曾投资3806.9万元于北京美洲中心房地产开发公司,持股20%,但未披露投资时间。工商资料中查无此公司,名称接近的是北京美洲大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1994年12月成立,法人代表为陈国庆,注册资本1.5亿元,海南美洲持股50%,现已注销。

1997年的这份公告还披露,海南航空子公司上海海航西域大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曾委托海南银建房地产(美国)有限公司代理购置全套酒店经营设备、客房配套用品,为此支付7600万元。海南银建房地产(美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2年9月,法人代表即为陈国庆,唯一的股东显示为“美国美洲有限公司”。海南银建现已吊销。

在海航系公司的股权变动背后,亦见陈国庆及其影子公司的身影,这也使得这些公司的股权和实际控制人更难穿透。2000年,海南美洲公司曾是海南航空第七大股东,持股1.15%,2003年退出。2006年6月,海南航空以每股2元的价格完成定增,定增对象包括海南泰衡实业有限公司,该公司法人代表为李东江,高管包括陈国庆的夫人刘铭和刘志强。刘志强曾长期负责海航的航食版块。李东江同时担任太平洋美洲的CEO。而担任过太平洋美洲总经理的孟繁臣,曾为香港千江源投资(Headstream Investment Company Ltd)董事——这家持有海航集团17.5%股份的公司,曾先后归属于印度人Bharat Bhise和北京人贯君。

当海航依靠并购逐渐成长为巨人时,陈国庆也在美国加快了买房的步伐。2003年3月,陈国庆、刘铭夫妇以个人名义购入曼哈顿距中央公园三个街区的Park Imperial(帝国公园)50B单元。4个月后,陈国庆又通过太平洋美洲购入了该栋大厦中68B单元,中信嘉华银行纽约分行为这套公寓提供了111.5万美元的按揭贷款,贷款担保方为海南航空。

在世贸中心被飞机撞毁后,太平洋美洲的办公地点迁移到宾州广场一号,2006年再迁入纽约环球金融中心。2006年和2010年,太平洋美洲分别购置了同样毗邻中央公园的高级豪华公寓时代华纳中心大楼 75E和70B。前套公寓从中信嘉华银行纽约分行获得了330万美元的按揭贷款,海南航空和海航集团为这份贷款提供了担保。2012年和2015年,太平洋美洲将时代华纳中心的这两套公寓出手。

2015年起,陈国庆的资金通过壳公司流向了更高端的地产。在纽约豪宅卡内基57大厦项目中,太平洋美洲、李东江、陈国庆和海航集团也纠缠在一起。陈国庆以One57 86 LLC公司的名义买下了卡内基57大厦的第86层,不过向中信银行(国际)申请3020万美元抵押贷款的是陈国庆和太平洋美洲;与此同时,另一家公司One57 67A LLC买下了这栋楼的67层A座,同样向中信银行(国际)申请的贷款,贷款人落款也为陈国庆和太平洋美洲。材料显示,67A的租用方为海航集团,租金受让方就是中信银行(国际)。

2015年3月,又有一家名叫PAC Wholly Own. LLC的公司购得卡内基57大厦的第88层,文件显示贷款方为位于纽约华人区法拉盛的国泰银行(Cathay Bank),半年后该楼层被转给了PAC Air LLC。PAC是太平洋美洲的公司英文缩写。

在纽约,陈国庆和打扮精致的刘铭是衣香鬓影的慈善晚会常客。陈国庆获取社交界头衔的道路上,海航的背书至关重要。他先后担任过中美总商会理事会副会长,该会的会长、副会长涵盖了中国银行、交通银行、中国建设银行等金融机构北美地区负责人;2017年,身为美国常春藤名校布朗大学的一名学生家长,陈国庆进入布朗大学董事会。此处的简历显示,陈国庆与其兄陈峰1993年共同成立了海航,不仅是海航北美地区负责人,也是海航基金会(HNA Foundation)的副主席。

后发制胜的王家航材生意

“你们看我和陈总达到的这种圆融和谐状态,这就是伟大佛陀思想在指引我们。”王健在2017年6月的董事局讲话称,“这就是我们思想的高度统一,统一在道德的至高点、思想境界的至高点、对伟大佛陀认识的至高点上。”

