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像CCAV一样质问微博的底线和道德问题,因为微博只是一种沟通方式,一种工具,它并不具有道德问题,具有道德的是他的使用者。就像不应该质问刀子的道德一样,刀子可以杀人,但也可以用来切菜,它是好是坏,取决于使用者。
几年前,技术抛弃了我;现在,我抛弃了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