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昼工作室|B站审核员的“生存”自白
2月13日


监测在线时长
陈柔(女,28岁,一年内晋升为组长)

我算半个二次元,B站我也一直使用,很喜欢,而且它的招聘启事确实很诱人,会给到相应的福利,包容你的一切爱好,有人会穿汉服、Lolita和奇装奇服。但也说的很清楚——12小时,做一休一,通宵班。入职前我在网上了解过B站审核,确实是比较底层的部门,加班、考核严格。

因为之前我做过审核,想去大厂看看,觉得这样能给履历增加不少含金量。我没计划待多久,准备把能学的都学到再说。刚入职就会感觉到压力。进去后会有一周培训,内容也很多很杂,结束考试不及格直接就劝退。

公司里比较安静,不敢摸鱼,办公区每一排都会有一个24小时摄像头,尤其是不可以玩手机,我们情愿用电脑偶尔聊几句微信。别的组里有玩游戏逮到被劝退,还有人眼睛闭起来休息一会儿,被抓到睡觉,也劝退了。

说是有一小时午饭时间,但是最多半小时你就要回来,吃满一小时会被主管说。每个组排班次去吃,别的组吃饭,你还得审核,如果午饭时有积压,就会推迟吃饭,有时候能推到一两点。

我们刚入职的时候,不怎么加班,但两个月之后,B站上海总部的审核部门被打散了,一下子少了几百人,(工作量)分摊到武汉、南京、芜湖,只能开始加班清理积压。然后离职了很多人,造成积压进一步剧增。

第一个月没有夜班,从第二个月开始,就轮班了——一个月早班一个月通宵班。早班比通宵班稿件多。上第一次晚班的时候,离职了很多人,熬不住。我就是吃零食,而且半夜的视频很多阴间稿件,很提神。

那时候开始出现在家值班,下班后还需要支援2-4小时,2小时以下不算加班。在家支援除了给调休,还能加绩效分,一次只加零点几,大家一起加分等于没加分。

周卓(男,24岁,入职时长半年)

那会大学毕业准备找工作,在招聘软件刷到B站招审核,看了心动,我本身喜欢二次元,对B站也挺有兴趣,马上投了简历,之后笔试,然后每批八九十号人一起面试,问题就是对审核、社会时事的了解。

公司在市中心,去面试的时候,觉得氛围、装修都挺好,很符合年轻人的审美,到处都有手办、玩偶摆件。我其实不太了解审核工作,但面试之后四五天就拿了offer。我一开始觉得这一个二次元文化的公司,不至于这么卷,入职后发现跟想的不是一回事。

刚进去就会有人来跟你说,“不是你们想的那么轻松。”

不过也还行,起码很少加班。那时候坐班12个小时,上一休一,9点半上班,不过有早会,要求9点15之前到,遇到培训部门展开培训,还要再提前一到两个小时到。刚进去不会让你上大夜班,大概入职两、三个月后才会轮到一次,晚上9:30到白天9:30。

两、三个月以后换了一个领导,就开始内卷。有一个系统监测你在线的时长,规定一天必须在线11个小时以上,也就是只有一个小时的空闲时间。以前吃饭再加上厕所,能有两三个小时,后来吃饭时间不能超过一个小时。当时大概20多个人一组,80%都是应届生,我们没有时间聊天。办公室很安静,几百人坐在一个大厅里面,掉一支笔到地上都能听见的感觉。

如果在线时长不够,就得用下班时间补。比如说你差两个小时,下班之后补了,不算在加班范畴,也不会给钱。

进去后我才知道有月考。每个月组织一次考试。考试内容就是审核规则,还有一些看图识人、看图识物,要提前四五天复习。月考前可能还有一次培训,利用上班之前或者下班之后的时间,考前我都会熬夜抱佛脚。

月考不是马上公布成绩,要等十几天、二十几天。如果你觉得这次月考没有考好,这个月就没有干下去的动力,反正也没钱。考不及格的,这个月工资只有底薪没有绩效,到手只有2000多。身边同事抱怨最多的就是考试制度。

