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和圣|陶斯亮:弹窗
(中国市长协会专职副会长 陶斯亮,1941年4月出生,女,籍贯湖南省祁阳县(原国务院副总理陶铸的女儿),出生于陕西省延安)

11月7日

终于被弹窗了!

老伴儿要去湖州参加一个活动,他已经80老几,我得陪他,但我也80多了,就怕到了外地出什么状况。行前四处打探,都说湖州没疫情,放心来吧!

我们乘高铁直达湖州,天天做核酸,一点不敢怠慢。但就在准备回京前发现弹窗了。原来“弹窗”就是在你的“北京健康宝”上贴一告示,“温馨”地通知你:“根据相关流调,你可能与京外的疫情风险地区……有时空关联,需进行风险排查”,“满足七天内,无涉疫县市旅居史可重新申请绿码”。就像是被武功高手点穴一般,我们立即就被孤悬京外,好厉害的一手!

告示后面一段话让我燃起希望:“紧急情况请联系12345,防疫管理部门将尽快为您排查核实”,就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昨天和今天,无数次地填写申诉表格,几十次地打便民服务热线,一直打到深夜还不甘心。老伴说从没见过我如此魂不守舍,就像贾宝玉丟失了灵通宝玉。也是,我一向是个有定力的人,但这次慌了,因为第一次尝到了有家不能归的茫然和无助。两个“80后”,失去了家人的依靠,在这个无亲无故的地方,万一病倒了怎么办?我亲眼见过老伴心绞痛发作,吓死个人!但也有收获,那就是在这一过程中生出许多的感想,把它写出来,通过探讨,为北京市的防疫提点建议。

首先北京防疫政策的“流调”是不是真正的流行病学调查?若是,我觉得它欠缺科学性,若说不是,北京的防疫政策又说依据的是它。

湖州已经21天无新增,全域无风险区域,而北京(截止11月3号),有20个高风险地区,28个中风险地区,新增本土32人,这种情况下,北京凭什么只准出不准进?就像是有洪灾的地方拦起大坝阻止并不存在的来水,从防疫科学上就说不过去。而且我查了下进(返)北京的最新政策,来自高风险,中风险,低风险地区的政策竟然一个样,反正阻挡你七天没商量。如今,对我们这种在无疫情地区的人也一样对待,更是匪夷所思。这符合国家“精准防疫”的策略吗?

还有奇怪的,我们老两口来自同一个小区,同乘一趟高铁,我弹窗了,我老头竟然没事,这作何解释?难道“大数据流调”还看碟下菜?还是说,其中另有玄机?否则只能说明这个“大数据流调”不专业,太粗糙,太随机,所谓的“时空关联”太过魔幻。

北京市政府设的便民热线12345,可以为急需返京的市民尽快解决弹窗纠错问题,用心是好的,但操作起来却很繁琐。首先要填好几页的表格,要求详实,不能有一点错。其次页面非常容易跳脱,一旦发生就要重新填过,像我们这些老眼昏花的老人不得不一遍遍地填写,颤颤悠悠,生怕哪儿填得不合适。好不容易填完了,就是漫长而焦灼的等待,等了大半天,收到一个回复:“你的申诉未通过审核”,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我想通过12345热线询问为什么没被通过?永远都是合成的语音服务,给它输入的也就三四句问话,机械刻板程式化,远远达不到个性化人性化服务。这时我多么想要人工服务,只要能够听到真人的声音就心满意足了,可是不管你如何千呼万唤,就是没有人工服务。

再有就是12345下设的“智能回答”,你提的问题各式各样,他的“智能”回答千篇一律,都是让你去看各种规章制度,真的是意义不大,解决不了具体问题。例如,我问了个问题“回不了北京,我一个八旬老人怎么办?”那个叫京京的半仙儿回复:“非常抱歉!没有能够帮到您呢。您的问题我已记下啦,稍后我会尽快学习哦!”可见这个便民服务平台,在智能化上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目前还缺不了人工服务,就像携程服务热线一样,最后总有人出面为你解决问题,激动得我把所有的好词儿都赠给了他。

12345便民服务是建立在大数据平台上的,是市民向政府表达诉求、申请援助的近乎唯一通道,目前只能说它还是初级阶段,设计者和管理者需要下大力气完善它。数字化和人工智能是未来的趋势,“大数据”这项科技一定要向善,一定要有温度,否则只能算一堆冰冷的数字。至于北京健康宝,它作为一款高科技应用系统,既是政府职能部门管理抗疫的利器,更是北京人赖以生存的神盾,工作离不开,上学离不开,购物离不开,看病离不开,吃饭离不开,住宿离不开……一个小小的程序牵系着数千万人的工作生活,甚至性命攸关,真的任何时候既不能掉链子也不能玩随性啊!

没办法,只能一遍遍填写繁复的表格重新提交。刚刚,第二次收到短信回复:您好!经审核,因您7天内到访过疫情风险等级较高地区,请暂缓来京,并做好个人防护。待您离开风险区域满7天或该区域风险解除,“北京健康宝”绿码后即可来京。防疫安全我们共同守护,感谢您对首都疫情防控工作的支持!

客客气气,也不容置疑。

我哭笑不得,湖州怎么就变成高风险地区了?我填写的表格,告知了社区的态度,上传了核酸和行程码的截图,但似乎这些都没有被理睬,反正说你到访过高风险区,一切证明都白搭。我认为这样的回复已经完全格式化了,与“流调”无关,也难以扯上大数据,我实在想不通,北京凭什么说湖州是高风险地区?人家明明是无风险地区!

还有更甚的,老头并没有弹窗,想让他先回北京,但几次购票失败,携程回复是“抱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要求,您暂不可购买前往该地的车票。”我俩面面相觑,实在搞不明白,弹窗和不弹窗有没有区别?北京的防疫究竟与“流调”有没有关系?

看来一切都无指望了,在湖州待够7天,等待北京健康宝转绿。可是这所谓7天从哪天开始算呢?抵达之日?弹窗之日?没人给我们答案。怕就怕期间湖州万一又出现新增病例,不敢想,太恐惧了!我与老头有个赌,我相信7天能解除,老头说还会有下一个七天。老天保佑我赢,他输!

像打了霜的茄子,这两天蔫头搭脑的。但转而想想那些被阻隔在高速路上的卡车司机,那些住在简陋工棚的打工者,那些JINGMO了数月的大大小小的市镇乡村,还有某知名大厂那些徒步回家的工人……我在这座江南小城等一等又有何怨呢!

“弹窗”,你真奇妙!你像能施展魔法一样,让无数人,无论在何时何地,瞬间动弹不得,而又无需给出理由。
大家都是出来卖的,何苦自己人为难自己人
那些活好的,或者活新的,或者花样多的,
或者老板拉皮条功夫好能拉到肯多花钱的客的,
拜托不要老是打击年老色衰的同行了

老鱼记事 老鱼侃棋 老鱼围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