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开发网: 论坛: 程序员情感CBD: 贴子 1003034
Fish:荐见 | 《突围》真正原型:华润宋林案的局中局
荐见 | 《突围》真正原型:华润宋林案的局中局

11月24日

作者 | 一博

讲个故事。你们上班摸鱼看。

十年前,北京海淀区西北旺马连洼路,一辆高速行驶的别克车,突然在亿城西山华府小区南门处不打转向灯,急刹车转弯。这惊吓了后方紧跟两辆正在飙车的车:一辆发动机、排气筒均经改造的无牌照宝马,一辆牌照为山西“晋O0088”的黑色奥迪。三车的刹车声交汇,划破寂静。差点追尾。

之后,宝马车里下来的人,让所有人都知道了歌唱家李双江有个15岁的儿子,名叫李天一。他和他开奥迪的高中生朋友,下车不容分说把别克司机就揍了一顿。司机不知哪里受了伤,血溅了一地。越来越多聚集起来的围观者,拿出手机要报警,打人者用手指着环视全场,把每个人都瞪了一遍,喊道:“谁报警就跟谁没完。”

李天一出名了。两人进拘留所后还继续叫嚣“抓了也不能怎么样!”这么说的除了李天一,还有他那位开奥迪的好朋友苏楠。苏楠说,自己也有一个厉害的爸,并在海淀警局恐吓:“我爸是苏浩!”苏浩,是山西省公安厅时任副厅长、太原市公安局局长。

这句话像蝴蝶扇动一下的翅膀,其威力远远超过“李天一打人事件”所带来的影响。三年时间内震荡波及到了香港商界。

1、

打人事件发生4天后,一位叫李建军的山西记者挑起了这一新闻点。他在个人博客上公开撰文,写到:“非常诚挚希望苏浩先生能够勇敢地站出来,用事实证明这是谣言。而证明的最好方式,就是与苏楠做个亲子鉴定。”

李建军调查了苏楠,苏楠那辆出事的黑色奥迪是辆套牌车,在北京的违章高达30多次。除了之外,李建军认为苏楠作为一个在北京生活多年的高三学生,怎么能张口就说出一个外地局长的名字?临时编出一个爹来不合理。而且,山西公安系统里一直流传着苏浩有私生子的说法,传言有人曾见过一个女大学生抱着孩子,多次到公安厅等地上访,要求苏浩与孩子做亲子鉴定。

李建军将这两件事连在了一起,在2011年的太原小城传得沸沸扬扬。

苏局长很难咽下这口气。他找到了一个狠角色:金业集团董事长张新明。据说,李建军和他的家人就很快遭到了不明来路的人士的威胁和恐吓。张新明2005年被评为山西首富,也是一个在太原被称为“地下组织部长”的黑白通吃的商人。在他娶第二任老婆时,山西众多高官到场。

后来的事证明,苏局长和张首富的关系非同一般。因为“首富”竟然亲自给李建军打了电话说,要花5000万买他的脑袋——一个有头有脸的大人物直接出面恐吓一个小记者——这太不可思议了。可能是当年电话录音还没有成为习惯,也可能首富对关系人的重视,也可能是他对那个搞事的记者的蔑视。也还有一种坊间说法,苏楠是张的私生子

小人物李建军从没见过这样的阵势,他吓坏了。于是为了自卫的李建军开始四处搜集张新明的资料,调查和爆料,试图作为以卵击石的反击。

他就是《突围》里记者秦小冲的原型。也意外地成了一场反腐局中局的穿针引线者。

2、

彼时的张新明正处在持续数年的更大的麻烦之中。2006年,山西煤炭焦化行业不景气,大矿主张新明的资金流变得紧张,再加上之前被自己的初中同学、澳门赌场中介人武全旺带到澳门赌博,输了个血亏而归,张新明只好找到另一位煤老板朋友吕中楼借钱,这一借就借了1.25个亿。

祸不单行。让张新明雪上加霜的是,金业集团旗下的一家煤矿采矿许可证面临过期,需要更换新证并缴纳剩余1.12亿元欠款。张新明再次开口找吕中楼借钱。吕老板这次不仅一口拒绝,还咬死让张首富他尽快欠款。走投无路的张新明承诺用自己金业旗下最核心的金海煤矿股权做债权抵押。结果不久被吕中楼借机全面吃进,控股了金海煤矿。

2007年,煤炭价格小幅攀升,房地产、重工业和钢铁业均以强劲的投资拉动煤价,金海煤矿的炼焦煤供不应求。利润滚利润,张新明觉得自己亏大了,他多次找到吕中楼表示想要回股权,或者“在原股权价格上价钱,再买回来”。