在海航内部,尤其是2010年之后,陈峰和王健这一对个性不同的老搭档算不上“圆融和谐”。王健被视为一个马基雅维利式的人物,一度掌握着真正的话事权。2016年,海航员工甚至收到了一封号召效忠王健的群发邮件,上附海航部分高管的签名。尽管邮件很快被系统删除,但这仍被解读为陈峰、王健二人关系紧张的标志。

“你很难看见他们在一起时兴高采烈的,表面所有风头和门面上的事都是陈峰,王健不摊那个风险,但实际上见或不见什么人、谈什么全是王健定。”跟陈峰和王健都有交集的人士称。

但两大海航巨头在利益上有高度的一致性。海航的航材采购生意并非陈峰家族独享,王健的弟弟王伟亦有很多介入,海航曾向这两位海航联合创始人的裙带公司支付了大量代理费、手续费,且以应收账款、预付款、保证金的方式向他们提供资金支持。

海航的前身可追溯至1989年,即海南省建省第二年。这年9月,海南省政府同意投资1000万元,成立全民所有制的海南省航空公司。一个月后,海南省航空公司在海南省工商局登记注册。彼时的海南省百业待举,只有1000万元启动资金的海南省航空公司既没有飞机,也未取得民航局的民用航空运输企业经营许可证。“找了好几拨人,都没有做起来。”王健2018年3月曾对财新记者回顾说(参见《财新周刊》2021年第7期封面文章《海航变形记》)。

1990年,一批具备民航背景的“下海干部”从北京南下海南,组成了一支新的创业团队。这其中包括在中国民用航空局计划司同一处室工作过的肖增力、陈峰、王健和李箐。

“海航的创业九死一生。”这是所有人的共识。海南省航空公司资金短缺,陈峰不得不经常跑到挂有海南省世行贷款办公室牌子的老东家兴南集团要钱;继而因用部分钱进行“违规理财”,险些被查处。

一位接受财新采访的创业元老回忆,由于1000万元的起家资本对于成立航空公司来说杯水车薪,且没有民航局的合法运营资质,为保证起步阶段的必要开支,他们这些经理人确立了“以地养天”的模式,成立五家二级子公司,因此这五家公司起初都属国有企业性质。

这五个二级子公司,就包括王健负责的海南省航空进出口贸易公司(下称海南航贸),它也是海南航空的发起人单位之一。“但后来有两家出了问题,做房地产亏钱,搞期货被骗。大约在1996年,省政府决定切割二级子公司跟海南省航空公司的关系,以保全母公司。王健、李菁等负责的另外三家子公司等于沾了光,也一起脱了‘红帽子’,变成了私企。”

五个二级子公司脱离跟海南航空的关系,成为独立经营的个体。海南航空1999年的A股招股说明书中显示,海南航贸其时作为海南航空的股东,与海南航空为“不存在控制关系的关联方”。目前海南航贸的法人显示为蒙建强,单一股东为已经吊销但未注销的海南省航空旅游服务总公司。

海航离职高管称,蒙属于众多“靠海航吃饭”的人士之一。蒙建强承包过海航的货运业务,曾任海南天地行航空客货运物流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有些国际航线,别人包得再好,都便宜给他了。”上述人士称,“王健很会用人。”

诸多王健、王伟的相关公司中,蒙建强身影频现。他还曾是海航系公司CWT Int'l(原海航国际投资,00521.HK)的主要股东。

知情人士告诉财新记者,海南航贸后被王健的弟弟王伟所控制,其还投资了多家王健、王伟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当然它更多被用来做海航的航材生意。海南航空的财务资料显示,1996-1999年海南航贸向其收取的航材手续费分别为1353.5万元、2962.8万元、1378.2万元、827.7 万元。至1999年,海南航贸还以应收账款的形式欠海南航空2873.8万元。

2006年的海南航空年报显示,这家上市公司准备全额计提的坏账包括海南航贸的638.5万元,账龄6年以上,以及海南美洲的一笔650.3万元,账龄为4-5年。这两笔坏账分别来自王健和陈峰家族控制的公司,金额大体相当,颇为生动的体现了两位高管家族生意与海航之间的关系。

