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立平:世界已变:一周后重新说说我关于乌克兰战事的那四点判断

原创 立平坐看云起 然而IBPT 2022-03-18 06:12

https://mp.weixin.qq.com/s/1rYWFGfXgxnh6bgQndkuKg

乌克兰战事爆发不久的2月27日,我发表了《小棋局与大格局:大格局中的俄罗斯也许就是小棋局中的乌克兰》。3月10日,发表《无论战事结果如何,普京都在事与愿违的意义上改变了世界》。这是我在乌克兰战事发生后写的两篇分量最重的文章。不久,均被删除(前者后来以另一种方式重发)。其实,这两篇文章都没有什么敏感内容,只不过可能是有些结论得出过早一些而已。

在后一篇文章中,我说,现在乌克兰战事在军事上的结果已经不重要,可以说,无论军事上的结局是什么,其影响都将会差不多。这种影响可以概括为一句话:普京在事与愿违的意义上改变了世界。然后我把这个影响概括为四句话:第一,帝国梦碎,俄罗斯在世界舞台中心消失。第二,国际秩序失去三角稳定性,我们少了一个战略缓冲。第三,世界反俄大联盟形成,世界秩序再次重构。第四,大脱钩开始,世界产业链重组。

文章被删,而后者中的那四句话却被网友做成截图在网上流传。这些截图要么语焉不详,要么被截图者又填上了几句自己的话,从而使文中原来的意思发生一些变化。现在我想根据战事的进展,重新谈谈那四句话的判断。因为我认为,那四点判断很重要。

第一句:帝国梦碎,俄罗斯在世界舞台中心消失。

读过我这组系列文章的朋友都知道,我从战事爆发一开始就一直认为,无论战争在军事上的结果如何,对俄罗斯来说,都是一场梦魇。在2月27日那篇文章中,我写道:在战后的大格局中,会越来越没有俄罗斯的位置。未来的基本格局是大国对峙,而俄罗斯已经不是大国。在这次俄乌冲突中,与其说表现出的是俄罗斯对安全的关切,不如说表现出的是对失去大国地位的不甘。但历史将会表明:无可奈何花落去,俄罗斯已经不是世界舞台的主角,充其量是大格局中的一个棋子。 我甚至说,如果世界有朝一日能找到应对核武器,或使核武器不能升空的办法,俄罗斯将会在世界上无足轻重。

在那篇文章中,我甚至有点刻薄地说:这位被一些人尊为“大帝”者,可能到现在也没弄清楚他现在忙活的是什么,是在帮大格局中的甲方削弱乙方,还是在帮大格局中的乙方消耗甲方?但无论是那种情况,俄罗斯的衰落将不可遏止。到时候,欧罗斯成为大国之间的缓冲带,就如同今天的乌克兰一样,也说不一定。 我说这段话的时候,俄罗斯的败像还没有显露,国际上对俄罗斯的制裁还没有发生。

那有什么根据得出如上结论?在后面那篇文章中,我说:关键的问题是,帝国的思维模式已经过时,现在世界已经进入了民族国家的时代,民族国家的主权和边界是神圣的。也就是说,帝国模式已经不能为当今的世界所接受。这就决定了世界对这场战争的态度,决定了俄罗斯在世界上的处境。正是在这个背景下,战争的消耗,国际的制裁,战事结束后世界对俄罗斯的警惕,都注定了俄罗斯未来的命运。不要以为道义是没有力量的。

第二句:国际秩序失去三角稳定性,我们失去一个战略缓冲。

在2月27日那篇文章中,我反复强调的是:俄国入侵乌克兰,是冷战结束以来国际政治中最大的事件之一。这个事件无疑很大很大,但从一个更大的视野来看,这个事件仍然是大格局中的一盘小棋局。决定未来的是大格局。

什么是大格局?我们一定要意识到,中美对抗是当今世界唯一的主轴,没有第二个。我原来就说过,中美之间,任何对抗都是战略性的,任何缓和都是策略性的。这是一场长期的终极对抗。所以我说,如果从这个大格局来看,这个大格局中的俄罗斯,其实可能就是前面那盘小棋局中的乌克兰。即使俄罗斯是这次小棋局中的完胜者,最终也逃不过大格局所设定的命运。小棋局再大也是小。

在这个大格局发生的是什么?是一场资源的消耗战,或者说是一次内力的比拼。未来可能的演变,可能是在消耗战中决胜负。这是我在战事伊始就一直在强调的。当时我说,乌克兰危机有可能成为一部大国资源与实力的消耗机器,甚至是有意铸造的这样一部机器。我隐含的意思是说,谁卷入这个资源消耗器,谁的资源可能就会被大量消耗掉。我的话,在当时也算说得比较明白了吧。在2月27日的那篇文章中,还有更明白的话:中国千万不要卷入其中,不要成为这场消耗战的输血者,不要陷入其中可能深不可测的陷阱。

