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食堂打汤时发现锅里漂浮着只苍蝇,我拿着大勺的手悬在空中陷入三难:捞吧,同事知道汤泡过苍蝇,喝后不知多恶心;不捞吧,苍蝇汤越泡越浓都快陈酿了;倒掉吧,一大锅汤又可惜。最后把勺搁下走了—搁置争议、把问题留给后人吧,他们一定比我聪明。—想不到的是那些喝苍蝇汤的傻逼居然都夸我智慧。
我从来没有过国家,国家已然被强盗劫持,我出卖什么国家?
我从来没有过灵魂,灵魂已经被主体枪毙,我出卖谁的灵魂?
国家是一个神圣的文字,你不要随随便便地亵渎,
至于灵魂,在我们伟大的唯物主义祖国,早就不存在了,
这里只有物质,没有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