仅从裙带公司与海航的关联交易上也能体现出王健在海航内部的权柄日大。2000年3月,在海南航贸之外,王伟控制的海南建恒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建恒实业)与海航集团、海南航空又共同组建了海南海航航空进出口有限公司(下称海航航空进出口),建恒实业和海航集团各持35%,海南航空持股30%。2000-2006年,海航航空进出口为海南航空购买飞机及航材的手续费分别为1403.4万元、103.5万元、375.9万元、718万元、1542.9万元、1779.9万元、1265.12万元,七年合计7188.72万元;2007年开始,海航航空进出口每年从海南航空赚取的航材代理费上升到2000万元等级,2007-2012年分别为2117.9万元、3754.1万元、2856.2万元、2237.9万元、1800.2万元、2739.5万元,六年合计15505.8万元;到2013年,则又进一步上升至5000万元的水平,2013-2016年的四年分别达5122.6万元、4903.5万元、3985.8万元、5043.6万元,四年合计19055.5万元。前后17年,海航航空进出口作为为海南航空代理航材进出口的联营公司,共计获得代理费4.2亿元。

海航航空进出口还以应收账款或者预付账款的形式占用海南航空的资金,2001-2005年分别为1.23279亿元、1.0262亿元、5719.19万元、1.20726亿元和9223.8万元。

“陈峰的弟弟在美国搞航材,后来王健的弟弟王伟也进来。海航的航材可能贵30%左右,甚至到50%,飞机大概贵10%。越贵他们经手的手续费越高。这在任何国企都做不了,这不是监守自盗吗?”一位海航集团原高管说。

除海南航贸、海航航空进出口,2016年7月,与王伟关系密切的深圳市大仟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大仟投资),又与海南航空、海航集团在海口合资成立了一家海航进出口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亿元。与海航航空进出口的内部股比相似,大仟投资和海航集团各占海航进出口有限公司35%股权,海南航空占股30%。大仟投资由孔庆波100%持股,孔庆波本人在洋浦慧得丰实业有限公司、海南祥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海口慧德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等多家由张志军担任法人代表的公司中担任股东和高管。资料显示,张志军跟王伟关系密切,在王伟下属的雪茄、高尔夫、传媒、信息技术等多家公司内担任管理人员。

建恒系版图

王伟的建恒系公司触角很广,其中很重要的一块是地产投资。

在海口滨海大道假日海滩对面,是占地达2100亩的西海岸高尔夫温泉别墅。除了18洞国际标准高尔夫球场、5000平方米的会所、千余平方米的中西式餐厅,还有户型从100平方米到800平方米不等的温泉别墅。

项目开发商为1997年成立的海南长秀高尔夫俱乐部有限公司(下称长秀高尔夫),海南航空早期曾持有该公司15%股份。目前长秀高尔夫的两个股东分别是香港天宝国际有限公司(下称天宝国际,持股75%)和王伟控制的建恒实业(持股25%)。香港公司注册处并未查到信息相符的天宝国际。ICIJ的一份材料显示,一家发音接近、名为Tinbo International Limited的离岸公司1997年6月在英属维尔京群岛(BVI)成立,王伟、张志军、陈国庆先后担任过Tinbo的董事,Jianheng Enterprise Limited(建恒实业)和Hainan American Ltd(海南美洲)先后都曾是Tinbo的股东。陈国庆与王伟在同一公司出现,或许是陈峰与王健家族的利益划分形成了某种默契。

王伟旗下建恒系投资的房地产项目,还包括上海天海苑高级智能住宅小区、三亚太阳湾高级度假区、海口西海岸高尔夫球场等。

海航集团名下也有天海苑。上市公司公告,2003年海南航空将上海兴国路土地、天海苑工程、亚洲豪苑工程等资产转让给海航集团。

三亚太阳湾高级度假区位于亚龙湾国家级度假区西南侧,占地面积为36.1公顷,2006年动工,定位为集豪华五星级酒店、会务中心、高级别墅和娱乐于一体、具有世界一流水平的休闲度假胜地,曾被列入三亚市政府“十二五”规划重点建设项目,2011年因没按规定进行工程规划、施工报建、无证违规施工等问题,曾引起媒体关注。

