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开发网: 论坛: 程序员情感CBD: 贴子 1003024
Fish:刘长乐的凤凰大败局,和它留下的那些高光时刻
刘长乐的凤凰大败局,和它留下的那些高光时刻

10-30 12:02
阅读 59万+
查看原网页
2018年2月26日,华尔街的传奇人物,号称投资界乔布斯的瑞.达利欧带着他的新书来到北京一家酒店...
刘长乐的凤凰大败局,和它留下的那些高光时刻

作者 | 8字路口
来源 | 8字路口(ID:crosseight)

2018年2月26日,华尔街的传奇人物,号称投资界乔布斯的瑞.达利欧带着他的新书来到北京一家酒店演讲。
酒店的名字叫:CHAO。
到场的嘉宾除潘石屹、傅盛等商界大佬之外,还有一位贵宾——郎朗母校美国柯蒂斯音乐学院毕业的学长贺鑫,凤凰金融董事长。
他的妻子刘点点,是凤凰卫视的副台长,也是老板刘长乐双胞胎女儿中的一个;
常年负责凤凰卫视的“中华小姐环球大赛”项目。
作为凤凰卫视强势站台的理财平台,凤凰金融的起点可谓极度风光。
2015年凤凰金融A轮融资发布会上,陈鲁豫、窦文涛、胡一虎等凤凰的当家主持人共同亮相,联袂主持。
在一部宣传片中,几位当家花旦更是集体站台。

片中提问:凤凰为什么要做金融?
昔日的凤凰一姐许戈辉回答:当然是为了给你更好人生。
总编辑吕宁思说:让人生更加幸福。
采访过朱总的吴小莉,这次说话很简洁:服务全球华人,创建美好社会。
这些人出场时,名字下面都赫然写着一行字:凤凰卫视集团员工。
在瑞.达利欧的新书发布会上,贺鑫重点提到书中的两个词,说凤凰金融在公司管理文化中也同样提倡这样的精神。
极度求真和极度透明。
这个五一假期最后一天,大家都还堵在回家的路上时,海南公安发布了一条警情通报:
凤凰金融实际控制人贺鑫被刑拘,原因是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也就是大家熟悉的P2P暴雷。
至于本该是音乐人的贺鑫,为什么能成为金融平台的董事长,这可能就得问他老丈人,凤凰卫视的创始人刘长乐了。
2021年4月17日,刘长乐把将近19亿的凤凰卫视股份出售,占凤凰卫视已发行股本的 37.93%。
退出了历史舞台。
我整理了和凤凰卫视有关的几个瞬间。
也是那个时代的几片高光记忆。

1990年4月7日,长征三号运载火箭将“亚洲一号”卫星送入预定轨道,这是当时亚洲地区第一颗商用通信卫星。
刘长乐将目光对准了这颗卫星,他打算办一个“维护华人话语权,让世界听到华人声音”的电视台。
1995年,凤凰卫视成立,次年凤凰卫视开播。
图标请了个美国公司设计,开价就是40万美元,当时约等于400万人民币。
2021年小米改个logo花两百万,大家还说被坑了。你想想那时候的四百万,那是什么概念。
因为着急,创始人刘长乐也没砍价,寻思敢开价肯定有真本事,赶紧跟设计师介绍凤凰是个什么意思。
设计师听了半天,总算听明白了:
哦,凤凰是种会在天上飞的大鸟。
刘长乐当时就傻了。
好在人是有真本事,过几天就给了一摞图案。
最后选中的就是现在这个,凤凰卫视用了几十年。
这次爆雷的凤凰金融,它的LOGO也是这个。

