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开发网: 论坛: 程序员情感CBD: 贴子 1002903
Fish:陕西版“孙小果案”:抢劫越狱后杀害警方“线人”,离奇出狱成煤老板
https://www.sohu.com/a/469933410_120094087

陕西版“孙小果案”:抢劫越狱后杀害警方“线人”,离奇出狱成煤老板
2021-06-02 08:57

(来源:财经杂志)

上世纪90年代至本世纪初,郭二娃先后持刀抢劫和涉嫌故意杀人,两度被抓下狱,却又两度离奇逃脱。脱身后,郭氏从逃犯摇身变为煤老板,甚至回到家乡斥巨资准备修建别墅。这起绵延近20年的案件情节之曲折,堪称陕西版“孙小果案”

文|《财经》记者 白兆东

编辑|朱弢

2021年5月19日,延安市纪委监委发布消息,延安市甘泉县公安局法制大队副主任科员张平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据《财经》记者了解,张平此次被调查,系因20年前一起旧案。2001年10月12日,抢劫嫌犯郭二娃从甘泉县看守所逃脱,当天值班干警正是张平和高炳胜。

1975年8月1日出生于陕西省子洲县裴家湾村的郭二娃,家里排行老二,因此得名。当地村民说,郭二娃没念几天书,就开始在社会上游荡。

上世纪90年代至本世纪初,郭二娃先后持刀抢劫和涉嫌故意杀人,两度身陷囹圄,却又两度离奇逃脱。此后,郭氏从逃犯摇身变为煤老板,甚至回到家乡斥巨资准备修建别墅。这起绵延近20年的案件情节之曲折,堪称陕西版“孙小果案”。

就在郭二娃逍遥法外的同时,他所涉杀人案的受害人之妻18年来多方呼号喊冤。直到2018年,随着打 黑除恶专项斗争在全国展开,这起案件才被重启调查。再至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开始,运作此案的幕后之手方得以渐渐浮出水面,有多人被专案组带走调查。

《财经》记者经多方调查,勾勒出这起陕西版“孙小果案”的轮廓,更多谜团仍有待相关部门的调查和披露。

抢劫嫌犯逃出看守所

1994年8月29日,郭二娃带领本村拓全军、拓红有和拓国玉一行四人,从延安火车站登上了前往西安的客车。当车行至甘泉县道镇路段时,郭二娃手持匕首控制住司机,另外三人手持改锥对乘客实施抢劫。

道镇丛林密布,四人抢劫得手后,便一起逃进山里。此后,四人瓜分了抢来的5190元现金,拓全军和拓有红各分得1250元,拓国玉分得1200元,剩余1490元归主犯郭二娃所有。

抢劫案发生后,甘泉县公安局派出了大批警力,对四名抢劫嫌犯进行抓捕,拓氏三人很快就归案,唯独郭二娃漏网。1995年,拓全军和拓有红被判处无期徒刑,拓国玉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

为了抓捕郭二娃归案,甘泉县警方曾派人到新疆侦查,并且发布悬赏公告。2001年6月20日,在“线人”景有成的帮助下,已潜逃7年的郭二娃,在新疆库尔勒市落网。

1961年出生的景有成,系子洲县苗家坪镇牛心圪塔村人,当时正在新疆库尔勒市做煤炭生意。2001年初,甘泉县警方主动与景有成联系,希望他通过子洲县老乡的关系,打探郭二娃的消息。

郭二娃落网后,甘泉县公安局指派时任刑警大队长李忠和民警杜宏,前往新疆库尔勒市押解嫌犯。按照甘泉县公安时任主要领导的要求,李忠联系了景有成。

李忠曾出具书面证明称,他与“线人”景有成取得联系后,对方来到了他所住的宾馆,领走了5000元的线人费,但景有成不愿意暴露身份和笔迹,没有打收条。

甘泉县看守所原看守员高炳胜告诉《财经》记者,郭二娃被押回甘泉县城时,李忠和杜宏胸带大红花,沿街还有鼓乐相伴,庆功场面十分壮观。当天,高炳胜给郭二娃办完收监手续后,李忠叮嘱他要多照顾郭二娃,还给了自己500元现金。