但在3月10日文章中,我说:在这种格局中,俄罗斯的存在是有意义的。我们知道,三角关系是最稳定的,同时也赋予整个结构以一定的弹性空间。有俄罗斯的存在,哪怕他的力量有点不对等,但可以不时吸引双方的注意力。可以作为一种钳制的力量,甚至有时可以助我们一臂之力。正因为如此,才有中俄联盟之说。但俄罗斯这个因素具有高度不稳定。原因在于俄罗斯的体量,就是我说过的,从体量上说,它既太大又太小。这就注定了它具有极大的可变性。

其实,上面这段话,既说明了俄罗斯在当前世界格局中之于我们的位置,也暗示了俄罗斯未来的走向:俄罗斯未来一定会发生重大变化,甚至有可能是巨变。我们不能将今日俄罗斯的状况作为未来考量的基础。说明白了吗?

第三句:世界反俄大联盟形成,世界秩序再次重构。

世界反俄大联盟,这个概念是我在2月27日那篇文章中提出来的。在那篇文章中我说,最应该值得注意的是这样一种可能:世界反俄大联盟的形成。 我还说:需要注意的是,如果全球反俄大联盟形成,将会另有含义,因为俄罗斯本身并没有这样的分量。要知道,这是在冷战结束后从来没有过的现象。时至今日,也许我们可以越来越体会到这个提醒的及时与必要。国际上一直有一种舆论,想把中国绑到俄罗斯的战车上去。国内的某些舆论,也是乱上添乱,弄不好就可能授人以柄。对此,我们需要有清醒的认识。

正是基于这种考虑,在3月2日,我发表了《围绕乌克兰战事,我特别在意这三条消息》一文,我说:我很在意这三个消息,即德国态度与立场的急剧转变,日本前首相安倍主张日本应申请加入北约,瑞士放弃中立国地位,加入对俄罗斯的制裁,还有瑞典、芬兰要求加入北约。还不仅如此,联合国秘书长已经明确表态,大部分国家对俄罗斯纷纷进行谴责并加入制裁,世界许多地方爆发民众抗议俄罗斯的游行示威,甚至在俄罗斯国内,也有强烈的反战声音。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一定要注意一个问题,千万不能有道义之失。在3月10日那篇文章中,我甚至说:说一句没有原则的话,我们可以退到人道主义的立场,除了斡旋以促进和平之外,尽量在人道主义的层面多做一些工作。我的意思是,要警惕那些所谓基于地缘政治的纵横捭阖之术,那些所谓的合纵连横的谋略。那些一概都是小聪明。得利于一时,失之于长远。一定要明白,即使是在功利的意义上,也要在超越地缘政治的高度考虑问题。关键是在未来世界生态中的位置。

这里多说一句,其实这次的乌克兰战事,可以说带来了一个坏的消息,同时也带来了一个好的消息。坏消息是,这次出现了核讹诈的威胁,以至于联合国秘书长都不得不警示这种危险的存在。这是一个很不好的迹象。好的消息是,我们在事件的进程中看到了一种用非军事的手段或者说用经济手段结束战争的可能性。但愿在未来的世界上,能够使冲突和矛盾更多地在这个层面上解决。

第四句:大脱钩开启,世界产业链重组。

对于这一点,没有什么进一步的看法,还是照抄3月10日文章的原文吧。

目前世界的稳定性,或者斗而不破的局面,是建立在三重依赖的基础上的:西方特别是欧洲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西方对中国的市场依赖,中俄对西方的科技及高端设备依赖。这也是当今世界冲突中弹性或投鼠忌器的地方。未来世界的产业链重组,将围绕解决这三方面的依赖来进行,也就是大脱钩。大脱钩将围绕这三个方面进行。

后两个方面的脱钩,在战前就已经开始。美国和西方在努力摆脱对中国市场和供应链的依赖,中国也在通过科技创新和产业升级,摆脱对西方技术和高端设备的依赖。而这次战事之后,反思和调整的重点将是西方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最新的消息是,欧盟制订新的能源独立计划,在2030年摆脱对俄的能源依赖。由此,新能源的发展也许将进入新的天地,俄罗斯的能源将逐步失去战略意义。
大家都是出来卖的,何苦自己人为难自己人
那些活好的,或者活新的,或者花样多的,
或者老板拉皮条功夫好能拉到肯多花钱的客的,
拜托不要老是打击年老色衰的同行了

老鱼记事 老鱼侃棋 老鱼围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