最早让凤凰卫视进入公众视野的事件,要数全资赞助、全程直播了柯受良飞跃黄河。
在飞跃前,柯受良放过这样的豪言壮语:
中国人有足够的能力、力量做世界上任何事,我用这一举动迎接香港回归!
实际上,他为了筹备这个计划已经要倾家荡产了,好在凤凰卫视答应全资赞助1200万。
他说:凤凰卫视救了我的命。
但其实老板刘长乐只是把这次直播当成香港回归直播前的热身,1200万买一次经验。
当时,凤凰卫视凭自己搞这个飞跃黄河的直播是很困难的,刘长乐不得已拉来了中央电视台合作。
央视派的主持人派出的主持人是朱军,周涛和张政,还有一位负责人。
这位负责人第一次打电话跟凤凰负责人周志兴沟通的时候就这样说:
老周,我不知道你原来在什么单位工作,我们是中央电视台,前面是中央两个字,你懂不懂?
也难怪如此,这位负责人只觉得凤凰卫视是个县级电视台,中央到县差了四个等级,与凤凰的合作,完全是慷慨支持。
你还别说,有些时候,真得靠级别办成事儿。
这次黄河直播有一个小插曲:壶口瀑布位于当地两个县交界,这两个县都很穷,所以那里还没有通电。
而两个地方都不愿意出钱拉电缆,互相一直踢皮球。
最后还是这位央视负责人发话,才把这些领导镇住:
各位领导听好了,我们是中央电视台,前两个字我想大家都懂,我们是代表中央的。
中央之后,就是电,没有电。
就不叫电视台了,也完成不了中央交给我们的任务。
宜川县的领导来了没有?
来了,很好。
你们一定要在5月30日前把电缆拉到壶口,耽误了就是你们的责任。
最终,柯受良成功飞跃黄河。
这辆汽车高高飞翔的瞬间也载入了中国电视直播史。

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观众看到了这一幕,数以亿计的人们第一次知道凤凰卫视。
飞跃黄河成了柯受良一生中最风光的时刻。
也成了他一生的绝唱。
六年后,他就因哮喘死在了一个女人床上。

在重大新闻的把握和报道上,凤凰卫视曾经给大陆电视台很好地上了一课。
1997年6月30日中午十二点,凤凰卫视“香港回归60小时播不停”节目开始。
为了这个节目,刘长乐亲自带着小DV蹲守在海滨广场楼顶。
这里是凤凰的总部,同时还能拍到长者入住的海逸酒店。
本来现场是不允许拍摄的,好在没被发现,成功拍到了长者等人出发前往会展中心的独家画面。
当时大陆的电视主持人台词大多是事前准备的,而且不允许现场发挥。
面对查尔斯王子突然增加的告别仪式,不管主持人水均益还是记者张伟秋,都只能和观众一起,眼睁睁看着没有任何有效信息的画面而无能为力。
而凤凰这边,主持人大多是自由发挥。
当时窦文涛已经在演播室坐了几个小时,起身正准备去洗手间,又被人临时调去解说解放军驻港部队进港。
他一口气说了将近40分钟,把这一突发情况很好地撑了过去。
1999年5月8日,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美军轰炸。
刘长乐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他立马决定中断和快乐大本营合作的节目,做一期北约轰炸大使馆的特别节目。
刘长乐想了一下,《中国今天说不》。
节目播出四天后,刘长乐判断,克林顿政府很可能要在15日前到中国大使馆进行道歉。
在克林顿道歉前,他们决定举办一台晚会声援全国民众的抗议活动。
晚会汇聚了田震、唐朝、腾格尔和臧天朔。
用摇滚的形式来反战,在西方已成惯例,而在中国,则是首次。
那次晚会窦文涛参与了主持:
现在克林顿好像也道了歉,但是他的表情好像还不如为莱温斯基道歉来得沉痛。
911事件时,凤凰卫视是第一家报道的中文电视媒体。
飞机撞在世贸大楼时,凤凰卫视财经记者庞哲正在一街之隔的纽交所做采访。
她躲开清场的保安溜进办公室,第一时间向总部报告了这个突发新闻。
电话打到香港,刘长乐正在吃饭。
当时全世界都还处于一脸懵逼的状态,不知道这是什么性质的新闻。
刘长乐只用了3分钟就决定:
在当晚的《时事直通车》节目里,直播这起飞机撞大楼事件。
当时,王石还在爬慕士塔格山的路上,听说了这件事直接打卫星电话给朋友,问:凤凰台说了些什么?