据高炳胜称,郭二娃属于重刑嫌犯,收监时脚上带着铁镣。但三天后,轮到他值班时发现,郭二娃脚镣不见了,而且有人送了很多东西。

高炳胜后来得知,郭二娃被押回甘泉当天,其女友黄小平也抵达甘泉县,并且就住在李忠家的窑洞里。黄小平属于典型的南方姑娘,不仅长相俊俏,出手也很大方,很快成了当时甘泉县公安局几位领导的朋友。

根据司法文书的记载和知情人透露,郭二娃潜逃新疆7年,曾化名郭华建、张国泉、陈建军、李建国、陈大伟。在亲属帮助下,郭二娃的煤炭生意做得很不错,他摇身一变,从逃犯变成了煤老板。

据高炳胜称,在黄小平美色和金钱诱惑下,甘泉县公安局有人为郭二娃伪造了病历,称其患有特殊性病,准备将他保外就医。有一次高炳胜带着郭二娃在延安医院做检查,突然来了几位延安的“大人物”,给他留下印象最深的是一名姓姜的房地产老板。高炳胜后来得知,姜是郭二娃的亲戚。

2001年10月12日,高炳胜如往常一样签到接班,同一天值班的还有同事张平。据高炳胜说,看守所每天早上8点交班,按照规定必须是双人值班。当天刚接班不到一个小时,张平对高炳胜说,已跟所长请了假,要去延安办件急事。

据高炳胜回忆,张平驾车离开,郭二娃就提出要去延安办事,被他当场拒绝。但是到了下午,前述甘泉县公安局时任主要领导亲自到看守所告诉高炳胜,郭二娃很快会保外就医,不会跑。这位领导同时要求,天黑以后把郭二娃从监室提出来,让其去延安办个急事。

高炳胜对《财经》记者表示,当时有上级领导亲自下达指示,自己一个普通看守员岂敢抗命。当晚7时左右,他把郭二娃从监室里提出来,还亲自送出看守所大门。

早在看守所外守候的黄小平,已雇佣好了一辆私家车,并与郭二娃一同乘车逃离甘泉县。郭二娃逃脱后,前述甘泉县公安局时任主要领导否认曾指示过高炳胜,高炳胜次日就被刑拘。

2002年1月8日,高炳胜被控犯有私放在押嫌疑人员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高炳胜认为,放走郭二娃其实经过周密的预谋,自己只是一枚用来“背锅”的棋子,所以当年既不敢上诉也不敢喊冤,“担心自己会死在监狱里面”。

警方“线人”被杀害

按照后来的事情发展可以推断,郭二娃从看守所逃脱时,可能已知道景有成的“线人”身份,但到底是谁泄露了景有成的相关信息,目前还是一个谜。

此后,郭二娃在新疆四处寻找景有成,伺机展开报复。

郭二娃从看守所逃脱的消息很快在新疆的子洲老乡圈子传开,景有成也意识到了危险,把运煤业务从库尔勒挪到了乌鲁木齐。未曾想到,郭二娃仍是紧追不舍,终于在一年后找到了景有成。

景有成的妻子姬艳花向《财经》记者讲述了她所了解的案情经过,2002年11月16日,郭二娃获知景有成在五家渠市运煤炭,便开车带着李久鹏和景文和,将景有成绑架至乌鲁木齐市区。五家渠市距离乌鲁木齐市区约53公里,行驶途中郭二娃对景有成进行殴打,并电话通知了姜永德和高怀定。

景有成被绑架至乌鲁木齐市豫东宾馆门前,姜永德和高怀定手持凶器早已在此等候。几人把景有成拉下车,开始对其拳打脚踢。在此过程中,姜永德对景有成大腿连刺三刀,导致对方失血过多死亡。

当警方赶到时,郭二娃带着姜永德和高怀定已逃离现场,并带上黄小平连夜离开新疆。次日凌晨,四人租车逃到了甘肃兰州,并在当地租房居住40多天,此后又陆续返回了新疆。

得知丈夫遇害,远在陕西子洲县的姬艳花顿时觉得天要塌了。姬艳花安葬了景有成,坐了53小时火车,来到了陌生的乌鲁木齐市,开始打听丈夫被害的详细过程,并且督促当地警方尽快破案。

