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https://www.douban.com/people/bbiboy/status/4016948611/?_i=5716880FGaia0O

张博洋去西安出差,办理入住的时候,他报了自己的姓名。前台问:“弓长张还是立早章?”
“弓长张。”张博洋回答。
“好的!”前台开始写他的名字。
“你不问我名字怎么写吗?”张博洋好奇地问。
“先生,这里是西安。”服务员有点生气,“biáng我们还是会写的。”
我从来没有过国家,国家已然被强盗劫持,我出卖什么国家?
我从来没有过灵魂,灵魂已经被主体枪毙,我出卖谁的灵魂?
国家是一个神圣的文字,你不要随随便便地亵渎,
至于灵魂,在我们伟大的唯物主义祖国,早就不存在了,
这里只有物质,没有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