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段上更多样,但视野狭窄,看不到群体利益,摆不正香港在国际社会中的地位,认识有限。

如果说百分制的话,香港人和大陆人的民主都不及格,一个40一个50顶天。这种不成熟的心态,反正都不能推行真民主,五十步和一百步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