太阳湾高级度假区由三亚太阳湾开发有限公司建设, 三亚太阳湾开发有限公司2001年7月成立。知情人士称,太阳湾的控制人原为王伟,后王伟将主要股份转让给天津华田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树生,王伟的建恒实业仍持有三亚太阳湾开发有限公司10%的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三亚太阳湾开发有限公司成立3个月前,三亚建恒太阳湾开发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1亿元,王健持股55%,高管包括王伟、吴恕等人,吴恕为海航地产版块高管,历任海口新城区建设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和海航地产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等职。

从建恒实业的对外投资来看,王伟的生意覆盖了高尔夫、雪茄、物业管理、工艺品、热带植物园、文化传播、航空进出口、物流、金融等,多个企业跟海航有商业往来。

一位曾在海航下属数家北京企业任职的人士称,在海航期间,公司商业采购常常被高层裙带公司截走,让他无所适从。“前期接触供应商做了大量的工作,但汇报到王健那里并无回音,后期接手的常是王伟的人。”他举例称,有一段时期海航的印刷品都归王伟管,“一份印刷品在北京印大概一块钱一份,但就非让我们在海南印,四块钱一份,我问为什么?我的上司就跟我说,你学习还是不到位。”他表示,当时王伟的女友做礼品、印刷品生意,那是一位海南省领导的女儿。

海南日报2016年1月曾以一篇《激情燃烧的海南雪茄梦》介绍过王伟的雪茄生意,称当年种植面积增至5000亩,到2017年计划种植面积达3万亩,并称该项目得到了省委省政府及国家有关部委的深切关怀。2012年8月、2013年9月、2014年9月,海南省领导三次会见来琼考察的国家烟草专卖局负责人,表示海南把雪茄烟作为一个独特、时尚的旅游产品来打造,希望得到国家烟草专卖局的扶持。

2011年建恒实业的一则校园招聘启事显示,建恒实业全资子公司及控股公司包括海南长秀高尔夫俱乐部有限公司、海南建恒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海南省航空进出口贸易公司、海南建恒哈瓦那雪茄有限公司、洋浦祥建投资有限公司、三亚太阳湾开发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运营资产高达几十亿元,

2009年6月,北京商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成立,建恒实业在其中持股40%,该公司为海南航空提供广告服务,2011-2012与海南航空的交易额为3000万元,2013年为1500万元。

2015年在新三板上市的海航系公司易建科技,前身亦为王伟的海南建恒国信网络有限公司(下称建恒国信),该公司为海航提供IT服务。海南航空2000年年报曾显示,建恒国信以预付网络工程款的形式,占用海南航空资金2147.8万元,欠款时间显示1-3年。

隐秘而复杂的关联

2005年1月29日,中国证监会海南证监局下发《关于对海南航空专项检查中发现问题限期整改的通知》称,自2003年起,陕西信远工贸有限公司与海南航空资金往来的单据达4.4亿元,海南航空既未对上述关联关系进行披露,也未对上述关联往来进行披露。而据工商资料可以看出,截至2003年12月底,海航航空租赁有限公司控股陕西信远工贸有限公司达83.3%。海南航空租赁有限公司其时已更名为长江租赁有限公司,其五名股东中的前四名广州建运投资有限公司、海航集团有限公司、海口美兰机场有限责任公司、山西航空有限责任公司,均系海南航空的关联公司,他们合计持有长江租赁有限公司97%股份。因此,陕西信远工贸有限公司理应属于海南航空的关联公司。

像陕西信远工贸有限公司这样貌似与海航无关、但实际存在很大关联关系的企业还有多家,这些公司与海航有多少业务和资金上的往来,又有多少属于真实业务,外人很难知晓。而由于股权结构复杂,债权债务往来频繁,王健、陈国庆等实际控制的公司与海航旗下公司资金的真正流向也复杂难解。

比如在海南航空2004-2005年的年报中,债权债务往来额度最巨、最频繁的是海南嘉惠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海南嘉惠),该公司注册于2003年12月,现已注销。可见的股东信息显示,陕西信远工贸有限公司出资1000万元,持股20%,海航系公司扬子江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持股80%。海南嘉惠的法人代表为张毅刚。张毅刚同时也在王伟关联的多家公司中担任高管。