失误、排名、噩梦
陈柔(女,28岁,一年内晋升为组长)

审核分为图文审核和视频审核,前者有机审辅助,后者全是人工。一线员工就是初审,只负责审核视频。头两个月是新手保护期,需要将时效和误判率提高到和老员工同样的水平,对于大部分没有审核经验的人来说会比较吃力。

B站每月的考核都很严格,试用期有半年,如果有一个1星或者两个2星的绩效,就劝退了。每小时都会(公开)审核量排名,想要保证拿到3星,就需要每天审核视频的平均时间控制在24秒内一个,每天一共1500个左右。这算慢的,老员工每个基本在20秒以内。新人为了不被淘汰,就只能自愿加班补量。

绩效都是动态的,没有固定的总额,你永远不知道自己够不够,害怕不够就只能加班补,需要补多少也不知道,每个月出绩效的那天都心惊胆战。一些人为了拿绩效高星,留下来加班增量,就开始内卷了。我拿过一次5星,大部分人基本都是3星。

审核是技术工种,入门容易,精通很难。需要多积累知识面,才能更快、更准识别出违规内容。

内容是随机分配的,恐怖游戏实况、虐待小动物、自残、恶心恶俗的都可能遇到。我有时候被吓到会叫出声,也有被恶心到吃不下饭,看到很恐怖的回家要做噩梦。B站给每一个内容审核人员添加了心理咨询服务。一些女生接受度不高也会离职。

大部分其实都是正常视频,违规的很少,有经验的审核看一眼标题就知道有没有问题,比如标题写个“成人游戏推荐”,就可以直接叉掉了。比较安全的一两秒就过了,长视频可能需要一分钟左右,拖进度条或者开倍速一直看。

有些人喜欢和审核斗智斗勇,我审核过画面正常但背景音是违规的音频,也审核过几个小时的正常视频,其中穿插了几分钟的违规内容,还有的用正常视频做剪辑,但是连起来看就是违规内容。

有时也会有错漏,就会扣绩效。错漏分等级,对应不同分值,出一个锅,至少要再审核一两百条视频才能补回来。S是最高级别最严重,A是第二严重,一般是漏过了色情内容,(一年里)每个月都有出S和A的被劝退。

周卓(男,24岁,入职时长半年)
每天我的审核量都是2000多,搞排名之前,可能大家也都1000多。现在被这个模式逼着就很卷,你看到排名上别人有3000多的,排到最后的就会卷起来,每天都会比谁审核的多。

审核视频得一个个点开看,每天1000、2000个视频,不可能从头到尾全都看。有些视频里面夹带一些违规东西,小失误的话可能会扣绩效,严重失误的话,这个月绩效就是0。

虽然很排斥,但是一边又想把量给赶上去,自然而然也在内卷的氛围里随波逐流。

绩效是南京、武汉、芜湖三个地方几千号人进行排名,实施末位淘汰制,按排名分为1星至5星,如果同时连续两个月1星,或者连续3个月都在3星以下公司就会劝退,没有补偿。5星是这几千号人里面的5%,很少人能拿到5星,就算拿到钱也很少。

做的好一般纵向升组长,横向是质检培训,不过升上去压力会更大。我都是三星或者四星,在新人里面绩效比较好,升成了质检培训,负责审核绩效、校对什么的。全公司一线员工都不会把你当什么好人,因为你是给他们扣钱的人。

忙不过来的时候,我们也要支援(一线审核),甚至全公司都要,包括人事部门。我们也参加排名、月考,没有太大差别。

排队休假、体检异常
陈柔(女,28岁,一年内晋升为组长)

调休不是你想就能,每天每个地区每个组都有规定的休息人数,请了假就和全勤奖、高星绩效无缘了。很多人十二月就开始排队调休春节的假,但是那时候每天每组只能有一个人调休,大部分人都选择换班——连上三天12小时,然后连休三天。我请过病假,流程挺繁琐。