吕中楼不同意,张新明便强行将吕扣留在金业办公室,逼他签字。最后,吕仍没有签字,但后来被张新明打击报复到全家避难到香港。

最好的煤矿要不回来,最坏的煤矿一直在赔钱。金业集团的资金流终于断裂。“首富”的日子过不下去了。

就是这个时候,《突围》里林满江的原型:华润集团原董事长宋林出现了。

这些大人物,后来就以这样想都想不到的方式,一个个进了绝地反击的李建军的“材料”里。

3、

曾经因为一条“7000万嫁女”的新闻红极一时的山西联盛老板邢利斌,为困局中的张新明介绍了一个超级客户: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

当年绝对是宋林的高光时刻。正如《突围》里林满江的角色设定,这位曾经的华润集团实习生,30年间一路升迁成为华润集团董事长。有着红色基因的超级国企华润,就是在这位当家人的带领下,顺势而为,势如破竹地取得了十年十倍的增长业绩。2013年华润以总资产11337亿港元的姿态,迈入万亿资产俱乐部。

宋林有一个宏大的梦想,按照他为华润制定的“微笑曲线”战略:一头是顾客端,另一头是资源端。能源大省山西正是华润版图上最稀缺的一块。

宋林有着极高的并购天赋,他想借助山西省政府推动的煤炭领域重组运动的机遇,进军能源界。2010年,华润宣布未来5年间,将在山西能源产业投资1500亿元,其中煤矿类能源占1300亿元。

一个财大气粗的国有资产港商要买,一个山西落魄“首富”的资产要被迫变卖。两人在“7000万嫁女”的煤老板邢利斌的撮合下见了面。他们都从对方身上看到了利益,最终的结果是,金业集团估价52亿还卖不出去的资产包,被华润宋林用117亿的价格“接盘”。

这不符合华润并购向来出手即是“低成本的典范”,而且华润完成并购后,金业资产包始终处于严重亏损状态。并购来的煤场,只有一家具有采矿许可证,但已过期,还有两家煤场始终未能获取勘探许可证、采矿矿权证,一家几乎成为荒地。当地当地一位农民说,在这个煤矿放羊好几年了,很少看见有人来这里,草长得非常好,是放羊的好地方。

华润为此一个月平均亏损可达6亿,集团高层调查后称,临近冬天,开采条件变得更加不乐观。华润高层之间利益互不相通,宋林在这次并购中“放水”,或影响到他人利益。

一些与宋林为敌的人,开始通过内部正规渠道对此次并购进行举报。

举报持续了一年多,没有任何回应。然后,举报者把事情推到了网络上。那个快要被所有人遗忘的人,进入了举报者的视线。

记者李建军从2011年开始一直到处搜集关于金业集团“首富”张新明的资料,四处“爆料”。但这些不疼不痒的黑料,根本撼动不了,哪怕在风雨飘摇中的张新明。而在举报华润的人看来,张新明绝对是宋林利益链条上的人,扳倒任何一方都是可达成最后目的。

举报者开始向李建军的邮箱里发材料。举报者自称“深喉”。

4、

2012年,记者李建军收到了一批举报华润的资料,一共分为三个部分,一个是内蒙古一煤矿,一个是华润并购下的山西盛联,一个是山西金业。李建军说自己“对前两个不感兴趣,只要金业的。”

关于金业的举报信,全文只有4页,里面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内容。李建军邮件回复了那位提供线索、匿名为“深喉”的人,向他提出了大量问题进行核实,同时要求对方提供相应文件支撑。

为了要到证据,李建军约“深喉”在北京郊外秘密会面。当天,为了避免自己置于危险当中,线索人刻意避开了所有可能照到他的摄像头。李建军问线索人关于华润的事情,对方却大多答不上来。李建军判断,此人应该是“深喉”的信使。

信使说,证据很难搞到,会想办法。两人约定每周联系一次,而且是单向联系。信使用的手机是一款价格非常便宜很难被监控到的小手机,手机卡只限于联系对方,平时不用时把卡抠掉。

陆续得到新证据的李建军,对华润并购金业一事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击。他与其他三位同行持续一段时间的报道,最终引发了华润在香港的股东集体维权。李建军称这些报道让他在香港迅速“蹿红”。“深喉”马上切断了与李建军的一切联系,视他为危险分子,而李建军也不得不被迫暂时滞留香港。