与此同时,《时事开讲》主持人曹景行正在洗澡。
他的太太在看《时事直通车》,突然告诉他刚刚一架飞机撞了世贸中心大楼。
曹景行问太太是小型飞机还是客机,听到是大型客机。
曹景行在浴室里的第一句话就断定这是恐怖分子干的。
他后来开玩笑说:
我比小布什判断还快。
他是第二架撞的时候才认定的。
我判断的依据是没有一架民航客机会飞到这个地区。
那天晚上,凤凰卫视大部分员工都被叫回去加班,几个台同步播报。
主持人陈晓楠用5分钟从房间跑到演播厅,都来不及化妆就开播了,第一句话就是:
对不起我没有化妆,请大家原谅,因为现在出了一件很大的事。
男主持胡一虎比陈晓楠晚到30秒,到公司时穿了一条大裤衩,上身套了件西装就上了主播台。
同一时间段内,香港TVB在播人鬼谈恋爱的电视剧《七姊妹》,一个小时之后才反应过来。
CCTV呢,干脆就没有直播。
当时CCTV的编导黄海波(不是那个),一边看着凤凰的直播,又看看自己台,越看越气,拿起电话就打给了值班室:
喂!我是观众,美国遭到了恐怖袭击,全世界都翻了天了,你们怎么这么能绷得住劲那?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呀?我们抗议!
说完,他眼泪就流了下来。
一年之后,黄海波跳槽去了凤凰卫视,后来又当上了副台长。

凤凰的主持人,是它的一块金字招牌。
第一个主持人招的是许戈辉,第二个就是鲁豫。

现在观众对于鲁豫的印象,大多是“我不信”、“没礼貌”之类,但很早之前鲁豫就是这种风格了。
1999年,凤凰卫视有个旅游文化节目《千禧之旅》,鲁豫是其中一个主持人。
走到约旦的时候,鲁豫想采访国王,就直接对导游说:
我想采访你们的阿卜杜拉国王,你能安排吗?
导游吓得嘴都合不拢了,心里可能觉得这个人有病。
不过过了几天,导游还是带鲁豫去见了国王,国王答应给了5分钟时间采访。
当时的记者赵维还把一个数码相机往旁边一个矮胖的约旦人手里塞,想让人帮他拍一张和国王的合照。
但那人脸一下就耷拉下来了,手缩回来,相机啪一下掉地上。
鲁豫幸灾乐祸问赵维:你知道那人是谁吗?
谁啊?
约旦首相!
说完她就笑得直不起腰。
还是在那个节目,走到撒哈拉的时候,主持人换成了许戈辉,他们要去采访沙漠里的贝都因人。
当地有个风俗,选妻子主要是看女方的眼睛,眼睛最黑最漂亮的就值25匹骆驼,最少的则只值两只羊。
许戈辉觉得凭自己这眼睛,怎么也得是个高价吧,就问一个当地人,你觉得我现在可以换多少头骆驼?
那人一开始只是笑,最后终于回答:
你要出嫁,我们家可能,可能还要赔几头骆驼出去。
后来窦文涛听说这个事,还调侃道:我现在明白为什么到国外采访要派那么多女主持人去了。
没吃的时候可以换骆驼,但许戈辉是不行了。
窦文涛在加入凤凰之前,已经在广东电台干了七年了。
老上司为了说服他,拉他去了一个小屋,跟他讲各种凤凰的理想和未来,说得天花乱坠,窦文涛当时就同意去凤凰当主持人了。
只是,理想归理想,工作还是精打细算,窦文涛签合同的时候还留了一手,要求在合同上多加了一个岗位:撰稿人。
生怕这边体制的工作丢了,去凤凰干不好还给人开了。
后来同事让他写稿子,他还嘟嘟囔囔地说,为啥不让许戈辉写,她文笔那么好。
人回复他:
许戈辉只是主持人,谁让你是主持兼撰稿。
在开始做《锵锵三人行》之前,窦文涛是《时事直通车》里的支持人,每天负责讲新闻。
后来观众投诉,说窦文涛播新闻不可信,这小子说啥都像是在骗人,不可信。
这个浑身拘束的土样儿还非要模仿香港本土主持人的风格,换谁都会觉得这新闻不可信。