节假日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我们只有做一休一,雷打不动,春节也在工作,法定假期三倍工资。节假日比较玄学,投稿数量不一定会增多,主要取决于节假日有没有话题。

我升成组长之后也基本没什么休息,在家值班基本全天待命,不能出门。一线审核一个月扣掉五险一金,工资四千左右,生活压力也很大。我的社交活动减少了,外出时间基本没有,想找人约饭、组队打游戏永远约不到。休息的时候一般不上B站,不然感觉自己在工作。

离职率一直都很高,招人也无法堵上人力缺口,和我一批入职的有五十人,撑过三个月的只剩下十几个人了。一个新人能工作的时间大概也就三四个月,转正还要劝退一波人。

组员之间没什么特别紧密的关系,上班都在审核,对于谁走谁留没什么感情。大家用的都是花名、企业微信,很多人连同事的个人联系方式都没加。

我身边不少人看到招审核的广告来问我,觉得很诱人,都被我劝退了。我不会让家里人知道我们具体的工作情况,因为涉及很多敏感内容,离职的同事里有家里人不让干的。

但我做审核也会觉得骄傲,每天保护其他人不接触到我正在看的违规视频。很少有做审核的人会有这样的感觉,觉得自己只是混口饭吃,其实我们是在做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B站虽然内卷,但是算是行业里内容安全做的很好的公司,架构制度都很完善,也能学到很完备的专业知识,确实十分感谢这段经历。每个月都有活动,还有家属日,很多人都愿意为公司用爱发电,会有归属感。但这个工作制度会让我有点失望,我们提出过改善方案,给加班工资、补贴之类,但是上层不同意。

入职前是需要体检的,我那时候一切正常,但后来就出现了脱发、抵抗力下降、干眼症、颈椎病,熬不住也离职了。

看到武汉审核员的新闻,我觉得他应该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人,有点心疼他。我问了还留在B站的同事,现在制度也没什么变化。有人觉得自己不该因为这件事离职,留下来还是可以做到一些什么,希望B站更在乎审核人员一些。

周卓(男,24岁,入职时长半年)

名义上是12小时制上一休一,实际不去单位就会让你加班,两个小时以内没有加班工资。休息在家也需要上线支援,4小时起步,多于4小时加绩效,为了拼绩效,有人可能会加6~8个小时。

9、10月是淡季就还好,12月份学生开始放寒假,稿量开始剧增,就有积压,积压就要加班,一直这种恶性循环。

我们一般不请假,如果调休的话,就没有全勤奖,一个月好像是300多。基本上大家也不太愿意请假,选择换班来休息。请假也不方便,得看当天有没有积压,但是节假日、春节,请假也请不了,最多都是请一天。

看到武汉的事情,我挺感同身受。我问过还在B站的同事,他们说还在加班,制度上也没有变化。我挺庆幸自己走得早,当时已经工作6个月快转正了,但是想一想还是选择离职。说白了就是互联网电子厂,流水线工作。

一开始说工资每月能拿6000-8000,但其实每个月拼死拼活也就四五千。工作挺影响我正常生活,休息都是在睡觉。后来感觉人越来越憔悴,干了半年开始物色其他工作,也没有再往审核这方面找。

每个组会轮流上一个月大夜班,我上完一次就感觉睡不够,没食欲,精神萎靡。很多人接受不了,年前出现大批量离职。和我同时入职的那一批,大概100多人,在我离职前有60%都走了。

公司又不断去各大学校招人,基本上招的都是应届生,干个没几个月又离职,又不断有新人来。离职我就去了新公司,当时做了体检,结果没有想象那么差。以后我还要再跳槽的话,应该不会跳大厂,都太卷了。

(为保护隐私,文中人物为化名)
大家都是出来卖的,何苦自己人为难自己人
那些活好的,或者活新的,或者花样多的,
或者老板拉皮条功夫好能拉到肯多花钱的客的,
拜托不要老是打击年老色衰的同行了

老鱼记事 老鱼侃棋 老鱼围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