姬艳花告诉《财经》记者,2002年之前,景有成在新疆库尔勒市做煤炭生意,收入还算不错。遇害之后,丈夫在乌鲁木齐所有账目都归了零,老家还留下巨额高利贷,在乌鲁木齐上访几个月,自己基本靠乞讨为生。

2002年12月16日,乌鲁木齐市公安局新市区分局发布通缉令称,郭二娃、姜永德和高怀定三人,在豫东宾馆门前将景有成杀死后在逃。

景有成被害时,他的两个孩子未满10岁,所有生活重担都留给了姬艳花。在清理景有成遗物时,存折里仅有4.93元存款,这是留给姬艳花的唯一资产,她靠打工供养孩子读书,同时还要积攒上访费用。

姬艳花告诉《财经》记者,她曾在一家饭店当了4年传菜工,每天下来要走3万多步。尽管很辛苦,每个月也只有1600元工资。

在近期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姬艳花出示了数百张火车票,其中大多数是短程票。她说,自己为了省钱,经常买短程票上车,再逃票。她的逃票行为经常被检票员查到,但对方在得知她的遭遇后,大多表示同情,并未加追究。

因为姬艳花不断上访,新疆警方加大了抓捕力度,但最终郭二娃并非被新疆警方抓获。2004年2月25日,甘泉县警方在新疆阿克苏抓获郭二娃,并且直接押回了甘泉县。

由于此前郭二娃曾在甘泉县被私自放走,姬艳花担心郭故技重施。她也不明白,两年前,新疆警方已对郭二娃发布通缉令,甘泉县公安局跨省抓捕郭二娃,为什么不通知新疆警方?

甘泉县公安局将郭二娃抓捕后,便向上级申请对此案指定管辖。2004年5月27日,公安部第五局作出批复,指定陕西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郭二娃杀人一案。

但是,案件的走向让姬艳花始料不及。

在姜永德和高怀定等人未归案,基本事实尚未查明的情况下,2004年10月19日,甘泉县公安局以郭二娃涉嫌故意杀人罪、抢劫罪、逃脱罪,将其移送至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2005年3月1日,延安市人民检察院(下称“延安市检察院”)向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延安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由检察员孙继林出庭支持公诉。同年4月7日,延安市中级法院做出“(2005)延中刑一初字第8号”判决,认为郭二娃犯故意杀人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最终以抢劫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5年,逃脱罪判处其有期徒刑3年,决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16年。

在郭二娃的判决书中,参与绑架杀人的李久鹏和景文和成了证人。在姬艳花看来,此前甘泉县警方跨省抓捕郭二娃,并取得了案件的管辖权,自有其目的,一是保住了郭二娃的性命, 二也能掩盖此前私自放走郭二娃的罪行。

判刑18年,监狱服刑6年

为了将凶手绳之以法,姬艳花多年来四处喊冤。她说,在2006年,自己一度以为案件出现了转机,但希望很快就被破灭。

2006年2月28日,高怀定被西安警方抓获,后被甘泉县公安局逮捕。经过两次退回补充侦查后,2007年1月22日,甘泉县公安局将高怀定移送延安市检察院审查起诉。

2007年2月7日,延安市检察院指控郭二娃、高怀定犯故意伤害罪,向延安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依然由检察员孙继林出庭支持公诉。

2019年6月24日,陕西省纪委监委消息,因查办延安市宝塔区以贾延成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背后的腐败和“保护伞”问题,对多名涉案党员领导干部进行了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其中就包括时任延安市检察院公诉部副部长孙继林。

2007年4月26日,延安市中级法院作出“(2007)延中刑字第13号”判决,认为高怀定犯故意伤害罪成立,判处其有期徒刑3年。

在判决书中,延安市中级法院认为,郭二娃在共同犯罪中有阻止同案人伤害被伤害人之情节,归案后积极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并向延安福利院捐款10万元,有悔罪表现,可酌定从轻处罚。

延安市中级法院据此判决,郭二娃犯故意伤害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0年,连同此前的有期徒刑16年,决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18年。