《锵锵三人行》刚开始的时候,整个栏目都很穷,连嘉宾坐的椅子都是别的栏目组的。
观众还质疑他们桌上的茶杯,每天都是这几个,会刷吗?
最后有个潮州的观众实在看不下去了,自己烧了几个杯子寄过来。
播了两年,《锵锵三人行》一直接不到广告,台里还一度想把这节目给撤了,最后老板刘长乐说:
这个节目能花多少钱啊?三把椅子一张桌子。

说到椅子,《锵锵三人行》里那套可以转的椅子,最早鲁豫做《一点两岸三地行》时就在用,《时事开讲》也在用,甚至之后曾子墨主持的《财经点对点》也用的这几把椅子。
窦文涛一直说自己是靠讲黄段子发家的,这句话还真不是段子。
当时有个天津来的报社主编,一见到他就说,你好窦文涛,天下第一黄。
节目里很多话放现在都过不了审。比如:
我要是坐飞机出事,一半的夜总会得下半旗致哀。
有个蚊子进城了,然后看见前面有波涛汹涌,“叭”咬了一口,一吐,硅胶来的,这年头食品安全真成问题,喝口奶都这么难。
我说我去东莞走了个穴朋友们都在笑,说你走的是什么穴。
这种话现在肯定播不了了。
当时不止观众觉得窦文涛老讲一些情色新闻,连台里同事都这样觉得。
那时台里有个主持人董嘉耀,负责新闻栏目,每天会很努力的收集各种新闻,然后把正经的新闻择出来自己用,不正经的就留起来,一见到窦文涛就给他推荐:
文涛啊,有俄罗斯女主播报新闻不穿衣服的片断,你要不要啊?
每次窦文涛听了就很不高兴:
你怎么能以为我喜欢看那种东西呢?拿来研究一下吧。
窦文涛早前还主持过一个纪录片《大漠两万里》,拍摄中间,牧民为了招待摄制组,打算杀只小羊。
窦文涛看到这个片面有点于心不忍,不停地说:
为什么这么小就要杀它呀?我的天呐,这羊实在太可怜了!
然后,羊煮好了。
只见窦文涛吃起来,那叫一个气吞山河:
大块吃光,小块不剩。味道极鲜!

