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开发网: 论坛: 程序员情感CBD: 贴子 1002930
Fish:@白鱼Fiasili

@白鱼Fiasili

我真是够了,90年代被抛弃的南方女婴们,我不建议任何人去找什么生物爸妈,只有伤害,不可能找到答案,大家说什么每个人都有寻找出处的本能,那是你们没有被扔过。

2016年,我考研那一年,才知道自己是一个90年代南方弃婴,我是这个生物家庭的第三个女儿,被扔了完全是因为要生男孩,而且果不其然,后来就有个弟弟。

而且生物父母家人们纷纷找上来,微博私信我,视奸我,骚扰我,还把我的照片,歌曲,视频都发到他们家族微信群里炫耀,说什么三女儿现在发展的真好,也不管我考研压力大不大,执意要见我,各种道德绑架,各种哭天抢地。自我感动,感天动地。而我呢,当时第一反应是报警,问中国有没有限制令。

被这些人一直骚扰,导致我改了自己的微博名字。

对于抛弃这件事我其实没什么伤心的,我不是什么脆弱的美国姑娘,我们泱泱男权大国,杀女婴,扔掉第二个第三个女孩,太正常了。反而是对他们这种所谓的天然的血脉连接感,觉得恶心。我伤心的是,一方面被当做他们自我感动的对象,一方面其实没人在乎我当时的状态,他们就像当年抛弃我一样突然的重新要卷入我的生活。我伤心是一种对可怕的男权文化和其中畸形的人的可笑和同情。

我身上流着你们的一点点血,我就是你们的?

凭什么?

我当时复习人类学一段时间了,什么文化没见过,家里人死了要把对方骨髓拌饭吃掉我都能接受。对我来说,这个所谓的身世,就像是处理别人的事件,我查了90年代南方弃婴潮的资料,看了几个寻亲的姑娘的纪录片。我大概了解了历史,体制,当地的习俗,地方的压力,基本上方方面面了。

纪录片里很清楚,大多数女孩都是此时此刻过得不好才起了寻亲的那种念头,而且往往抱着一种憧憬,结果见到,却都是尴尬,怨怼。

没必要给这种见面附加什么情感成分,绝对是有所图。图原谅,图欣慰,图任何。都是有所图。我不是谁高枕无忧用的安眠药。

我一个人类学研究者,一个有过南方城市田野调查经验,无数次在福建台湾地区看到朋友们遭遇性骚扰和性犯罪的人。我不需要见到这些人才能放下这些事情。

你说,二十多年了,当时扔的时候,成年人做的决定,现在想找补。哪儿有那么便宜的事情。中国人讲究的原谅,《都挺好》式的虚伪大结局,都是女性自己在承担所有恶意和伤害。我才没那么傻呢。

而且,这个突如其来的愧疚,有点可疑吧。我当时想了大概三种情况:

1,家里有人生病缺器官
2,家里生意出事情,去求神拜佛,人家说,你们是不是对不起什么人啊,应该去还愿
3,家里那个最后生出来的弟弟是个废物,一家人不知道还能依靠谁,看看这个被扔的三女儿能不能依靠

我还能举出特别多例子,没有一个原因是因为什么血脉亲情。完全是把我当成一个物品在使用。

这种人,这种文化,这种绑架,凭什么要女孩们承担。

这个事情我的处理就是直接找律师朋友,一五一十说清楚,你们和我没关系,也别想见我,也别想再打扰我,我对你们也没有任何义务,你们想补偿我,我也不需要。

你们就是和我什么关系都没有的人。

而且,关键的点就是我没有具体的怨恨,因为那时候生育的政策,地方的暴力,宗族的文化,方方面面在作用。每个人都是加害者也是受害者,但是,人有不和解的权利,我没必要充当什么历史的润滑剂。历史的伤口就应该留着。不应该缝合。

这件事没给我带来什么伤害,我也没想报复什么的,我觉得冷漠是最好的回答。反而让我觉得我很幸运,我能读书,能受教育,能遇到特别喜欢女孩子的父母,他们能像培养一个男孩一样,给我充分的支持和自由,以及最后我天然的成为了一个关心女性权益的人,我珍惜我现在所思所想的一切。

而且这件事更让我明白了,是你的教育,你的环境,你自己的坚持和努力,才塑造你自己。

人不需要寻什么根。人是每天都在内在生根的流动着,面对着,遭遇着,成长着的。女人就更是了,因为我们没有墙可以依靠着爬藤,我们需要在虚空中螺旋着上升。中国人更没什么根了,我们在一个个谎言中努力建造家园罢了。
大家都是出来卖的,何苦自己人为难自己人
那些活好的,或者活新的,或者花样多的,
或者老板拉皮条功夫好能拉到肯多花钱的客的,
拜托不要老是打击年老色衰的同行了

老鱼记事 老鱼侃棋 老鱼围脖


相关信息:


欢迎光临本社区,您还没有登录,不能发贴子。请在 这里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