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的政治智商远远没有到成熟的理解民主自由的水平
欧洲在这点上要好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