海南嘉惠与海南航空显示为“不存在控制关系的关联方”。截至2003年12月31日,海南航空以应收账款的形式,对海南嘉惠形成2.78亿元的债权。此时距离海南嘉惠成立才半个月。2004年,在海南航空的应收账款和预付款项中,包括海南嘉惠的3.265亿元、1.74898亿元,这一年海南航空应付款大幅增加,主要系应付海南嘉惠往来款增加2.73亿元。

2005年第四季度,海南航空的关联方资金占用额较三季度有所增加,主要是由于海南嘉惠、海南洋浦环美实业有限公司(已吊销,可见的股东显示为自然人袁名川持59.76%,叶云持40.24%)拆借海南航空的银行贷款所致。

从账面上看,这些高管家属控制或参股的公司,既是海航的吞金兽,又受限于海航的现金流,从而形成了复杂的债权债务关系。

2006年1月,海南航空及其子公司,与海南嘉惠、海航航空进出口及扬子江快运航空公司等50多家关联单位签订债权债务重组协议,此次重组抵消海南航空及控股子公司应收各方关联单位款项6.47967亿元,抵消海南航空及控股子公司应付各方款项6.00722亿元,抵消后的差额4724.5万元计入海南航空应收海南嘉惠账下。同年,海南航空还以应付太平洋美洲航材款抵冲其他应收太平洋美洲款项 2412.2 万美元,因此而转回以前年度海南航空对太平洋美洲计提的坏账准备6086.7万元。海南航空承诺,截止2006年12月31日全部清偿关联方占用的资金。

但2007-2010年的年报显示,海南航空预付海航航空进出口航材款仍然分别达到2亿元、1.451亿元、1.34458亿元和1.33127亿元;相应的,2007-2016年海南航空对海航航空进出口的应付票据也分别达到1.4亿元,7.82亿元、1.8亿元、20.49952亿元、26亿元、27.53亿元、20.5亿元、21.9245亿元、6.05亿元、7亿元。

“我们把西方的利己主义达到极限,把伟大佛陀无我的境界达到极限,才创造出东西方文明结晶HNA。”王健在2017年6月的董事局会议上这样说——至少,“利己主义达到极限”,符合海航公司治理的实情。

事实上,就在2021年海航集团展开破产重整,整个过程中最棘手的问题之一就是海航旗下P2P平台暴雷后的个人理财产品偿付。海航旗下聚宝汇等平台理财产品债权申报规模逾300亿元,涉及人数有6万之多,其中约2.3万人为“海航系”内部员工。如何公平妥当处置这些个人理财产品,是过去几个月来卡住海航集团重整的一道大关。财新记者获悉,前不久,海南省派驻海航集团的联合工作组曾希望陈峰将海南省慈航公益基金会的资产处置,用以偿还这些理财产品的个人债权,以解燃眉之急,但被陈峰拒绝。公开资料显示,该基金会的净资产为10亿元。

在陈峰、谭向东被执行强制措施消息传来的同时,9月24日傍晚,海南省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组长、海航集团党委书记顾刚主持召开海航集团党员干部大会,顾刚通报了海航集团陈峰等人因涉嫌违法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情况。表示当前海航集团风险处置工作进入冲刺时期,各单位要深入反思海航28年发展中的惨痛教训。

此前的9月18日顾刚主持召开海航集团2021年度第39周安全生产经营例会时透露,如顺利完成破产重整,海航将重整拆分为四个完全独立运营的板块——航空板块、机场板块、金融板块、商业及其他板块,重整后老股东团队及慈航基金会在海航集团及成员企业权益将全部清零,不再拥有相关股权。

“老股东团队股权将依法依规清零,这既是法治化、市场化破产重整的法律要求,是股东必须承担的基本责任,也是民营企业野蛮生长带来的必然后果。”顾刚说,“海航上下要深刻反思海航民营企业28年的发展,不断汲取过去盲目扩张、没有敬畏的教训。”■
大家都是出来卖的,何苦自己人为难自己人
那些活好的,或者活新的,或者花样多的,
或者老板拉皮条功夫好能拉到肯多花钱的客的,
拜托不要老是打击年老色衰的同行了

老鱼记事 老鱼侃棋 老鱼围脖


相关信息:


欢迎光临本社区,您还没有登录,不能发贴子。请在 这里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