凤凰卫视的另一块招牌,是它的战地与时政报道。
911之后26天,美国向阿富汗塔利班宣战。
小布什在开打前些天,突然问白宫负责公众传播的高级官员:
若战争爆发,中国香港地区的凤凰卫视会不会直播?
其实在911事件3天后,刘长乐就判断美国有可能向阿富汗开战,所以就派记者陈宝聪去唯一与塔利班有联系的巴基斯坦采访。
新闻总监跟陈宝聪说:
公司不会强求你去,你去了之后,我也只能说你是个记者,别的什么都没有。
虽然公司给你买了保险。
但万一出了什么事,保险也赔不了损失。
陈宝聪二话没说,去了。
凤凰一开始派了好几个记者,都没冲进阿富汗。
最后还是趁着阿富汗首都易主,闾丘露薇才冲进喀布尔,成为第一个进入战时喀布尔的华人女记者。
在这场3个多月的阿富汗战争里,为了采访而死的各国记者人数,甚至超过了美军伤亡人数。
同样危险的,还有伊拉克战争。
在小布什和萨达姆拒绝对话之后,凤凰卫视就开始了紧张的部署,把所有能进入伊拉克的路线都标记了个遍,在伊拉克外围形成了一个信息包围圈。
但战争刚开始,上层就传来命令,要求中国记者(不论是中央还是凤凰)都不许进入伊拉克。
早在四天前,由于局势紧张,中国使馆7名馆员,新华社常驻巴格达2名记者,中央电视台3名记者就已经撤离伊拉克。
3月22日,还在约伊边境采访难民的闾丘露薇接到台里的电话:伊拉克局势十分危险,请留在约旦报道,不要进入伊拉克。
只是在电话快结束,台里又补充了一句话:
能不能进去,你自己定。
我们支持你。
当天夜里,下巴还缠着纱布的闾丘露薇乘车绕过一个个弹坑,关掉手机和卫星电话,用胶带把它们绑在身上,独自闯进了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并迅速发回了有关报道。
当闾丘露薇的身影出现在电视画面时,凤凰的一群人挤在办公室看她的现场报道。
刘长乐面对着电视画面,一言不发,眼里已满是泪水。
24号早晨,北京街头的报纸都刊登了闾丘露薇进入巴格达的消息。
央视记者水均益只得再度返回巴格达,要不然没法向国人交代。
他在自传中如此回忆:
我感觉脑袋被狠狠敲了一下!
我长期跑中东地区的战地采访,之前又在伊拉克坚守了近两个月,可是现在,我在科威特,凤凰卫视的记者却已经在巴格达!这是失败!
其次,这对于中央电视台也是一次很大的挑战,我眼前仿佛已经出现了很多飞舞的文字碎片,那是“9·11”之后社会各界对于中央电视台的诟病,对于凤凰卫视的赞扬。
另一位女记者周轶君,是常驻加沙的战地记者。
她见过刚会说话的孩子已经能区分轰炸的声音,也见过七八岁的小孩一手扛枪,一手抱着铁皮导弹模型。
曾经有一个小孩叫嚷着让周轶君给他拍照,“明天我要去当烈士啦!” 笑得好像是要去游乐园。
周轶君问他怎么当烈士,小孩脱口而出:绑上炸药去犹太人定居点。
照了几张之后,周轶君打算走了,小孩拍了拍她,“再照一张,明天要登报纸的!”
她翻开一个孩子的作业本,第一篇作业是抄写:
我们的祖国巴勒斯坦,东起约旦,西临埃及,北接黎巴嫩,南面是沙特。
那么以色列在哪儿呢?她问。
孩子答:
没有以色列啊!
采访高层,更是凤凰卫视的看家宝。
1998年,朱总召开上任后的首次中外记者会,现场有600多中外媒体记者。
记者提问阶段,朱总突然说了一句:
你们照顾一下凤凰台的吴小莉小姐好不好?我非常喜欢看她的广播。
这个广播指的就是《时事直通车》,主持人正是吴小莉。
之后吴小莉问了一个关于香港未来的问题,朱总答道:中央将不惜一切代价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保持它的联席汇率制度。
这一天,香港股市指数上升了340点。
有人说,这一问一答就价值1264亿港币。
凤凰不光抬升过股市,还拉低过。
《时事开讲》的主持人阮次山,一共采访过三百五十多位各国领袖或者政要,几乎走遍了全世界。
这个老头儿,留着八字胡,脑门闪亮,很像列宁同志。

在这之前,你很难想象,一个电视节目的主持人可以结结巴巴。
有观众形容他讲话:舌头总是绕来绕去,有几个音节总是听不清楚,听得人心里起急。
说起原因,阮次山是这样解释的:
从小说广东话,到了台湾又跟着一个四川人学说英文,更是讲不好。
果然,学普通话还得找个地道的老师。
2004年,他采访美国国务卿鲍威尔。
当年3月份,因为民进党胜选,陈水扁连任,两岸关系紧张。
阮次山问鲍威尔如何看待这个问题,鲍威尔说:
我再次重申,我们不支持台独。
此话一出,第二天,台湾股市暴跌4%。
阮次山采访过卡扎菲,当时还被卡扎菲吓了一跳。
约好的是在卡扎菲办公楼外面的一个帐篷里采访,但没想到,卡扎菲直接骑了辆电瓶车进来。
帐篷里有个沙发,卡扎菲却说“我不坐沙发”,直接就坐在了塑料椅上。
阮次山见过摆谱的领导,但这样摆谱的还是第一次见。
在那次采访里卡扎菲谈到,关于国家领导人选举的问题:
由公众选择,人民委员会掌握政权;人民委员会包括所有人,男人、女人都包括。
只是卡扎菲没想到的是,他不久之后被推翻的原因,就是他想坐在王位上老死。