每天需要在香港支付高昂的生活费用,李建军想到了被“首富”张新明逼在香港的死对头吕中楼。吕中楼没搭理这个危险分子。吕老板是个明白人,他对李建军说,一个张新明就把他搞得狼狈不堪了,现在还有华润和宋林,那他更惹不起,这个浑水自己趟不了。

但据说,吕老板还是在暗中帮了忙。

不久后,新华社发表了一篇名为《华润项目致数十亿国资流失,一煤矿变成放羊场》的报道发表了出来,直指暗藏玄机的“华润并购案”。很难弄清楚这些舆论的波澜究竟背后有哪些因素在起作用?此后,李建军退居了二线,采写这篇报道的新华社记者王文志接过了大旗。

李建军则成了站在他身后,向这场舆论战输送弹药的人。

5、

“煤矿变放羊场”的报道一石激起千层浪。宋林方面多次找到王文志。这个冲到一线的记者后来回忆那些惶惶不安的日子,说:“一开始他们威胁你一两次还可以忍受,后来发现对方对你的情况掌握得比较透,你家住哪儿,开什么车,你经常去哪儿吃饭,他们都清楚。”

和李建军之前一直在暗中较劲不同,王文志决定公开实名举报宋林。他的策略是:只单举报宋林这一个人,而不是举报他带领董事会违法并购这件事。因为针对个人,也许上面介入的机率会更大。

一年后,记者王文志在新浪微博实名举报“宋林等华润高管在收购山西金业资产的百亿并购案中故意放水,致使数十亿元国有资产流失,宋林等已构成渎职,并有巨额贪腐之嫌。”

一天后,中纪委公开表示,已经收到该举报,正在程序处理中。但在一个星期后,宋林高调现身颁奖仪式现场,领取由国资委授予的“业绩优秀企业奖”,国资委称,“华润在积极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不断加深的严重冲击下……较好地落实了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责任。”

新年元旦,宋林在华润集团的开年致辞中说:“谣言不能阻挡我们前进,诋毁让我们更加坚强。”“林满江”这两次公开亮相,被解读为他已从举报风波中脱身。

就在攻守双方暗中的较劲再次平衡时,“深喉”再一次出现。王文志收到了一份匿名邮寄来关于华润并购案的详细资料。

时隔9个月,2014年4月,王文志以公民身份第二次向中央纪委举报宋林包养情妇,并涉嫌巨额贪腐。并公开曝光了宋林与情妇杨丽娟的两张合影。

一次公开对决。这在中国的反腐历史和舆论历史上都属罕见。桃色和贪腐的双重猛料,如同一颗深水炸弹。被王文志曝光出的杨丽娟,是任职于瑞银投行部的一名金融人士,模特出身。此前,极少有人知道她和宋林的关系。内部都只知道华润的某位高管是杨丽娟的叔叔。

王文志在举报函中称,宋林包养情妇杨丽娟多年,利用职务影响将杨安排到华润合作方瑞银集团香港支行上班,是宋林收受贿赂和洗钱的重要渠道。杨丽娟以本人或亲属名义,在境外拥有十亿以上巨额资产,苏州、上海、香港等地均有大量别墅房产。

更多关于宋林和杨丽娟的消息被披露了出来。一种说法是,华润并购就是宋林送给杨丽娟的"礼物";而瑞银投行则是宋林和杨丽娟彼此分工合作链条上的关键一环:在杨丽娟加盟瑞银之后,瑞银为华润处理交易总规模由不足8.5亿美元骤然膨胀到77亿美元。这些外资深知对于国企来说,搞定关键角色,就搞定了一切。

收到举报两天后晚上,中纪委在官方网站上公布:华润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宋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15个小时后,华润集团执掌者换人。宋林垮台。一周时间,华润系5家在港上市公司股价全线受挫,市值一天蒸发185亿港元,香港商界产生动荡。

这场蝴蝶风暴席卷到的所有人最终都暗淡收场。“首富”张新明和帮他与华润牵线的红娘:“7000万嫁女煤老板”邢利斌因涉嫌涉黑、洗钱等问题,被警方带走;对手吕中楼留居香港,从此再无声息;记者李建军和王文志也没有了下文。

有一次,李建军说:“事实上,也就是被人当枪使的角色,有时根本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扣动扳机……”
大家都是出来卖的,何苦自己人为难自己人
那些活好的,或者活新的,或者花样多的,
或者老板拉皮条功夫好能拉到肯多花钱的客的,
拜托不要老是打击年老色衰的同行了

老鱼记事 老鱼侃棋 老鱼围脖


相关信息:


欢迎光临本社区,您还没有登录,不能发贴子。请在 这里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