对这样的结果,姬艳花并不认同。在她看来,郭二娃蓄意报复景有成,伙同他人杀人意图明显,应当认定为故意杀人。而郭二娃多次犯下重罪,却最终合并执行刑期只有18年,显然属于轻判。

按照《财经》记者掌握的司法材料,无论是延安市检察院的起诉书,还是延安市中级法院判决书,均认定郭二娃与景有成系偶遇,并非蓄意报复杀人。且最有力的证人,则是李久鹏和景文和。

此后,姬艳花继续上访控告,要求警方抓捕主犯姜永德,彻查甘泉县公安局泄密人,重新审判郭二娃。

每年天气转暖后,姬艳花便前往北京上访,因为这个季节可以在外面过夜。因为没有钱,姬艳花上访几乎不住旅馆,晚上就睡在马路旁,甚至还睡过公厕。最困难时,她只能靠乞讨维生。

2008年,姬艳花在西安上访期间,认识了几位老上访户,约好了一起在公园过夜。没有想到,睡到半夜的时候,几个人把姬艳花的钱物洗劫一空,最后在同学的帮助下才回到子洲县的家中。

为了不让家里人担心,姬艳花从不给家人讲上访经历,所有事情都由她一个人扛。今年已经58岁的姬艳花,为夫喊冤18年,她最大的夙愿,是把杀害丈夫的凶手绳之以法。

据姬艳花说,到了2010年左右,她从新疆的亲戚处得知,郭二娃又出现在新疆。依此计算,被判刑18年的郭二娃最多只在监狱呆了6年。经过查询,姜永德和黄小平的网上追逃信息也离奇地消失了。

据知情人透露,郭二娃出狱后又去了新疆,跟着亲戚继续从事煤炭生意。2017年,郭二娃回到子洲县裴家湾村老家,先后耗资1000多万元,买地修路准备建别墅。

到了2018年,随着全国扫黑除恶展开,姬艳花才再次看到了希望。

“煤老板”郭二娃的末路

2018年1月起,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在全国展开。同年5月,延安市公安局进行了人事调整,此前任安康市公安局副局长的邱祖满,调任延安市公安局局长。

姬艳花告诉《财经》记者,邱祖满上任后不久,就开始关注郭二娃案,很快成立了专案组。2018年12月29日,延安警方将姜永德抓捕归案。

据了解,姜永德归案后,李久鹏、景文和、黄小平相继落网。但是子洲县司法局和子洲县医院人士出具病历称,郭二娃患有严重的心脏病,致使其迟迟不能归案,姬艳花再次去北京上访。

姬艳花称,姜永德归案后,郭二娃曾托人找到自己,提出私了,承诺给多少钱都可以。同时还放出狠话,若不私了后果自负,并四处打问她儿子和女儿的住处。

姬艳花说,她的两个孩子很争气,都考上了一本大学,小女儿还在读研究生,而孩子们上学全靠助学贷款。她表示,尽管身负巨额债务,不管给多少钱都不会私了,必须要给死去的丈夫一个交代。

在姬艳花不断举报下,2020年4月8日,郭二娃终于被收监。与此同时,针对郭二娃“408”专案组成立,所涉案情逐渐被外界所知晓。

2020年6月28日,延安市中级法院作出再审决定,认为原审“(2005)延中刑一初字第8号”与“(2007)延中刑字第13号”两份判决,在认定事实上和适用法律上确有错误,决定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再审。延安市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姜永德犯故意杀人罪一案,合并进行审理。

知情人告诉《财经》记者,陕西省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开始后,郭二娃所涉案件受到高度重视。目前,有多人被专案组带走调查,包括前文提到的那位姜姓房地产老板,以及甘泉县公安局多名干警,期间甚至有人畏罪自杀。

2021年5月,延安市纪委监委发布消息称,甘泉县看守所原所长郭向东,看守所原民警张平,因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调查。
大家都是出来卖的,何苦自己人为难自己人
那些活好的,或者活新的,或者花样多的,
或者老板拉皮条功夫好能拉到肯多花钱的客的,
拜托不要老是打击年老色衰的同行了

老鱼记事 老鱼侃棋 老鱼围脖


相关信息:


欢迎光临本社区,您还没有登录,不能发贴子。请在 这里登录