少年弟子江湖老。
不过几十年时间,凤凰卫视的青春就过去了。
多年前,北京的电视开机率已经降到30%,上海跌到了27%以下。
全世界的传统媒体都遭到互联网的猛烈冲击不说,何况是地处香港的凤凰。
2010年,凤凰网CEO刘爽在一次讲座称,“微博是个屁,没人愿意闻”。
彼时微博已经起势,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种140字的表达平台,对于门户网站将是一场颠覆。
不管它是不是屁,凤凰网随后还是捏着鼻子推出了轻博客,可惜收效甚微。
自2014年以来,凤凰投资一点资讯累计7000万美元,成为第一大股东,第二大股东是小米。
雄厚的资金加持下,就连北京的地铁上,都随处可见一点的广告。
福布斯中文网对此评价:一点资讯对今日头条威胁最大。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今日头条估值一路暴涨,一点资讯已经不见身影。
现在,凤凰网卖了大部分的一点资讯股份,只保留下5.63%的股份。
2015年5月22日下午近四点,闾丘露薇发了一条微博:“站完最后一班岗”,还贴出了工作照。
随后,闾丘露薇在微博表示,自己已经从凤凰卫视离职,接下来会去读书陪孩子。
据她的一位同事说,闾丘露薇曾怀疑过很多次,自己要不要辞职,理想究竟值得吗?
最终,闾丘露薇还是决定要“告别一个自己”。
2017年9月,《锵锵三人行》宣布暂停播出,这档豆瓣评分9.5分,播了近20年的谈话节目,自此落下帷幕。
最后一期的主题是电影《敦刻尔克》。
借着这个电影的话题,《锵锵三人行》也完成了它的大撤退。
窦文涛选择拥抱互联网,联合优酷推出了《圆桌派》,三个人变成了四个人,请的也大都是老嘉宾。
虽然尺度很快就不同以前。
但那句“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观众们再也见不到了。
2020年5月17日,阮次山在台湾去世,享年74岁。
生前,《人物》记者曾采访他:如果去面见马克思,聊些什么?他回答:
我觉得我要去跟马克思见面,不如跟毛主席见面。如果见到老毛,(我会问他)你能不能在地下有知,把中华文化复兴起来,中国现在缺的不是物质,而是文明,这个文明是我们中华民族最后能不能生存的依赖……
这次到他“向毛主席报到的时间”了。

这次刘长乐卖掉凤凰的股份走人,跟贺鑫被抓,早在大半年前就可以看到预兆。
2020年9月,凤凰卫视一再背书的凤凰金融突然下架网贷产品,停止交易业务。
七万多出借人拿不回本金和利息,累计102亿。
他们组建了十几个百人群,不断在微博、黑猫上投诉,但凤凰金融迟迟也给不了兑付方案。
最终诉求无果的出借人们,围堵了凤凰卫视的大楼。
对了,还有一个细节。
他们成立了一个公号,叫:凤金难友聚集地。
这个公号的LOGO,直接就照搬了凤凰金融。
也就是当年刘长乐400万请美国人设计的那个商标。
两个月后,凤凰金融却发布了一份耐人寻味的公告说,请不要去打搅别人,我们跟凤凰卫视签订的是:
商标使用许可协议。
而凤凰卫视就算愿意站出来兜底这102亿,它有这个能力吗?
根据它2020年的年报,这一年它营业收入30亿出头,亏损了10.38亿港币。
早已自身难保。
凤凰卫视的崛起,无疑有着时代的助力。
在刘长乐确定以新闻立台的第二年,全世界就大事不断:邓小平逝世、香港回归、美国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
在这些事件里,凤凰卫视一直在承担着一个媒体该有的使命。但就像《三体》里说的那样:毁灭你,与你无关。
一家电视台是这样,一个时代也是如此。
它曾经是一个传奇,但它无法离开时代。
没有凤凰的时代,只有时代中的凤凰。
大家都是出来卖的,何苦自己人为难自己人
那些活好的,或者活新的,或者花样多的,
或者老板拉皮条功夫好能拉到肯多花钱的客的,
拜托不要老是打击年老色衰的同行了

老鱼记事 老鱼侃棋 老鱼围脖


相关信息:


欢迎光临本社区,您还没有登录,不能发贴子。请在 这里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